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再次拿地(第二更)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再次拿地(第二更)


  条件允许的话?喻志远眼珠一转,“那现在存在什么制约条件吗?”

  “当然,”冯君点点头,对方不跟他谈石油的话,他也愿意多交流一些,“主要的制约条件就是……这个地方还是太简陋了,而且是借用任志远的,他的施工快要结束了。”

  任志远的康复中心设计得不小,有十余栋楼三百多个房间,目前大部分的主体已经完工,内部装修正在紧张的进行中,春节过后就应该可以开业了。

  冯君借用他的地方,他绝对不会反对,但是他最想做的业务是脑梗康复,一旦开业,继续借给冯君一两栋楼没有问题——毕竟初开始的时候,他的业务也不会很饱满。

  可是冯君一直靠着这里治疗癌症患者的话,也不是个事儿。

  喻志远的眼珠一亮,“也就是说,你需要在这里建一家医院?”

  “一个癌症患者护理中心,不是医院,”冯君认真地回答他,“我没有行医资格,也不想被什么资质约束,我知道那些程序是有必要的,但我这里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这个无所谓,”喻志远笑一笑,“没资质的医院多了去了,当然,你愿意守规矩,这个非常好,那这个癌症患者护理中心,我帮你建了吧……五千个病床,够不够?”

  冯君想一想之后,还是摇摇头,“我觉得杨玉欣操作这件事更合适一些。”

  “她?呵呵,”喻志远不屑地笑一笑,杨玉欣在他眼里,还真不算什么,尤其在郑阳这一亩三分地儿上,“三个月时间,我给你建三十层楼的医院,她做得到?”

  “不需要那么高的楼,”冯君摇头,“不能超过四层,要不然我就没什么**可言了。”

  “四层楼就更简单了,”喻志远正色发话,“一个月内,强弱电、上下水、室内装修全部完成,保证投入使用,你信不信?”

  冯君皱一皱眉头,“打地基的时间也算在内的话,不够吧?”

  他虽然是文科僧,但也知道建筑行业的施工速度,并不是越快越好。

  “交给我好了,”喻志远毫不犹豫地回答,“总要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冯君可不敢这么相信他,这年头会忽悠的人太多了,虽然以喻家的底蕴,没必要这么忽悠,但他又不是没有选择,何必冒险呢?

  所以他笑着回答,“这个事儿,我还是得跟杨主任碰一下,我接触她时间比较久。”

  喻志远轻咳一声,“其实你接触我喻家更早……关于这个,张卫红能作证。”

  他本来可以说得更明白一点——我女儿在鸿捷会所,就认识你了吧?

  但是话不能这么说,因为很多人富贵之后,不愿意提起以前的落魄,甚至会因此翻脸。

  喻志远心里认为,不能直面以前的人,不是强大的人——以前落魄不算什么,现在牛叉了,不正是说明你足够努力足够优秀吗?

  但是有些人的成功,来得不明不白,或者他心里清楚,或者他心里都不清楚,所以就忌讳谈以前。

  喻志远不知道冯君忌讳不忌讳,但是他总要表明,咱两家的渊源更久,所以就含糊点一下。

  冯君闻言,脸上却是露出了很古怪的表情,半天才叹一口气,“喻轻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我一度也是很喜欢她的,甚至感觉,她就是我的梦中情人……”

  喻志远的嘴角微微上翘,心说我女儿的优秀,需要你来告诉我吗?

  他一直以为,自己这一生最得意的作品之一,就是自己的女儿,追求她的人,可以从长安街排到通州去——你小子有这样的眼光,倒也还不错。

  然而下一刻,他就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接下来,你不会是要说“但是”了吧?

  “但是,”冯君缓缓发话,“我帮了她,没有收获任何的感激……没有感激也无所谓,可是我因为那件事被辞退了,没有人帮我说公道话。”

  这个因果,喻志远其实是知情的,冯君被鸿捷辞退,主要是有小人作梗,而鸿捷的老板张卫红,后来不但被冯君原谅了,还成为了他的商业代言人。

  在整个事件中,喻轻竹做了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做。

  怪不得冯君一点都不念旧情——这哪里有什么旧情?

  最得罪人的红姐,都成为了洛华的骨干之一,而喻轻竹在洛华待了一年多了,一直是不尴不尬的位置,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

  然而,尽管问题客观存在,但是喻志远认为,冯君现在能点出来对她曾经有过好感,说明依旧存在着一丝情愫在其中,否则他大可以不必说。

  不过他虽然清楚这一点,但是身为父亲,而且是位于华夏顶尖的那一撮群体,他不能主动把女儿推过去——太容易被人耻笑了,喻家的女儿嫁不出去吗?

  再说了,这冯君的私生活,糜烂得有若一团浆糊,他也不能坑了女儿。

  所以他只能点点头,“当初的你,确实不容易。”

  其实冯君并没有觉得,还有什么残存的情愫,就像他不介意谈论以前的困窘一样,以前的一些心路历程,也不是不能说的,反而遮着掩着,好像更是放不下一般。

  所以他笑着回答,“我跟杨主任接触,一开始我就是给予方,而她也一直很配合我,喻总你愿意帮忙,我是很感激的,但我还是会先问一问她……毕竟这里才是她负责开发的。”

  说到这里,他本来还想说一句,当初这块地连同我的洛华庄园,都差点被齐五识抢了,那可也是你们喻家的女婿,但是再想一想,这话说出来实在没什么意思——已经揭过的事了。

  杨玉欣开发的?喻志远心里有点不忿,我喻家真有意的话,她能抢过我家去?

  不过这件事不着急计较,他着急的是另一件事,“那你先问一问她吧,我专门赶来,还是说那个事……目前的形势,确实比较严峻。”

  冯君无奈地看他一眼,“都跟你说了,不想说这事……你觉得出尔反尔很有意思吗?”

  喻志远苦笑一声,“那用你的逻辑来说,这也不关我的事儿呀,哪怕全华夏都没油了,我的车照样开得起来……你说我这一把年纪了,让你一句接一句地顶我,我图了什么?”

  冯君摸出一根烟来抽,这话没法接。

  “还不是想为这个国家好?”喻志远诚恳地发话,“国家利益,什么叫国家利益?你、我、他……所有华夏人,组成了一个国家,这才是国家利益。”

  “我承认你说的都是对的,”冯君正色回答,“但是我不能惯别人这毛病,实话实说,你以为我弄这些石油,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吗?你的安排打乱了我的计划!”

  喻志远拍着胸脯表示,“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想都别想,”冯君一翻眼皮,“有一就有二,我拒绝任何坏的开头。”

  喻志远咬咬牙,“这样,你要是帮我这一次忙,杨玉欣这块地的外面,再给你划出十平方公里……能行不?”

  冯君本来还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花花做为一只蝴蝶,都能那么懂事,自己也不能太过冷血了,而且再多一片地,确实也不错,“最低多少万方就够了?”

  喻志远脸上一喜,“怎么也得八百……五百万方吧?”

  冯君抽一口烟,缓缓地发问,“那块地怎么算,是白送吗?”

  “这怎么可能?”喻志远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都是地方收入,喻家面子再大,也不能这么损害地方利益,反正你那么多钱,也不差这一点。”

  “那是我自己挣的,又不是刮风逮住的,”冯君漫不经心地回答,他也没兴趣占对方便宜,只是想表明自己得到的好处并不多,“两百万方,不能再多了。”

  “有点少了吧?”喻志远有些不甘心,“十平方公里的土地呢。”

  “就这么多,”冯君面无表情地发话,他在白砾滩的油库里,储存了一千万方石油,真当他不想卖出去?实在是机会不对,“你别告诉我说,不懂什么叫战略欺骗。”

  “好吧,”喻志远也没辙了,“剩下的八百万方,我现在算预定了,半年之后你交货。”

  “那你打钱吧,”冯君毫不犹豫地表示,“两百万方要现款,那八百万方……打一成的定金,我好给你准备。”

  喻志远的眉头一扬,“还要定金?”

  冯君看他一眼,丢掉手里的烟头,“你不说我还忘了,你们就惯爱拖拖拉拉,用完我,事情就停下了……先把那十平方公里划过来,我才会帮你弄原油。”

  “这怎么可能,”喻志远忍不住叫了起来,“那是一万多亩的土地啊,要部里同意才行,还要涉及到拆迁、赔偿和整体规划,半年能搞下来都不错了。”

  冯君笑一笑,“那是你的问题了,你既然敢对我这么承诺,总得体现出诚意来,别怪我不讲道理……我这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习惯,还都是你们逼出来的。”

  喻志远气得直翻白眼。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