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大佬任性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大佬任性


  这种人当年竟然没有抱丹?冯君心里有点纳闷,再一看懂了:冲击抱丹一次(失败)。

  理论上,抱丹是可以尝试三次,但是第二次冲击抱丹,比第一次要难十倍,资源也要增加十倍,所以基本上不会有人尝试第二次抱丹。

  想一想就可以知道,七成成功率的出尘巅峰,失败一次,第二次的成功率就变成了零点七成,七成都成功不了,谁还会再赌这百分之七?

  更别说还要十倍的资源。

  至于说第三次抱丹成功?那只是理论上存在可能,从来没有人尝试过。

  冯君摇摇头,很遗憾地发话,“曲前辈你这还……真是可惜,状态这么好,却是抱丹失败过一次了,否则现在都有抱丹成功的可能。”

  “运数如此,”曲涧磊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年轻的时候挺狂妄,觉得铁定能抱丹成功,结果没有察觉,体内有细微的不稳,后面二百年都在后悔呀。”

  其实他当年是想抢在赤鸾的师尊之前抱丹,心思太急了。

  冯君犹豫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我觉得你现在能搞到延寿丹药的话,依旧可以冲击一下抱丹。”

  “能搞到千年阴阳芝的话,我就能试一试,”曲涧磊对自身的情况也很了解,不过紧接着,他又不好意思地发话,“可惜一直没有找到,不过现在……是筱萌真人需要它。”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他知道筱萌真人是赤鸾的师父,但是他并不知道,筱萌真人和曲涧磊之间,居然是那种关系反正这大数据还是有待完善的。

  所以他很疑惑地发问,“能找到的话,也是你优先用啊,为什么要给她呢?是她强迫于你的吗?”

  在他想来,同一个门派里金丹真人和出尘上人的身份,是天差地别的,尤其这曲涧磊仅仅是个客卿,都不是赤凤弟子,金丹真人仗势欺人也很正常谁让你也一直在寻找呢?

  “不是,”曲涧磊摇摇头,他肯定不能让筱萌真人背这么大一个黑锅,可是让他解释清楚,他也不好意思开口,只能轻咳一声,“我自愿的。”

  但冯君是什么眼神?他虽然年纪不大,见识过的花花草草却绝对不少,所以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对她来说,只是疗伤圣药,可你若是抱丹,会增寿五百。”

  “我说了,是自愿的,”曲涧磊的脸色有点不好看,“这种话,冯山主还是不要说了。”

  那就不说了呗,冯君笑一笑,原来备胎这种现象,并不仅仅限于当代地球界啊。

  就在这时,大佬的意念蓦地出现在他脑海里,“天香果的疗效,远胜千年阴阳芝……难得此人是个情种,成全了他吧。”

  啥了?冯君吓了一大跳,在识海里发问,“天香果算是……千年阴阳芝的升级版?”

  曲涧磊坐在那里,看到对方目光游离,才要起身告辞,不成想又见冯山主冲自己摆摆手,于是又坐了下来。

  大佬在识海里回答,“几乎是一样性质的补品,中正醇厚,效果相差较大,当然……味道相差更大,但是我可以肯定,对症。”

  冯君心里微微一动,冲曲涧磊点点头,再次拿起了手机,“曲前辈稍等。”

  天香果的特性,早就被他扫进了手机的数据库,他将天香果和曲涧磊匹配在一起,蓦地发现结果二次抱丹(成功率百分之八十九)。

  我勒个去的,回到现实空间,他失魂落魄了好一阵,你老人家四百二十岁了,也能抱丹成功?还特么……是第二次抱丹?

  这个位面讲的也是“一步迟步步迟”,二十五岁不入炼气,则注定没有培养前途,八十岁以前不入出尘,也是没有培养前途。

  但是就算没有培养前途,也有人拼命冲进出尘期咱不求金丹了,只求个出尘家族。

  金丹的要求就宽泛一些,三百岁入金丹也不算晚反正就算提前一百岁,元婴的希望也很渺茫,没有谁再说什么前途。

  但是到了四百岁,想抱丹都不可能了,八旬老翁了,还想老树开新枝?

  历史上最晚抱丹的修者,是四百五十岁抱丹的,然而人家是有大机缘的。

  这机缘大到什么程度?根本不是遇到了天才地宝,而是遇到了上界的精怪。

  四百五十岁的这位,也是出尘巅峰,但是要挂了,气血也衰竭了,族中后辈很孝顺,给他采到了一株人形石髓草,请他服用。

  这位服用之前发现,石髓草成精了,他就有点不忍心了,心说我吃了这东西,也多活不了几年,还是留给后辈吧,也让这个生灵多活些日子。

  他本身也是为家族后辈着想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宁可少活几年,也放过了这株石髓草。

  然而好死不死的是,有上界的大能精怪路过昆浩位面,感受到这里有精怪诞生灵智,特地赶过来,看能不能救下同类。

  结果它发现,石髓草居然受到这样的待遇,于是直接将草收了起来,表示说这户人家不错,我赐你抱丹机缘仙竹一株。

  这事儿当时搞得动静挺大,老翁在仙竹下修炼半年,果真抱丹了,然后那仙竹破空飞去,不知所踪。

  别人都说此人的机缘逆天,但是四派五台则是认为,这是本方位面有规则约定,路过的大能不得随便抢夺本位面的物品。

  那位路过的精怪大能想收走石髓草,必须得留下东西,而那位见到老翁心存善意,索性也不拿其他东西换了,直接给了一个抱丹机缘大家看好了,这就是善待精怪的好处哦。

  简而言之,这个位面有四百五十岁抱丹的,但那机缘就太逆天了,一般来说,三百五十岁之后,就想也不要想了。

  由此,冯君才能感受到,这天香果是多么地逆天,四百二十岁二次抱丹,还能有百分之八十九的概率这增加的不止是灵气,还有精血和生命力。

  这么猛的果子,怪不得其他出尘期吃了要爆炸,也只有曲涧磊吃了能扛得住!

  然后,就是下一个问题了,“前辈,你要成全他,两颗天香果也有点碍眼吧?”

  就算是一颗天香果,他都很难解释出处了,如果弄上两颗……那不是等着人来要第三颗吗?

  “谁说两颗了?我只给一颗天香果,”大佬淡淡地回答,“着他送给那个女金丹,凭他一个垂垂老矣的蝼蚁,还不值得我一颗果子。”

  合着身为雌性修者,你是喜欢这种被人跪舔的感觉?冯君有点无语了,“但是我推演了一下,曲上人若是吞服一颗天香果,有九成可能抱丹。”

  百分之八十九约等于九成……嗯,没错。

  “二次抱丹,也能达到九成概率?”阴魂颇为惊讶,不过下一刻,它就反应过来了。

  “这是天香果的效用,没错,确实能增加低阶修者的生命力……可是,我为什么要给他?若是你看着不忍,自己给他一颗,我天香果多,却是没有一颗是多余的。”

  冯君可是不想给曲涧磊天香果,不喜欢舔狗倒是在其次,关键是给出两颗天香果,会引起很多麻烦,“那这样吧,我只给他一颗天香果,看他是自用还是给了筱萌真人。”

  “也行,”阴魂这次回答得很痛快,甚至有点期待的意思,“我赌他会给了筱萌真人,你若不信,咱俩打个赌?”

  “我最讨厌赌博了,”冯君很坚决地回绝了它很显然,这是假话,他是觉得自己大概率会输掉。

  曲涧磊见冯君坐在那里,好半天不说话,索性一闭眼,在座位上开始假寐。

  过了一阵,只听得对面轻咳一声,“曲前辈,我猛然想起,我有一颗异果,刚才推演了一下,效用大概是千年阴阳芝的百倍,只是这异果……”

  “异果何在……”曲涧磊蹭地就站起了身,一股无形的气势释放了出来。

  冯君手腕一转,手上已经多出了两张符宝,轻描淡写地发话,“曲前辈,冷静。”

  这是阴魂大佬借给他的符宝,她倒是不介意送给他,但是冯君觉得还是先借用的好,用掉的话可以商量价钱,如果用不到,等他抱丹的时候会退还。

  这也是前一阵他面对太清四上人,还敢侃侃而谈的底气他还真没怎么指望赤凤派荣勋堂,位面之力和金丹符宝才是他的底牌。

  “符宝……还是两张?”曲涧磊瞬间就镇定了下来,他是有些狂妄的人,但是两张金丹真人才能制作的符宝意味着什么,他也相当清楚尤其是,这是出尘期就能使用的符宝。

  所以他收束一下气息,苦笑着一拱手,“我要说自己是一时情难自禁,不知冯道友相信不?”

  “相信,”冯君很干脆地点点头,“曲前辈身为赤凤荣勋,一直暗暗照顾我,前辈的情操我是信得过得,所以我提前拿出符宝来,对太清派的人,我可是没取符宝。”

  那就是说,他真有跟太清上人做一场的打算。

  “但是我都未必相信,”曲涧磊苦笑着回答,“不怕你笑话,我对赤凤的忠诚,未必及得上对筱萌真人的关心……多亏你亮出了符宝。”

  “你倒是耿直,”冯君不怒反笑,然后饶有兴致地发问,“但是……我又算了一下,这颗异果有九成把握,让你抱丹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