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杀谁?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杀谁?


  筱萌真人看起来有些精明,但是她也有个修道者中少见的品性——不善于拒绝。

  对于凡俗界的很多普通人来说,拒绝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修者中就要多一些——不懂得斩情断性,如何修仙?

  不过显然,筱萌真人是例外,她连曲涧磊的因果都不忍心斩断。

  所以她答允,争取打听到这天香果的内情——虽然她已经知道内情了,但是现在能答应下来,也是表明,她真的打算相机为执掌师姐争取一下。

  说到底,她也是赤凤的真人,门派兴亡匹妇有责。

  然而,她也不是予取予求的人,就说师姐你必须说清楚了,这天香果用于何处?

  执掌想了想,还是说出实情,这是青罡派执掌的请托——因为她就是问了对方,才知道天香果的名字的。

  至于青罡拿到天香果要干什么,她倒是想问,但是不合适,这种程度的隐秘,就算她知道了,也不可能跟筱萌说——就像筱萌不可能说出曲涧磊的全部秘密一样。

  当然,筱萌真人也不可能蠢到一定要知道具体的情节,知道需求方是青罡执掌,那就足够了,“我会跟曲涧磊好好地交涉,劝他以大局为重。”

  执掌点点头,暂时不说这个话题了,又提起了另一个话题,“筱萌,你说这冯君的潜力,咱们是不是低估了?他居然能推演出来,并且让曲涧磊相信……他能二次抱丹成功?”

  说实话,最近发生的这件事,相当挑战她的三观,其一是曲涧磊这样的条件,居然敢挑战二次抱丹,挑战也就算了——这世界总不缺少自不量力的人,但他还就成功了!

  其二则是,冯君竟然会为其推演不说,还能引出相当令人惊讶的结果。

  “这我也不知情,都是赤鸾操作的,”这一次,筱萌真人可是实话实说了,“她现在翅膀硬了,我也说不动了,冯君的能力,她比我清楚……师姐您想说什么吧。”

  执掌的眼中,有兴奋的神色,“我记得……咱们赤凤还很有几个出尘巅峰的吧?”

  合着她是想再增加些真人的名额。

  事实上,赤凤的这些出尘巅峰,本质上基本上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了,否则他们此刻应该在闭关冲击金丹的过程中。

  但是万年咸鱼曲涧磊都翻身了,为什么大家不能争取一下呢?

  筱萌真人无意阻止执掌师姐的联想,事实上她也阻止不了,但是她打算竭力挽救一下,“但是他帮曲涧磊推演,开出的条件是救一人,便杀一人。”

  赤凤执掌显然并不掌握新发生的情况——她号称闭关,把很多事情交待给了赤鸾,自己主要掌握关键事情的动态,但是很显然……这事儿不算特别关键!

  等她弄明白,什么叫“救一人杀一人”的时候,也忍不住愣了一愣,然后才感慨一声,“这说法果真有点玄奥……嗯,那就是说,想救一名金丹,也得杀一名金丹了?”

  “那是自然,”筱萌真人点点头,“总不能杀一名炼气,就指望他出手救一名金丹吧?我感觉杀一名金丹之上的存在,倒是能说得过去。”

  执掌沉吟了好一阵,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猛地想起一件事,“曲供奉因他的指点,得以抱丹成功,不会也要杀一名金丹吧?”

  筱萌真人闻言吓了一跳,其实她想过这一点,只是曲涧磊一直强调——“我杀个出尘上人就行”,所以她就刻意无视了这种可能。

  现在听到自家执掌都想到了,她也忍不住有点慌乱,“那我去找曲供奉商量一下。”

  “不必那么惊慌,”执掌见她听到曲供奉的事情就如此上心,心里也是颇为无奈,“曲供奉尚未稳固境界,这些事不急在一时。”

  哪里不急了?筱萌真人心里明镜一般,她听说冯君有几个出尘期对头——大抵只是不太对眼,其中比较确定的,是阴煞派游龙子,曲涧磊甚至有心对其师兄乘风子下手。

  不过,就算赤凤和阴煞是天生的对头,她和曲供奉都已经是金丹了,也不好贸然地对出尘期小修出手,所以他俩打算找冯君确认一下,干掉游龙子够不够。

  但是现在执掌的提醒,让她反应过来,这事儿不能犹豫了,须得尽快下手,游龙子和乘风子之间,先弄死一个,再见到冯君的时候,如果对方要他俩去杀金丹,他俩就能拿此说事。

  倒不是两人不敢杀金丹,也不是没能力杀,只是杀金丹的因果太重了,而且他俩还不知道冯君想杀谁——万一是熟人呢?

  总而言之,欠债的心情很难受,原本她还想尊重一下冯君的意愿,确认一下自己的目标,但是现在看来,先杀掉一名阴煞的上人,己方会主动得多。

  她心里着急,脸上却不动声色,“欠债的事情,还是早还了好,敢问执掌还有什么吩咐?”

  执掌沉吟一下回答,“你再问一问曲供奉,等他境界稳固之后,愿意不愿意再去暗中护卫冯君……不愿意暗地来,明着来也行。”

  “好的,”筱萌真人点点头离开,“我去说一说,估计他有大概率会同意。”

  待她离去,执掌才摇摇头轻喟一声,低声嘟囔一句,“真以为我不知道,天香果可能来自于冯君吗?终究是出自隐世山门的人啊。”

  一派的执掌,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她原本就善于推测各种可能,不会偏听偏信。

  支持她做出这种猜测的论据不多,不过有一条就足够了——天香果在这个位面没有办法生长,而很多人认为,冯君是来自隐世山门或者另一个位面。

  当然,她并不能肯定冯君是真正的天香果拥有者,但是她不会因为那夫妻档的说辞,就傻兮兮地认为,那个年轻的冯山主可以被忽略。

  她正沉吟着,一只纸鹤飞了进来,她扫了一眼之后,脸上异芒一闪,“筱萌回来,鸣砂坊市那边出事了……”

  冯君最近在白砾滩挺轻松的,每天练一练符箓和阵法,时不时出去测试一下对地脉的推演,偶尔集中帮人推演一下,再有就是看其他人打造庄园。

  红姐、张采歆和好风景的修为,在稳步地提升,而止戈山那边,他已经托天通商盟运了一大批货物过去,足够那边支撑半年的。

  从修仙界往凡俗界运送货物,相当于拿灵石换黄金,不管站在地球界的角度,还是手机位面的角度,这都是亏损的。

  总算是因为他的缘故,地球那边灵石的兑换价格极高,在这种畸形的汇率的支持下,冯君算是在那边疯狂增加黄金储备,倒也不完全算亏了。

  不管怎么说,他是在玩情怀,情怀这种东西,是能用盈亏来衡量的吗?

  所以冯君待得非常舒心,一时间竟然有了点乐不思蜀的感觉。

  这天下午,他刚从午睡中醒来,陈钧胜找了过来,拿出了一本功法书,《**养气功》,说是太清派于袍上人送自己的,问冯山主我能不能修炼?

  人家送你的,你问我做什么?冯君先是一诧异,然后就反应了过来,于袍是何许人?无为峰主晓冬真人的持牌行走,以其眼光之高,怎么看得起一个先天高手,还慨然赠送功法?

  所以他哭笑不得地发问,“你跟他保证了,可以一直留在我这里?”

  “没有,”陈钧胜摇摇头,他哪里有胆子冲着一个上人胡乱保证?“他就说看我的体质,想要修仙,这门功法比较合适。”

  冯君点点头,“确实如此,这功法跟你哥修的《五行蜕凡》一样,都是普通的大道功法,这门功法对体质要求更低一些。”

  《**养气功》甚至不怎么分体质,但是它对修炼资源有要求,正是因为如此,五行蜕凡比它更为大路——不但省灵石,而且也有优胜劣汰的效果。

  陈钧胜眼巴巴地看着他,“山主,我可以修炼吗?”

  “修炼不修炼在你,”冯君正式表态了,表情有点冷漠,“人家送你的东西,你自己处理。”

  他知道陈钧胜手里应该有一两百块灵石,不出意外的话,基本上够修炼到炼气三四层了。

  陈钧胜犹豫一下发话,“我是还想跟着山主,于上人说是送我,当然还是看您的面子。”

  他觉得这件事,必须经过冯君答应——于袍送自己东西,只是想稍微行个方便,而且还是可有可无的关照,这种情况,在世俗界也不少见。

  譬如陈钧胜身为先天高手,去郡守府也要随手给门房塞个红包——那货真值得他重视?

  所以现在问题就来了:他给门子送了一份重礼,那门子回头就不干了,他会是什么想法?

  陈钧胜可是不敢赌于袍的性情,堂堂的太清派金丹的持牌行走,想要弄死他,都不需要动手,动一动嘴就够了。

  就算于上人大度不计较,但是太清还有多少炼气弟子呢,知道弄死他会让于上人舒心一点,会有人放过他吗?

  所以他希望,能在冯君这里得到一个承诺——如果我修炼了,您别撵我走成不成?

  他向冯君保证:自己的修炼,绝对不会耽误正常的工作。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