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有接应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有接应


  梁天王只用了短短的半息时间,就做出了决定:继续跑路。

  他不是没想过硬杠冯君,趁着对方孤立无援的时候,迅疾地将人擒下,局面就打开了。

  然而……麻真人刚才也是这么想的,还是事先埋伏,并且准备了三个打援的上人。

  结果大家就看到了四颗人头。

  梁天王一向自视极高,也相当狂妄,但他没傻到目空一切的地步,意识到自己不是对手,他就直接开溜,嘴里还大喊,“冯君,你敢动我师弟师妹们一根汗毛,我必杀你!”

  冯君的大笑声传来,却是又近了几分,“哈哈,嘴里说狠话,脚下跑得倒是挺快,有种你站住,我跟你公平一战!”

  梁天王哪里敢站住?当他发现自己因为斗嘴,而没有使出身法,导致双方距离还在拉近的时候,他果断地使出了“天魅身法”,并且微弱地调整了逃跑方向。

  跑出四五十里之后,他放出一艘小型飞舟,奇快地钻进去,这时候才大喊一声,“冯君,青罡的真人不日将登门拜访!”

  冯君见他上了飞梭,知道自己也不可能追得上了,于是冷冷一笑,再度提高了声音,“青罡的真人吗?我冯某人等着你们来!”

  这声音无比地雄浑响亮,有若闷雷一般,在山川和原野中滚过,还带来了阵阵的回声,

  “冯某人等着你们来……”

  “等着你们来……”

  “你们来……”

  “来……”

  听到这声音,负隅顽抗的青罡派三名上人终于放弃了,其中一名出尘八层的男子高叫一声,“好了,我们认输了,不打了!”

  他是还在战斗的人里,修为最高的,其他两名上人都只是中阶,大家闻言纷纷住手,不过白鸾还是假装收手不住,一枪扫断了两名炼气弟子的腿。

  原本她是想阴一个上人,结果那上人闪得挺快,看到会波及两个炼气弟子,她也懒得收手了——强行中止也会耗费灵气的,她觉得没必要为了两个弱鸡浪费灵气。

  出尘八层见状,气得怒目圆睁,“白鸾你什么意思?”

  白鸾其实认识此人,关系还算将就,不过这时候,她可是懒得理会,“我什么意思?你们跑到这里偷袭我赤凤贵宾,还打伤我赤凤荣勋……东门道友,你居然问我什么意思,咹?”

  东门上人有点不好意思,“白鸾道友,那四人真不是我青罡的。”

  “抬杠就没意思了,”白鸾玩自由心证也是熟得很,“你敢说你们两家没有任何关系吗?”

  东门上人闭口不言,他倒是想说没关系呢,但这里是手机位面,不是地球界的联合国,没有耍留氓的土壤,也没有那样的先例。

  “不说是吧,”谢轻云抬起手来,轻拍两下,高声发话,“拖三个人下去搜魂,搜不到的话……我亲自动手……十个上人,够我练手了!”

  东门上人睚眦欲裂地看着他,“姓谢的,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呢?”谢轻云淡淡地看着他,然后又看一眼回来的冯君,“只要冯山主觉得有必要,我们会支持他所有的正当要求。”

  说到底,四大派之间的内斗,仇恨虽然深,但是对外的时候,四大派是一致的,谢轻云真敢将十名上人全部搜魂的话,那他就等着青罡金丹真人的报复吧,最好连门都别出。

  而且,这极有可能引发青罡和太清之间的大战,后果实在太严重了。

  青罡和太清的仇恨,被微妙地维持在一个度上,弟子们之间的生死战,死上三五个不打紧,但是一旦无理由扩大化,两家金丹都不会坐视。

  梁天王来得气势汹汹,也没有想将太清派所有人都抓走,索取孙无锋不得,也就只打算带走同出天曜的安雨虹。

  不过如果此地主人冯君认为,这十名出尘上人应该搜魂,太清派是绝对乐于帮忙的。

  冯君笑着回答,“那就先搜魂三名炼气弟子吧,没有结果的话,再搜魂出尘上人……省得到时候青罡派的真人来了,咱们无言以对。”

  东门上人直勾勾地盯着他,“冯山主,冤家宜解不宜结。”

  “我知道,”冯君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我没觉得有什么冤家,我在处理闯入领地的毛贼……轻云道兄你行不行啊,要不要我找天通的人帮忙搜魂?”

  “马上,”谢轻云吓了一跳,一抬手卷起三名青罡派的炼气弟子,“等着,很快回来。”

  “好了,”东门上人见状,沉声发话,“有什么问题问我,折腾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他本来不想说的,说出去真的太丢人了,也容易给师门造成被动,但是眼下看来,不说的话,那些炼气弟子会变成白痴——他们做的错误决断,不该由低级弟子买单。

  白鸾的自由心证一点都没有冤枉青罡派,他们此来的首要目标就是冯君,什么所谓的缉拿孙无锋,不过是借口而已。

  梁天王不但想掐断太清的臂助,还想将此人带回青罡,他也知道白砾滩的上人不少,所以在纠集了一帮同门之后,还特地请了一个散修金丹前来。

  他们到了白砾滩之后,一开始没打算露面,因为他们知道,冯君经常在四下转悠,巡视庄园、工厂啦,试验符箓啦之类的。

  他们打算趁其不备,突然地冲出来,抓住人就溜——这是最经济的法子,也可以不得罪赤凤和天通。

  但是他们并不清楚,冯君已经知道来了一帮不怀好意的家伙。

  等了几天,发现冯君不怎么外出了,他们也没再等下去,而是采用了第二套方案,公然上门去挑衅太清派。

  严格地说,这套方案制定得没什么问题,青罡和太清水火不容,相互找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而青罡派这样公然出现,赤凤派和天通只可能选择两不相帮。

  所以白砾滩这边的上人优势,就被这么抵消掉了。

  最为关键的一环,当然就是埋伏起来的麻真人和他的三个伴当,他们负责相机捉拿冯君。

  能不能捉住冯君,这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真的没必要去考虑。

  他们考虑的是,如何能尽快地捉住冯君,并且快速脱离现场,否则就算行动失败了。

  哪怕行动失败,甚至冯君挣扎逃脱,也没什么可怕的——出手的不是青罡的人。

  谁想硬要往青罡派头上扣帽子,那他们就要问一句了:知道什么叫四大派的怒火吗?

  计划很好,但是被两个意想不到的意外破坏掉了。

  其一就是,他们严重地低估了冯君的底蕴和战斗力,此人不但有符宝,还有匪夷所思的杀人法门,居然瞬杀了金丹中阶的麻真人。

  梁天王重金请麻真人出手,是因为派里真人要考虑口碑,不便随意出手大欺小——要是周遭没人也就算了,现场还有两个大派的弟子呢,实在丢不起这人。

  但是同时,梁天王也是看中了麻真人的实力,来去如风战力强大,否则的话,他大可以去找一个金丹初阶的真人,用得着花这么多灵石吗?

  第二个没想到的,就是赤凤派居然有人暗中保护冯君,保护的人没有去看太清和青罡的热闹,而且保护者在救援的时候,被麻真人的手下伤到了。

  赤凤派当场就翻脸了,连同太清派夹击青罡派,而冯君的符宝又是强大到逆天,定住了七名上人,逼得梁天王和王无忌跑路,所以事态就演变成了这个样子。

  但是直到这时候,东门上人还是要强调,“我们是诚心请冯道友进青罡派,没有下黑手的打算,否则夜深人静的时候,就直接围杀了,谁还挡得住?”

  在他看来,冯君强大是够强大,但是十五名上人和一名真人齐齐发动,谁挡得住?太清派和赤凤派想要救援,恐怕都来不及。

  当然,他并没有说出一些其他计划——如果真不能把人掳走,他们会选择就地格杀冯君。

  说到底,此人能为青罡所用固然好,不能的话,也得斩掉太清一条臂助。

  直接围杀?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可惜啊,你们真该直接围杀的。”

  “我们没有那个打算,”东门上人正色回答,“其实我们也想正面跟冯山主展开接触,但是以太清和青罡的关系,他们不可能给我们这个机会。”

  “亏你还是青罡上人呢,你连话都听不懂啊,”皇甫无瑕笑了起来,笑得意味深长,“冯山主是真的希望你们直接围杀他的。”

  其他人默然不语,孔紫伊好奇地打量着冯君,东门上人却是愕然地发问,“皇甫会长此话何意?”

  他的架子放得很低,不是怕死,而是不放弃任何打听情报的机会——这一次大败亏输,可不就是因为对冯君了解太少了?

  皇甫无瑕意味深长地笑一笑,“下一次你们可以尝试一下,集中力量围杀。”

  以她对冯君的了解,当然能感受到他的意思:他有信心对付那样的局面。

  孔紫伊闻言,也冷哼一声,“那样的话,你青罡的这些上人,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

  东门上人脸色一变,刚要说话,远处一道剑光闪过,李只身踉踉跄跄地落地。

  “特么的,青罡门在灯笼镇有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