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大佬讲理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大佬讲理


  素淼真人还真的没想到,曲涧磊竟然给出了一个肯定答复。

  她知道再问下去去会很失礼,但是实在忍不住啊,“冯山主当时是如何推演的?”

  筱萌真人和曲涧磊齐齐闭嘴,你这么问,让我们怎么回答?

  倒是冯君笑着回答,“说到底,还是天意如此,我自己都不太相信,但真的成功了,再来一个出尘巅峰的话,我是无论如何做不到了。”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他这话,其他三个真人就没有谁相信的。

  素淼真人就忍不住出声问曲涧磊,“那你付出何等的代价,才请动冯山主的?”

  这个问题倒是可以回答,曲涧磊笑着发问,“冯山主有个规矩,叫做救一人杀一人。”

  “这我知道,”素淼真人笑着点点头,“冯山主对太清个别弟子,也有这规矩,你还真是……运气不错啊。”

  在她印象里,曲涧磊此人是极其地不堪,曾经抱丹失败之类的辛秘,她倒是不知道,但是年事已高、抱丹无望之类的评价,她是听了不少。

  也就是说,众人眼中注定活不了几年的主儿,竟然能够抱丹成功,在素淼真人的感觉中,虽然肯定比不上那个四百五十岁在仙竹之下抱丹的老者,但是也可以称得上逆天的机缘了。

  她认为,冯君开出的条件真不过分,有这么逆天的本事,价格开得再高一点都正常。

  她现在想的是:十有**,他也能帮着其他人抱丹吧?

  素淼真人待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看到曲涧磊和筱萌真人都没有离开的意思,于是她主动起身告辞反正她和冯君之间,还有一个孔紫伊做联系纽带,倒也不着急套近乎。

  她离开冯君行在的时候,发现那两位真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心说果然是如此。

  见到素淼真人离开,这两位才再次郑重感谢冯君。

  “不用谢我,”冯君笑着摇摇头,“也就是曲真人执意帮你找天才地宝,触发了一些前置条件,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拿出那颗果子,曲真人你还是要感谢筱萌真人的。”

  阴魂大佬在他脑中轻哼一声,却也没有更多的反应,显然是比较忌惮这俩金丹的存在,不想多说什么。

  “我当然感激她啦,”曲涧磊并不知道他的话何指,不过他早就习惯各种巴结她了,他喜眉笑眼地回答,“如果不是她帮我操心,再过几年,我怕是真的没指望了。”

  倒是筱萌真人听出了点异样,“冯小友,什么叫触发前置条件?”

  “这个却是不便说了,”冯君摇摇头,“对了,以后对外就这么说……我只推演了一下。”

  “当然这么说了,”曲涧磊跟干脆地答应了下来,“本来我还想着,去干掉游龙子呢,结果你这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俩就先跑过来,保护弟子的同时,也替你保镖。”

  筱萌真人忍不住侧头看他一眼,做为堂堂真人,这么说话真的好吗?

  “游龙子啊……”冯君有点恍惚,随着修为的提升,他感觉那场恩怨已经离自己很远了,“那家伙倒是不着急,你们能赶来,我非常荣幸,对了,你都金丹了,好意思对上人下手?”

  “不需要我出手,”曲涧磊很随意地回答,“挂个任务,弟子们就出手了,托你的福,现在想挣门派贡献和灵石的弟子们有的是。”

  “我通知了赤鸾,已经挂上任务了,”筱萌真人沉声发话,“冯小友,杀了游龙子的话,曲供奉这交换条件,就算完成了吧?”

  “算,”冯君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其实杀谁不是问题,关键是……一定要重视因果。”

  筱萌真人沉吟一下,再次发话,“我有一事请教,道友愿意解惑固然好,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问好了,可以吗?”

  冯君的眉头微微一皱,最后还是笑着点点头,“好的,你问吧。”

  筱萌真人一边组织着言语,一边缓缓发话,“曲供奉四百二十岁二次抱丹成功,丹成七品,第三道劫雷中有金色雷纹降下,恰好执掌当时也在护法,劫雷一过,她闻到了异香……”

  “她曾经在真仙会上吃过一小块,说是元婴真仙的补气果,所以有些好奇……”

  好奇什么,她没说下去,话不可说尽,点到为止就好。

  “答应她,”大佬开始在冯君识海里躁动,也顾不得可能被人发现了,“给她一颗天香果,居然让一个糟老头吃了……再给她一颗,算在我的账上。”

  冯君有点无奈,“前辈,冷静一下,再给她一颗好说,出处呢?”

  “我都出了天香果,还要费力编造出处?这不公平,”大佬很干脆地表示,“编造出处是你的事儿了,反正你那么会骗人。”

  “前辈,说话要讲理啊,”冯君很无奈地表示,“且不说骗人不骗人的,这本来就是你要搞事,跟我有什么关系?要我说就不给她了。”

  “可是我明明给过她了,”大佬果断地开启讲理模式它自以为的讲理,“是你再三地诱惑那糟老头子,结果是那糟老头子吃了,你敢说不关你的事?”

  “那是人家伉俪情深好不好?筱萌真人本来就不需要千年阴阳芝。”

  “是谁告诉糟老头子,有九成抱丹的可能性的?不是你多事,他想吃也未必舍得!”

  跟雌性果然不能讲理啊,冯君无可奈何地回答,“这件事先放一放吧,接二连三拿出天香果来,对我不好,对你也不好,别那么任性好不好?”

  大佬其实是脸上有点挂不住,才胡搅蛮缠的,“好吧,放多久?”

  “怎么也得等我金丹之后吧,”冯君很随意地回答,“嗯,这就又快三个月了,我得想办法再晋阶一下才行。”

  “嗯,这是正经事,”果不其然,一旦他说起晋阶,大佬马上就把别的事情丢到了脑后,“你可得抓紧了啊,这次晋阶之后,也该考虑收集一下金丹功法了。”

  冯君在跟阴魂大佬聊天,而对面筱萌真人的感觉,却是此人面无表情,识海里有些微的反应,仿佛是在盘算着什么。

  筱萌真人的心里,不由自主地翻起一股烦躁之气:我怎么也是一个堂堂的金丹中阶,一个出尘中阶在跟我谈话的时候,竟然敢走神?

  不过紧接着,她就将火气压了下来,一遍又一遍默默地提醒自己:这可不是普通的出尘中阶,我往日里的那种价值观,不合适套在此人头上。

  曲涧磊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烦躁,伸手悄悄地握住了她的玉手,冲她使个眼色:冷静!

  好半天,冯君才收回神来,冲着对面微微一笑,“哦,你继续说。”

  能继续说肯定就是好事,筱萌真人也不想让他误会自己,所以很认真地复述了一遍事情经过,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执掌的意思是,想要了解一下这异果的来历,并且可以支付相应的酬劳。”

  “这件事恐怕我爱莫能助,”冯君正色回答,“那果子是师门里一名前辈给我的,那名前辈去异位面云游去了,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个倒是无妨,”筱萌真人笑着发话,这种异果原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天大机缘,冯君愿意谈,有提供消息的意向,就已经很不错了,并不是说拿出果子来才叫诚意。

  这就像地球界工程招标,不算特殊情况的话,甲方愿意让哪家公司入围竞标,这已经是诚意了,至于说能不能中标,甚至项目因为资金等问题延期或者冻结,那是后话了。

  如果甲方一见面,就表示说我决定让你中标了,那不是傻的吗?

  当天晚些时候,晓松真人也来了,白砾滩上出现了第七座行在,也形成了太清、赤凤各是两个真人的局面,很明显,这两家要发作了。

  如果短期之内,青罡派不能给出个交待的话,两派的真人找上门去都是很有可能的。

  当天夜里,还多了一件事情,鹤发童颜推着轮椅,来到了筱萌真人的行在,她有件事情想不明白,“我问一下,曲涧磊……他就成了真人?”

  说好在荣勋堂一起等死的,你个糟老头子怎么就叛变了呢?

  曲涧磊还没有行在,是借住在筱萌真人的行在里,反正他脸皮厚不怕人笑话。

  筱萌真人原本不想让他住进来,但是架不住他死皮赖脸地缠着,想着他也是真人了,两人早晚是要在一起的,于是就表示“给你这真人留点体面好了”。

  曲涧磊迟疑一下,还是见了这个搭档,不过虽然仅仅是十来天不见,两人的身份已经天差地别,真的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他跟老搭档聊了七八分钟,倒也还有点昔日的情分,但是说起自己的抱丹机缘,他只能表示:这是筱萌为我找到的机缘,多的我也不能说了。

  最后,看到鹤发童颜推着轮椅,形单影只地往回走,他还是亲自出手,将她送进了皇甫无瑕的行在里。

  等他回到筱萌真人的行在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筱萌真人问他怎么了,他才幽然地长叹一口气,“果然是不入金丹,终是蝼蚁,筱萌,幸亏我一直在纠缠你啊……”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