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破符宝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破符宝


  就在冯君说话的时候,赤凤派第四名上人赶到,带着二十多名炼气弟子,在青罡派的侧后方,摆下了三才七星大阵。

  七星阵是大名鼎鼎的杀阵,三座七星阵,又组成了一个大号的三才阵,这样的大阵,困住三四个出尘期,完全不是问题。

  因为担心阵中弟子折损,赤凤派还多来了几个人,折损时好及时补充。

  说白了,赤凤派是豁出去要跟青罡派硬杠了,荣勋受伤还不算大事,青罡派要对冯君下手,这是赤凤派绝对不能忍受得。

  梁天王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虽然长得粗悍,但是心思绝对不粗悍,他甚至发现,天通商盟的人,封锁住了另一面的侧后方。

  而他的正面,是睚眦欲裂的太清派诸多弟子和冯君。

  这个时候,他只能直面冯君,“冯道友是吧,莫非道友是想跟我青罡派为敌?”

  “你既然闯进了我的地盘折腾,就别说那么多废话,”冯君冷笑一声,然后冷冷地吐出六个字,“弃械、自缚、不杀!”

  “呵呵,”梁天王冷笑一声,亮出了手里的符宝,“我不愿意与你为敌,所以允许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那就死吧!”冯君也亮出了符宝,一道属于大道的波动卷向对方,“我等你青罡派真人驾临!”

  梁天王见到对方亮出符宝,就知道不妙了,虽然他也猜到,对方应该是有符宝,才能那么快地斩杀麻真人,但是真正见到,还是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

  既然对方肆无忌惮地发作了,他也不可能再去徒劳地挽回——青罡派也是要面子的。

  在对方亮出符宝的那一刻,他的直觉就告诉他:极度危险!

  他想也不想,就激发了手里的符宝,这是一张防御的符宝——这符合这个位面的普遍认知,大部分弟子出师,师父有所赠与的时候,强调的是防御。

  防御好了,才能活下来,能不能杀掉对方,是次要的问题,只要这次活下来了,能够认真总结经验的话,下一次再杀掉对方也不迟。

  杀不掉对手,可以多杀几次,但是自家死亡的话,一次就够了。

  当然,有些类似于剑修之类的疯子,强调的是“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这也算是各有主张。

  梁天王手里的符宝,是一张传承符宝,不是谁给他定制的,术法名为“有容”,取意有容乃大,可以无限容纳大量的攻击,并且能在被攻击到临界点的时候,发起反击。

  反击的力量,就是对方攻击的力量,所以可以说,这是一种防御加攻击的术法,可惜这种术法已经失传——主要是反击的时候,面会比较大,单位受力并不是很强。

  梁天王能得到这样的传承符宝,比太清两名持牌行走还要厉害,自是有其机缘的,不过这符宝在他得到之前,已经使用过了一次,现在只有两次使用机会。

  这一次的激发,让他无比的心痛,但是他有一种预感:不用的话,会更后悔。

  他也想使用其他符宝,但是很遗憾,他没有其他符宝——师尊死得早,他是全凭自身实力强悍,才走到了现在。

  不愧是传承符宝,一经激发,前方顿时出现了一层透明的薄膜,有若一层水幕一般,而且范围相当地大,不但遮蔽住了他,还遮蔽住了身后诸多得青罡弟子。

  “咦,”阴魂大佬在十里地之外,忍不住嘀咕一句,“范围还行啊。”

  在它那个年代里,这么大的攻击和防护范围,才算比较拿得出手的符宝。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波动在持续,水幕在抖动,而且抖动得越来越厉害了。

  按说对“有容”术法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承受的攻击越强,反击的力度也就越大。

  然而,梁超这四大天王的称号,真不是白给的,虽然他是第一次使用这符宝,但是他凭着自己的直觉能感觉到——对方的攻击,不是自己的符宝能扛得下来的。

  传承符宝扛不下来对方的符宝?听起来这有点匪夷所思。

  但是梁天王更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认为扛不下来——不是自家的符宝不争气,而是对方的符宝太强大了。

  梁超在内心深处,很尊敬青罡派的历代前辈,但是修炼到他这个地步,基本上不会盲目地相信前辈——时代是发展的,我命由我不由天。

  因为有这样的置疑心态,他就能感受到,在一波接着一波的莫名攻击中,他感觉自己的有容……要崩!

  有容乃大没错,但是一个浴缸,怎么能放下整个游泳池的水呢?

  不仅仅是直觉,而是那水幕肉眼可见地裂了……裂了!

  梁天王毫不犹豫地又掣出一张符箓来激发——挪移符。

  挪移符分大中小,小挪移符五里,大挪移符五百里,他这种挪移符,五十里。

  在水幕崩塌的前一瞬,堂堂的青罡派四大天王之一的战天王,使用挪移符跑了!

  挪移符激发不到一秒钟,那水幕一般的透明防御膜轰然崩裂!

  而防御膜之后的所有人,统统被定身符定住了!

  青罡的弟子,也不是不擅长战斗——严格来说,青罡弟子的战斗经验,还要强于太清,尤其这些战堂弟子,但是这符宝之间的碰撞,根本不是他们能插上手的。

  梁天王站位靠前,“有容符宝”遮蔽了不少人,导致当场被定住的出尘上人,足足有七个。

  再加上挪移走了的梁天王,十二个青罡上人,现在也就只剩下四个能活动的了。

  其中一个就是王无忌,他原本是站在梁天王斜侧方,好在进攻时从侧翼呼应,也能防止对方逃窜,所以没有被定住身形。

  此刻他见势不妙,直接腾空而起,就要剑遁而去。

  他选择的是不是赤凤派的方向,而是天通商盟一侧,因为他担心从赤凤派一侧走不脱,一旦被缠住了,就绝无可能幸免,倒不如赌一下这些做生意的人,愿不愿意得罪青罡派。

  他想的不错,然而非常不幸的是,皇甫无瑕的脑瓜比一般人聪明,眼见冯君的符宝发出,就直接撒出了大把的粉末,嘴里大喊一声,“毒雾封锁!此路不通!”

  没错,天通商盟不会主动拦截青罡派,但这里是他们选择的防守区域,想从这里离开,那就往毒雾里冲吧。

  皇甫无瑕一出手,天通的其他修者也反应了过来,有毒粉的纷纷撒出了毒粉,还有人激发了幻阵之类的东西,大家的要求也不高,我们是经商者,爱好和平——你别来我防御的地方,那就相安无事。

  王无忌却是气得差点咬碎了牙齿,但还是毫不犹豫地仗剑飞逃,嘴里却是大声喊道,“好一个天通,这笔账我王某人记下了!”

  剑修真要想逃跑,一般人根本拦不住,瞬间就跑得没影了。

  不过李只身不信这个邪,衔尾直追,“有种别跑!”

  本来他不会跟对方差多远,但是看到天通商盟那五花八门的拦截手段,他有点发憷——倒不是害怕,关键是一旦受点什么轻伤,导致后继乏力影响了追杀,就划不来了。

  所以他绕了一个圈追过去,就有点被拉得远了。

  冯君则是愣了一愣之后,身子一闪,就闪出了十多里,嘴里大喊一声,“姓梁的,有种别跑……什么狗屁四大天王,逃跑天王吗?”

  他已然是出尘中阶,用灵气喊出这话,真正是声震四野。

  太清派和赤凤派已经开始联手,疯狂地围攻青罡派的弟子,更有人去给那些被定住的青罡弟子下禁制——事实上,这才是两派仓促动手的理由。

  他们都很清楚,定身术是有时间限制的,不能抓紧时间制住这些人的话,一旦那七个出尘上人脱身,事情又要起波澜。

  现在青罡派还在战斗的上人,只有三个了,还被人缠得死死的,根本没能力解救同门。

  就在这时,听到冯君一声吼,大家就是一怔——这家伙能追到用挪移符跑路的梁天王?

  冯君并不知道,梁超使用的是什么档次的挪移符,他能感受到空间波动,知道对方是用挪移符逃跑的,已经是比以前进步不小了。

  但是他不知道,阴魂大佬知道,战斗的地方距离行在只有十里地,挪移符的距离也才五十里,加起来不过区区六十里地,所以它直接给冯君发了一个定位。

  冯君稍微判断一下,发现这厮居然还在白砾滩边缘,也懒得考虑对方是有意这么选择,还是随机传送了,直接就冲了过去。

  此刻的梁天王,心里正羞愧难当,他真是没想到,自己呼朋唤友信心满满而来,却被人当头一棒打得不知道东南西北,甚至不得不抛弃了师弟师妹们单独跑路。

  但是他又不得不跑,只有他跑了,师弟师妹们才有活下来的可能,让人一勺烩了的话,太清派的杀心就真的很难控制住了。

  现在听到冯君的声音自远处传来,他是又羞又恼,心说麻痹你还没完了?

  然而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冯君喊话的方向,正是他所在的方位。

  卧槽,这样也行?梁天王又惊又骇——随机传送你都找得到?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