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灵修功法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灵修功法


  孙无锋在仓促之间,还真找不到合适的行在。

  低端的行在,他能弄到两个,但是比冯君的行在还要差一些,拿不出手。

  最后还是缘明真人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个簇新的行在,直接丢给了孙首座,“抓住跟冯君学习的机会,一峰之主也没多少家当。”

  这一次赔送行在,还是四个真人,不过鲁万风换成了安雨虹,炼气弟子一个也没有。

  孙无锋觉得,李只身不合适再去了,但是李只身表示,这次又不是要干仗,就算上次去,我俩也没打起来,我也是想听一听冯道友高论,看一看有没有悟道机缘。

  谢轻云也保证说,李只身仅仅是对冯君口舌上有点冒犯,甚至还表示要压低修为对战,输掉之后会走人,虽然是狂妄了点,不过以自己对冯山主的了解,人家不会在意的。

  冯君又见到李只身的时候,还真是感觉有点腻歪,不过对方能放下往日的口角,他也不会揪着不放,尤其是……孙无锋拿来的行在他很喜欢,比他原本的行在还要大不少。

  收了行在之后,谈判就相当顺利了,初步定下炼气期三千、出尘期四千的费用。

  至于说收灵石还是收信物,他是无所谓的,太清派来的这些人已经是相当核心的弟子了,不过终究是做不了这么大的主,他等待对方最后的答复。

  令冯君感到意外的是,谢轻云把他拽到一边,悄悄地递过来一套《灵出九天》功法,却是他正要寻找的灵体修炼功法。

  他低声表示,“这是晓松真人听说你在找灵修功法,托我带来的,虽然只有炼气期的部分,但是直指大道的功法。”

  怪不得他敢把李只身带过来,合着是准备了这种后手。

  冯君毫不犹豫地收了起来,“多谢,多少灵石?”

  “不要灵石,”谢轻云笑着回答,“上次我们来得匆忙,态度不太好,有点不合适,峰主的意思是,算是个歉意吧。”

  “那不成,”冯君摇摇头,又摸出了那套功法,大有还回去的意思。

  冯君原本就不喜欢无端占人便宜,更别说占太清派这种庞然大物的便宜。

  对方也许真的是想道个歉,但是他不能安然地受了,坚守本心是很重要的,如果不能意识到这一点,逐渐膨胀之后,早晚会自己作死的。

  所以他正色发话,“赔礼的事情,孙首座已经做到了,我认为太清九峰是一体的。”

  谢轻云对他的反应也早有预料,于是笑着发话,“那这样,我们打算在冯山主的土地上,修建几栋房屋,供来往的太清弟子落脚,这就当租金好了。”

  “这个可以,”冯君很干脆地点点头,“我划一百亩地给你们,你们也可以搭建聚灵阵什么的,但是地下的原油,不能随便抽取……对了,距离我的行在要超过十里。”

  “距离无所谓的,主要是不想离灯笼镇太近,”谢轻云笑着回答,“冯山主你这里有人巡逻,一般人进不来,我们也是想图个清静。”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出声发问,“冯山主,你这里的原油,是用来提取柴油的?”

  冯君先是怔了一怔,然后点点头,笑着回答,“是的。”

  他的笑容有点无奈,以前他没命地解释,说我搞原油只是因为它有用,别人死活不信,到了现在,根本都不用他再说了,别人都能猜到这“油化虫尸”能提取柴油。

  所以说,时间才最能服人,饶是你天大神通,抵不上时间流逝。

  至于谢轻云这么问,是不是觊觎这块油田,他根本不会往这个方面考虑——石油是能源不假,但是灵石也是能源,两者的单位能量相差甚远。

  有煤炭做能源的国家,会觊觎木柴的产地吗?还是说,修者可以用石油修炼?

  如果冯君不是有着对地球的责任感,他对这两处油田都不会很在意,最多也就是跟天通共同开发,让皇甫家代管,等他需要的时候,取用一些给自己的产业。

  不过话说回来,他都不认为天通商盟一定看得上这种生意。

  至于游龙子在背后捣乱,主要目的估计是要故意恶心人,再加上确实能有一些收益,那厮才会煽风点火,后来却也不见踪迹了。

  谢轻云点点头,迟疑一下又发问,“但是我听说,这个油田的开关时间不一定?”

  冯君又点点头,“我不是很有时间专门开发它,不过……回头让他们再搞些油库吧。”

  以前他觉得,十个百万方的油库不少了,但是他要到处游历,不能一直守在这里,而地球界那边一旦需求,要货的量也不小,容易导致周转不灵。

  所以他打算,让杜问天再建十个油库,好让工人们有点事情做——反正这里是修仙位面,修建油库这种工作,真的是太简单了,直接使用人力就行。

  谢轻云又问,“那你离开白砾滩游历,一般会是多长时间?”

  冯君的眉头皱一皱,终于侧过头来看他,“我不是很清楚你的意思,你到底想问什么?”

  “我是问太清弟子可能遇到的等待时间,”谢轻云笑着回答,“我这不是要建房屋吗?最长需要等待半年时间,和等待一年时间,等待的弟子数量,是不一样的。”

  “最多等半年的话,房屋规模可以修建得小一点,等一年的话,就要大一点了……还有配套的聚灵阵、演武场等等,以及各种生活设施。”

  “你想得倒是多,”冯君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留几个弟子报信就可以了,给你一百亩地还不够用?连上人的居所都能收拾出来,我一旦回来了,让他们通知派中弟子就好。”

  谢轻云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冯山主,这就是你想差了,大部分派中的弟子外出,是要靠飞舟的……舍得走传送阵的真的少,这一飞就是几个月,赶来之后你又走了,可怎么办?”

  “哈哈,”冯君听得笑了起来,然后才正色发话,“你这么想可就错了,我借这地方给你,是让你太清弟子临时歇脚,不是说他们该在这里等我,我不承诺包治他们……”

  “至于我的行踪,我想怎么走就怎么走,赤凤派也是追着找我,而不是在固定地方等我,你太清已经比她们更优惠了,不该要求太多。”

  谢轻云想一想之后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冯君却是又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又试探出来一点东西?”

  谢轻云笑一笑,他也不否认,“既然是合作,增强相互的了解,我认为很有必要,起码知道此处不是冯山主的根脚,只是产业之一,我回派里也好帮忙分析一二。”

  冯君不以为意地回答,“那你直接问好了,何必拐弯抹角?修道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时不时地琢磨人心,未免太难了。”

  谢轻云又笑一声,“那我就直接问了,不知道哪里才是冯山主真正的根脚?”

  “当然是宗门,”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在止戈山也好,白砾滩、清风岭也罢,都有一些产业,也会时不时地看一看,但是宗门才是我的根脚。”

  谢轻云顿时无语,这回答没毛病,标准到不能再标准,但问题是没人知道你的宗门在哪里呀,他沉吟一下,决定继续徒劳地问一句,“敢问山主宗门在哪里?”

  冯君的回答也是标准的,“我是出来红尘炼心的,所以……抱歉了。”

  事情已经商量妥当了,第二天,太清的弟子就离开了,连孔紫伊都走了——如果需要太清制作门派信物的话,她也是一个关键的人证,而且她对冯君了解得更多。

  身为大派弟子,享受了威风,当然也会有一些不可推脱的责任。

  整个太清派,就只留下了安雨虹一个人,她现在是需要调理气血和神魂,没有太多修炼需求,所以正好帮着太清选址,至于说住……那就住皇甫无瑕的行在。

  白砾滩多少就又清净了一点,冯君跟杜问天提了一句,希望继续修建油库,而且他打算把此地改造成园林模式,一来自己住着舒服,二来……那些工人可不就不用歇业了?

  把整个白砾滩改成园林,冯君觉得自己在金丹期之前是看不到了——元婴期之前也够呛,但是改造可以一点一点来的不是?

  杜问天闻言,很是有点意外,“道兄你早说呀,何至于耽误这么多时日?没活干的时候,我遣散他们还很是费了些口舌。”

  杜上人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也许是被卢家三兄弟欺负得太多了,他对那些弱小的人,不太喜欢摆上人的架子,所以工人们没活回家的时候,还抱怨了几句——换个别的上人,谁敢?

  冯君则是有点讪讪,“事情太多了,一时没想起来,现在也不晚,反正活儿很多,我也不差灵石。”

  他确实事情多,但最主要的是,他没想到在修仙界转了一圈,居然被赤凤派和太清派认可了,这临时买下的油田,他本来没打算认真经营——能拿到原油就好,但是现在……太清派居然要扎根了?

  杜问天点点头,“那我去镇子上招工,你一起去吗?”

  就在这时,大佬的意念传了过来,“不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