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有人串货(三更求月票)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有人串货(三更求月票)


  冯君的话是那么说的,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喻志远的要求,弄了两百万方原油过来。

  当然,事先打全款是必然的,这个原则他坚持得很好。

  其实去搬运那两百万方石油,也没有他想的那么复杂,他退出手机位面的时候,距离行在还有一段距离,然后趁着入夜,直接搬空两个油库就行了。

  至于说可能担心阴魂发现,他控制住自己,别往行在那边跑就好了。

  而且大佬目前在养魂中,一块中品灵石可以让它使用两天,估计在这两天的过程中,它也没心思观察外界。

  简而言之,危险有一点,但不是很大。

  不过就算是这样,冯君在地球界也花费了四天的时间。

  在此期间,杨玉欣也听冯君说了,想要修建癌症护理中心,因为知道冯君的实力,她对这个项目也很感兴趣,愿意全力运作此事。

  她甚至很不屑地表示,“我的建设速度绝对不会比喻志远差,跟他相比,我才是专业的。”

  除此之外,她还很有兴趣地打听,“我听说你答应对社会放出去三十个癌症治疗指标,一个指标两千万……我能介绍病人过来不?”

  目前计划内的三十个指标,有关单位正在紧急遴选中,毕竟是指标增加了,费用减少了,从而产生了相当的变数,而面向社会的三十个指标,也传得沸沸扬扬的了。

  不过这种传播,并不被普通人知晓,冯君也没有向其他人宣传。

  他只是告诉了道门里几个关系好的朋友:冯执掌、关主持、唐天师父女、董曾鸿等人。

  最有意思的还是玄德洞天冯执掌,他忙着联系本地的信众,并且说已经有两个治愈的病例了,你们不信我也不强求,但你不能说我是在骗人。

  要知道,那两位的治疗门槛是每人一个亿,现在已经降了不少,不信的话你们可以打电话求证。

  信众之间相互也有联系,电话一打,倒是获得了证实,但是这两位呛了,轮流打电话给冯执掌——老冯你不厚道啊,为什么别人是两千万,我俩就是一个亿?

  冯执掌应付这种场面很轻松,“你俩是先治疗的吧?拖个十来二十天,你知道病情会发生什么变化吗?洛华那边也不能保证治好每个人,有些已经治不了的,人家就拒绝收治……”

  “而且我领你俩过去的时候,场面你俩也看到了,有人就不允许你俩进入,还亏得是我本家给我面子,顶住了压力,你要是觉得我是在坑人,我可是会寒心的。”

  那俩怎么敢让他寒心?说到底,冯执掌有给冯大师递话的能力,他俩就不敢多事——谁还能保证家人没个三灾六病的?钱已经花了,病也治好了,还争个啥?

  太白山是这种情况,茅山、麻姑山和青城山等地接到了消息之后,马上也开始对信众宣传,其中茅山小天师是掌握了确切的消息,其他家则是认洛华庄园这个牌子。

  冯大师敢这么承诺,那就一定做得到。

  当然,两千万对一般人而言,还是太遥远了,普通人家承担不起这份治疗费用。

  扶州就有这么一个男人,找了一个锦城的妻子,人也在锦城发展,夫妻俩开了一个烧烤的摊子,摊子不大但是口碑不错,十来年下来,也做出了四个连锁的小铺子,身家五六千万。

  夫妻俩觉得自家靠着双手能发展成这样,是相当有运气的,所以经常去烧香感恩——去青城山,也去九华山,算是浅信徒。

  男人前一阵查出了肺癌——做烧烤的,得这种病的概率高于普通人。

  夫妻俩又去烧香,在九华山那里做了法事,花了五六万,然后又来青城山做法事。

  青城本来想接这个法事的,但是一听说是癌症祈福,张洞远直接过来了,说这个祈福灵不灵的,真不是太好说,不过我有一条明路指给你,两千万,帮你治好癌症。

  夫妻俩是浅信者,花个两三万做法事倒也没什么,两千万治疗癌症……你敢更吹得更大吗?

  男人期期艾艾地表示:我这个……晚期了,治疗怕是不行了,就指望奇迹呢。

  张洞远不屑地表示,我给你介绍的就是奇迹,没有我青城山的指点,你连门都进不去。

  夫妻俩含含糊糊地表示:那我们再考虑考虑吧。

  这俩转身就又去了九华山咨询——我们听说有这么回事。

  九华山很不屑地表示:青城山就是一帮骗子,法力不行——有没有法力还是两说呢,千万别信他们的。

  夫妻俩有点拿不定主意,家里是有点小钱,全都是现金——烤串这行当,也不需要什么固定资产,可是这两千万花出去……肉疼啊。

  不管怎么说,生命进入倒计时了,做妻子的说了,回老家看一看吧,公公婆婆都还健在,多看一眼是一眼。

  结果回了扶州之后,老两口也是浅信者,说麻姑山这两年搞得不错,很有些灵异。

  这夫妻俩就又到麻姑山了,打算做个五千块的法事——没办法,丹霞天就是这么便宜,虽然道统在复兴,但是想让大家认可,还需要一个过程。

  结果一听说是癌症祈福,关山月赶来了:法事不用做了,我有一个好去处给你们介绍,根治癌症不是问题,只要两千万。

  为什么丹霞天和青城山介绍的时候,都不做法事呢?因为既然有好地方介绍,还做法事的话,那就是糊弄信众,多此一举,有骗钱的嫌疑。

  两家都算道门正统,以传承和发扬光大本脉为己任,想要扩大影响力,小钱就不能乱挣。

  正经是信众康复了,还怕他们不来还愿吗?

  夫妻俩也有点懵了,怎么又来个两千万,真有这地方?

  丹霞天和青城山以及太白山不一样,后两者信众多,张执掌和冯执掌面对信众,敢端着架子——你爱信不信。

  但是关执掌就不敢端着,丹霞天重建,肯定是要一些神异的事情来宣传的。

  所以她保证,那个地方是相当神奇的,而且,“你别觉得两千万多,如果真的治不好你的病,你就算想给钱,人家都不收你的……上一批患者还是一个亿,现在降到两千万了,不是我给你们引见,你们连门都找不到。”

  做妻子的闻言,顿时发话,“青城山的张大师也是这么说的,你们这还真是……说的是同一个地方吧?”

  “青城张洞远?”关山月先是一愣,然后很不屑地表示,“同一个地方又怎么样?张洞远跟那边的关系不行,比我差远了,要是董曾鸿这么说,我还让他两分,不信你可以打电话。”

  这夫妻俩倒是没打电话,但是下山的途中,两人就吵了起来。

  妻子觉得,这两千万纯粹是诈骗,但是丈夫恼了,他大声喊道,“不管你怎么想,我不想死啊!我父母亲还健在,我不想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咱家挣了不到点六千万,我也有份啊!你连让我试一试都不允许吗?”

  “好好好,你去试,”妻子也恼了,“我不就是想给孩子留点东西吗?”

  听到“孩子”二字,丈夫也心软了,“那我给张大师打个电话,看他怎么说。”

  张洞远接到他的电话,也是有点哭笑不得——五六千万身家的小老板,在青城山也算大施主了,“你们还去了麻姑山?这才真是的……不过关主持在某些方面,人面确实比较强。”

  男人听得就是一惊,“这个地方,还真治得好我的肺癌?”

  “能不能治好,这真是两说,”张洞远的回答,让男人心里一凉。

  不过下一刻,他轻笑一声,“但你那两千万能花出去,就没问题……主要看人家收不收。”

  男人忍不住又问一句,“他真的可能不收吗?”

  “多稀罕呐,”张洞远不屑地笑一笑,“道门的底蕴,你以为是那些秃驴能比的?”

  “那我现在就去找关主持,谢了啊,”男人挂了电话。

  下一刻,董曾鸿的电话就打到了冯君的手上,“冯老大,我有个情况要跟你汇报一下,这个、这个、这个丹霞天的关山月……她恶意串货!”

  串货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懂的——划定的区域,我家的生意,让别人家做了。

  我还划定了各个区域的代理?冯君感觉自己有点懵。

  等他问明白情况之后,才哭笑不得地表示,“这个事儿呢,丹霞天做得有点不矜持,我知道了,但是关主持那边的局面,一直没有打开,咱们都是道门一脉,体谅一些吧。”

  董曾鸿也是明白事儿的人,“体谅倒是好说,丹霞天确实不怎么景气,但是您得跟她说一声,信徒不是求来的,江湖手段……该用还是得用一下,她不能坏了大家的饭碗。”

  “我才不会说呢,”冯君很干脆地表示,“我给你们一些指标,是考虑道门生存不易,是让大家找饭辙的,具体该怎么处事,你们内部协商,我又没想着领导道门,瞎出什么头?”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出声发话,“董道友最近来一趟吧,我又弄了点灵石。”

  他毁了对方的天机盘——虽然不是有意的,但是找补一些灵石也是必须的,讲究人嘛。

  (三更到,召唤月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