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人心浮动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人心浮动


  筱萌真人闻言微微一笑,“是啊,冯君那里很擅长推演的,这件事赤鸾做得不错。”

  执掌的眉头皱一皱,“别卖弄徒弟了……我想起来了,赤鸾曾经跟我说过,要调两个荣勋去暗中保护冯君,曲涧磊就是其中之一吗?”

  “是啊,”筱萌真人点点头,她跟曲涧磊的关系,赤凤派起码有两成人知道,所以她也无意隐瞒,“听说是我徒儿的事儿,他就主动请命了。”

  一名真人忍不住出声了,“听说那姓冯的散修推演极为厉害,现在门派里,很多炼气弟子在疯狂地接任务呢,就是想要匹配一下火髓丹……哪怕不是为了火髓丹,也有人用灵石高价收购宗门贡献,筱萌师姐,你真的是培养了一个好徒儿。”

  筱萌真人笑眯眯地拱一拱手,“客气了,主要还是执掌师姐重视,各位师姐妹支持,至于我对她的培养,实在是愧不敢当……我就是放养的,全是咱赤凤派从上到下的风气好。”

  看着她喜笑颜开,另一名真人趁机发问,“筱萌,那曲荣勋到底是得了什么机缘呢?”

  “推演啊,”筱萌真人看她一眼,似乎在奇怪,她为什么这么问,“曲荣勋早有一些抱丹机缘,但是因为是二次抱丹……他迟迟不肯尝试,甚至还问过我要不要,他宁可不抱丹了。”

  诸位真人的脸上,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这俩人的恩怨,谁能不知道呢?

  “然后呢,前一阵他不是去暗中保护冯君?”筱萌真人一摊双手,也不再解说——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想得到啦。

  一名真人皱一皱眉头,试探着问一句,“那曲荣勋手上的抱丹机缘是什么呢?毕竟是二次抱丹……他又是如何得到的呢?”

  素淼真人的脸微微一沉,“师姐,那是他的机缘,你这问题问得……我是没好意思问他,他倒是想送给我来着,但是我如何能要?”

  赤鸾看得心里暗暗佩服不已,师尊这张口胡说八道的本事,我还差得很远啊。

  在她心里想来,冯君善于推演是必然的,她更想知道的,是冯君给了曲荣勋什么宝物。

  但是到了师尊嘴里,冯君善于推演只是触因——曲涧磊早就找到了宝物。

  说句实话,对于这个理由,她是不信的:师尊什么事情不跟她说?

  最起码,前几十年师尊偶尔会抱怨:曲涧磊好像放弃抱丹了,这不好啊,缺什么宝物可以去找啊,比如说千年阴阳芝什么的。

  近几十年,她没听师尊说过这话了,所以她知道,师尊是失望得不想再提了。

  至于这一次,她是相当确定,曲涧磊九成可能是从冯君那里得到了机缘——师尊刚才的话就已经说明一切了,只不过她不可能去戳穿,心里反倒生出对师尊的无限钦佩。

  “原来是这样,”赤凤执掌点点头,没有再追问细节,她原本就是一个很注重统掌全局的人,这种时候,问同为真人的师妹那些儿女私情,也确实没意思。

  而且她也能够理解师妹的心情,舔狗叼上来仅有的一根骨头,想要献给你,你会要吗?

  不过最终,她的眉头还是皱了一皱,“冯君此行殊为不妥,二次抱丹……唉,能有几分把握?没的坏了自己的名头。”

  她倒是为冯君担心起来了,不得不说,这才是真正的上位者胸襟——抱丹机缘固然珍贵,但是一个两个的,她还看不在心上……或者说不值得她全力去注意。

  正经是冯君这么随便推演,曲涧磊也敢随便冲击抱丹,才是让她感到遗憾的。

  筱萌真人听她的意思,似乎隐隐有说曲涧磊不够谨慎的意思,忍不住又出声发话。

  “曲荣勋这么大年纪,也不是个不懂事的,应该把握不小……毕竟劫云还在,我想,他也不愿意让我再看一次他抱丹失败。”

  这话说得就难免有点凄凉了,不过别人能感受到她的真性情。

  那两名真人交换个眼神,其中一个悄悄出声,“亏得大长老走了,要不然还有难听话。”

  赤凤执掌听到这话却是点点头,“曲荣勋第一次抱丹失败,当是劫雷未下吧?”

  抱丹有三道劫雷,劫雷未下,指的是抱丹到一半,冲击金丹未果,没有引下劫雷来。

  执掌的问题基本也是废话,如果抱丹都引下劫雷来了,还没有成为金丹真人,那整个人就废掉了——能活下来都算命大。

  当然,修仙界是个充满神奇的地方,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不过大概率来说,曲涧磊当初应该是没有引下来劫雷,否则他也不可能还是出尘巅峰了——说到底还是当时年轻,着急了。

  “嗯,”筱萌真人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这次劫雷能下来,我倒也安生了,大不了看他在我面前灰飞烟灭。”

  “应该不至于,”执掌侧头看她一眼,出声安慰,“看他这劫云,起码是中品丹,应当还有机会的,筱萌你安心护法便是。”

  不过她也知道,上中下品金丹,并不是保证通过的门槛,甚至越高级的金丹越难渡劫,

  所以她安慰一句,转身就要离开,“我等师妹的好消息。”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动身,劫云里白光一闪,一道水桶粗的雷电击下,正正地击中了筱萌真人的洞府。

  筱萌真人的洞府,是可以供金丹高阶修炼的——哪怕她现在只是金丹中阶。

  这种洞府里的灵气,供出尘巅峰冲阶肯定是够了,但是洞府的禁制难挡劫雷——如果是金丹禁制,相当于金丹承担了渡劫因果,劫雷只会更大,所以洞府的禁制在刚才就调低了。

  筱萌真人见状,忍不住跺一跺脚,“毁我洞府,曲涧磊你有种就别死,看我怎么收拾你!”

  其实也毁不到哪里去,她能借洞府让他冲击金丹,莫非还指望劫雷无法落下?

  执掌笑着发话,“咦,第一道劫雷过去了……什么香味,你们闻到没有?”

  那两名真人对视一眼,齐齐点头,“确实有一股异香。”

  曲涧磊服用天香果的第三天就遇到了劫雷,刚才洞府里本来还有出尘期的禁制,现在禁制被劫雷劈散,肯定是分分钟就泄露了,然后……哪里瞒得过在场的真人?

  “像是一种异果,”执掌侧头看筱萌真人,若有所思地发话,“果子是不是比较酸?”

  “这我哪里知道?”筱萌真人苦笑着一摊双手,“我总不可能去尝试他的机缘。”

  这话没毛病,她说得也很坦荡——确实没有尝过嘛。

  赤凤执掌深深地看她一眼,然后微微颔首,“这是……总之是莫大的机缘,似此香味,我在青凤真仙的酒宴上见识过,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一块,那是元婴真仙的补气果,极酸。”

  筱萌真人眨巴一下眼睛,疑惑地发问,“真仙的酒宴……他能有这般机缘?”

  其实她已经后悔了,前两天我没命地四处翻看异果的资料做什么啊。

  虽然当时翻看的时候,她已经有所提防了,自认也做得足够小心谨慎,但是听说这是元婴真仙的补气果,她还是忍不住有点后怕。

  倒不是怕他得了一颗异果的消息——反正已经吃了,还能再提炼不出来?

  关键是她的行踪被发现的话,没准又惹出新的事情来。

  另外她依旧有属于自己的担心,“元婴真仙的补气果……他吃了会爆体而亡的吧?”

  这个认识基本正确,不过这种事情,执掌了解得要比她多,“一般的出尘巅峰,肯定是受不了的,但是他已然气血虚弱了,又是二次抱丹,反而是天大的机缘。”

  既然是这样,那就没错了,筱萌真人暗暗点头。

  第一道劫雷,持续了约二十秒钟,终于散去了。

  赤凤执掌反而不着急走了,她饶有兴致地表示,“看这劫雷烈度,莫不成会丹成上品?”

  劫云继续在空中酝酿着,越来越浓,黑得都快伸手不见五指了。

  到了这时,派里绝大多数弟子都知道有人在渡金丹劫了,先后又有四五道金丹神识扫过。

  这些都是不克分身到不了场的真人,见到现场有几大金丹护法,连本派的执掌都在,也就不再关注——至于到底是谁在抱丹,回头不就清楚了?

  倒是有四五名出尘期上人赶来,都是筱萌真人的弟子,不过筱萌真人出声发话,“出尘高阶的可以过来,中阶之下的退下吧。”

  这倒不是说,她看修为下菜,而是大体来说,出尘高阶的上人近距离观看抱丹,能感受到天地大道中的道意,对自己将来冲击金丹,也有很好的帮助。

  但是出尘中阶就危险了,尤其是出尘初阶,观看抱丹劫雷,九成九可能会影响自己的道心。

  筱萌真人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并不擅长培养弟子——哪怕她带出了赤凤的准执掌,所以这种场面,还是要中规中矩地阻止不合适的弟子上前。

  远处还有十余道人影,正在向这里狂奔——那些也都是出尘高阶的弟子,不过不是筱萌的徒弟,因为赤凤派里金丹之下禁飞,为了近距离观摩金丹劫雷,也只能靠两条腿了。

  执掌见状,忍不住叹口气,“筱萌,你该早跟大家说一声的。”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