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准备不充分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准备不充分


  孙无锋自认,自己不怕跟任何一个大派的荣勋对战,而且是胜负五五开。

  荣勋一般是经验老到,战斗手段多样,很少犯错,但是他胜在年轻气壮,也不乏底牌。

  但是跟另一大派的荣勋对上,自身还不占理,后果就很严重了。

  曲涧磊狞笑一声,“老头子在赤凤待得很开心,三十年未曾出赤凤,现在出来保护人,你说我代表什么来的?”

  李只身听到这个答案,也没办法发作了,他也不怕对方,但是人家赤凤在保护道统,他敢生事的话,往小里说,赤凤的荣勋堂放不过他,往大里说,整个赤凤派放不过他。

  孙无锋却是出声发话了,这一次是真的很客气,“我们事先并不知道,冯道友竟然跟赤凤道统有关,既然如此,我们愿意表示歉意。”

  “你这小娃娃奇怪得很,”曲涧磊的眉头一竖,“你闯入的是冯老弟的地盘,意图绑架的也是冯老弟,而且还忘恩负义……你跟我道的是什么歉?”

  孙无锋无言以对人家说的全对,所以他一转身,抬手一抱拳,“冯道友,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海涵。”

  冯君摇摇头,实在是有点无可奈何,太清派的做派真的不好,但是他也没有太大的愤懑,实力为尊的社会,弱小就是原罪,而且人家也确实走了所有的过场,尽了礼数。

  哪怕对方走过场的时候,也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但是……程序正确。

  所以他只能似笑非笑地发话,“那还要强行保护我吗?”

  孙无锋想了想之后回答,“这个我无权决定了,还要回去请示峰主。”

  “我就奇怪了,”曲涧磊站在空中,又是一声狞笑,“你天曜峰的峰主,使唤得动太清的荣勋?”

  孙无锋当然知道,对方敢这么说,肯定就是赤凤执掌的意志,他叹一口气,“我本来是一番好意的,真的,随便问一个散修上人,愿意不愿意去太清做客卿,你看他怎么回答?”

  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就是曲前辈说的话,随便闯入别人家中,强行绑走主人,还是以‘保护’的名义,你管这叫好意?”

  孙无锋叹口气,“那也只能说,是你掌握了不该掌握的东西,超出了你能力保护的范围。”

  冯君一摆手,非常干脆地发话,“你再这么不要脸,我以后永远不给太清弟子推演。”

  孙无锋听到这话,真不敢再玩那套强盗逻辑了,他抬起头,冲着空中的曲涧磊一拱手,“还想请问前辈一句,这冯道友如何便成了赤凤的贵宾?”

  曲涧磊又是一声怪笑,“你真想听吗?听了可就走不了啦。”

  李只身忍了又忍,实在有点忍不住了,“倒要看看,前辈你如何留得下我们。”

  “别介,”谢轻云急了,拽了他一把,神识传过去一道意念,“他玩毒的!”

  曲涧磊当然不可能只会玩毒,只不过他的毒术比较有名。

  李只身听到这话,顿时不做声了,他身为剑修,基本上是无所畏惧,哪怕蛊修他都不怕,唯独这个毒……他是不想沾染。

  孙无锋却是只凭着这句话,就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于是冲着冯君一拱手,“来得鲁莽,打扰了,我们师兄弟冒犯了阁下,回去筹措一些赔礼。”

  冯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离开,孔紫伊却是也没有走,她气呼呼地表示,“居然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我这就向师尊告状。”

  冯君摇摇头,他实在懒得说些什么,最后也只叹口气,“这年头,好人难做啊。”

  两人说着话,曲涧磊背着双手,从门外溜溜达达地走了进来,就像地球界拎着马扎在大街上闲逛的老大爷,“你帮他们做了些什么,怎么搞得太清派那帮伪君子连脸都不要了?”

  冯君叹口气,“能做什么,就是推演了一下功法嘛。”

  他这话有点不尽不实,不过也没法说大实话,帮助唐世勋修改功法一事,确实太敏感了一些,虽然存在一些主修功法和辅助功法的区别,但是这差别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

  对于很多不太精通功法根脚的人来说,简直可以说是解释不清。

  而且隐性罡风金本来就是太清功法里的bug之一,外面虽然也有人听说了,但是他随便提及一个大派的隐秘,也是自寻死路。

  不过他并不后悔帮助唐世勋修改功法,哪怕他承认,当时确实是冲动了一下,但是为了不让孔紫伊失望,为了抹去那一道眼光中的诧异,他觉得……值得!

  所谓修仙,求的就是大自在,他现在条件不允许,只能猥琐发育,不过连一点性情都没有的话,活得也就太憋屈了。

  曲涧磊却没有对他的话感到意外,因为他知道,冯君的推演和匹配相当厉害,赤鸾都生出过将人强请进赤凤的心思,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熄了那份心思。

  曲涧磊很高兴赤鸾这么做虽然她那么做他也会支持,因为他本身就是散修出身,是迷恋赤鸾的师尊,投身赤凤派做了客卿,最终成为了赤凤唯一以客卿身份进荣勋堂的上人。

  他打心眼里有点看不惯大派的强取豪夺,于是点点头,“所以说啊,这太清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什么狗屁首座,眼光和胸襟,比赤鸾小执掌差远了。”

  孔紫伊这时才出声发问,“冯山主,你一直知道,曲前辈在附近吗?”

  “我也不是很确定,”冯君笑着回答,“只不过在咱们刚出**之林的时候,就是在袁家待的那一晚,我才发现了曲前辈……”

  他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孔紫伊这才知道,那一晚居然还有这样的幕后消息,“你为什么当时没跟我说?”

  冯君一摊双手,讶异地看着她,“你觉得这种小事……值得说吗?”

  曲涧磊点点头,“没说也挺好啊,”他也不希望冯君随便透露自己的行踪。

  孔紫伊想一想,确实不是多大的事,然后她就又问一句,“你不确定曲前辈就在附近,刚才却那么镇定,是有别的底牌?”

  别看她在同门的面前把冯君吹得很厉害,不怕不胜真人什么的,她自己都未必相信。

  她只是隐约觉得,冯君能悄然进入文家庄,能取出中品灵石,应该有些手段。

  “底牌总要有一点的,”冯君笑着回答,“不过我相信,曲前辈不能坐视太清嚣张。”

  “这次算便宜他们了,”曲涧磊不屑地哼一声,“要不是担心你为难,就弄死这帮小屁孩。”

  他这话有吹牛的成分,不过真要不管大局,有心算无心的话,也能勉强做到。

  冯君笑着点点头,“前辈果然是信守诺言,我可以帮你免费推演一次。”

  他们在这里聊着,太清的四名上人也在行在里聊着。

  对于赤凤派荣勋堂的出现,大家都相当地震惊,谢轻云甚至表示,“这事不好再进行下去了,我支持孙首座的提议,给冯君赔点东西,缓和关系。”

  李只身还是有点不服气,“那也得跟峰主和缘明真人说一说,看他们的意思吧?”

  谢轻云苦笑一声,“我担心的是,紫霞峰主会是什么意思,毕竟是她找的人。”

  鲁万风又炸了,“我师尊肯定会支持我,这点你们放心好了。”

  你师尊给你符宝了吗?孙无锋很想这么问一句,不过最终,他还是表示,“孔师妹还没有出来,等她出来之后问一问,看她什么意思。”

  很明显,孔师妹不可能在冯君的行在里联系素淼真人,必然要回她的行在再动作。

  他们等了好久,直到天快黑了,才看到孔紫伊出来。

  “孔师妹,”孙无锋抬手招一招,“过来坐一坐。”

  孔紫伊也不想跟这些同门把关系弄僵,虽然心里有点不甘心,还是走进了对面的行在。

  一进去之后,她就直接发问,“你们谁对唐世勋的情况比较了解?”

  “我们都知道一些,”孙无锋正色回答,“冯道友帮他修改了功法,据说效果很好。”

  冯君总觉得自己有些事情做得冲动了,他却不知道,女孩子对某些东西,是相当敏感的。

  孔紫伊知道自己看了他一眼,而且眼神……估计有点暴露内心的惊讶。

  然后,看起来懒洋洋的冯君精神一震,开始有理有据地辩论,最后开始推演。

  她心里都明白,是他不想让自己误解,所以坚持推演。

  她认为今天出现这种事,自己的因素占了很大一部分,所以她才那么积极帮他说话。

  现在面对孙首座的话,她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很显然,你们跟唐师兄的沟通不够。”

  孙无锋听得就是一怔,“孔师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孔紫伊说得没错,他确实没怎么跟唐世勋沟通,因为唐世勋就一直在修炼,而这次出动的上人,跟无为峰也没什么关系,他所知道的,都是空行峰的晓松真人说的。

  晓松真人不可能说假话,但是……他很可能说得不够全面。

  孔紫伊笑一笑,“你真应该打听一下,唐师兄付出了什么代价,冯道友才肯帮忙修改功法。”

  “什么代价?”孙无锋有点懵懂,“不是灵石吗?”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