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张天师的算计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张天师的算计


  冯君差一点被沈青衣的话弄得惊呆了——昆仑办武馆,从来都是有头无尾?

  他是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昆仑办过武校,武馆……或者曾经有吧。

  这个话的意思,他能理解,随机地收割一波人才,但是这么直接说出来,真的好吗?

  明白之后,他也懒得再计较此事,说到底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生态圈,只要洛华足够强大,昆仑有再多的小算盘也是枉然,华夏人口这么多,他也不可能收下所有的修炼苗子。

  然后他就问起了另一件事,“你家门主出关了吗?出关了的话,邀请他来参加庆典。”

  “没有,”沈青衣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他闭的是死关,不入出尘不出关。”

  那就有点遗憾了,冯君摇摇头,不再说话。

  就在第六期患者紧锣密鼓地治疗的时候,冯君晋阶出尘中阶的庆典,正式开始了。

  这一次来的人,就格外地多一些,甚至连龙凤山的当代天师都不请自到。

  张天师急切跟洛华搞好关系,因为龙凤山此前数百年因为受朝廷敕封,相当强势,在武当兴起之前,算是天下道门领袖,不但力压茅山,青城之类的都成了他的小弟。

  昆仑不出,没有谁能跟龙凤山匹敌,昆仑出山,等闲也不会为难龙凤山——人家身后有朝廷的支持,能不招惹还是不招惹的好。

  然而近百年来,龙凤山道法不显,几十年前更是几乎断了传承,现在的龙凤山别说跟武当比了,比茅山、青城、太白山都颇有不如,也就比丹霞天之类的强一点。

  但是丹霞天心恨龙凤山此前的作为,也忘不了自家被欺压,所以在秘境的道门试炼,关山月很干脆地使用一票否决权,禁止龙凤山入内。

  张天师觉得很冤枉,毕竟他接手龙凤山的时候,本门道统基本已经断绝了,他也没有欺压过其他道门同仁,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该算到他头上啊。

  他多次上门找关山月,厚礼相求,多方花费下来,龙凤山现在的财力,都远远不如丹霞天了,毕竟麻姑山试炼收钱、三生酒收钱,现在又多了治疗癌症。

  关山月看着麻姑山在自己的手上,逐渐甩开了龙凤山,心里也挺开心,又得了龙凤山不少好东西,这仇恨的心思也就淡了一些。

  所以她表示说,这个秘境看似是我麻姑山的,但是洛华在其中也有股份,光是我答允你是不够得,你得让冯山主点头才行。

  因为王屋山的缘故,冯君对龙凤山也很不感冒,张天师此前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过他,反正投了几次拜帖,洛华的门卫就直接将他挡在外面了。

  但是事实上,张天师跟冯君求和的心思,还胜于跟丹霞天化解仇怨。

  丹霞天有秘境,可以交钱进去历练,这是龙凤山相当看重的,但是洛华庄园拥有的,可不仅仅是秘境,人家有灵石、三生老酒、治疗癌症……以及一个出尘上人。

  所以这一次,张天师是搜刮了干净了自家的东西,务求一定要让冯君满意。

  冯君倒是没有在意多了一个自己不欢迎的人,其实上次他晋阶出尘的庆典上,王屋都来了人的,他也没办法把人撵出去,喜事儿嘛,正是所谓的“来都来了”。

  而跟青城山和解,也是那一次。

  其他小的道门支脉,也来了不少人,譬如说……崂山一脉。

  崂山的道统其实不短,但是中间断绝了,后来为其续绝的算是全真一脉,真正让其声名远扬的,大概就是聊斋某文了。

  不管怎么说,来的都是客,一时间洛华庄园之外,竟然出现了三百余名的高冠道长,有男有女,这阵势就连白杏镇当地的居民都吓了一大跳。

  不过还好,喻志远答应冯君的事情,终于是做到了,外面又有十平方公里的地,开始了征用,很多当地人不想便宜卖地,但是奈何——有正策支持,胳膊拧不过大腿。

  也有人说什么“暗箱操作”之类的话,招拍挂什么的都没有,但是谣言的源头很快就被控制了——其实不算是谣言,而是泄密,因为……真的是暗箱操作。

  笼络一个随时能提供上千万方原油的主儿,十平方公里算多吗……真的多吗?

  所以大部分的道士虽然不能进入洛华庄园,但终究是在杨玉欣的地盘上待着,倒也不算碍眼,对外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其实这些道士的到来,正经是让康复中心和喻老的安保们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这两方都知道,冯君在道门中影响很大,也见识过道士结队前来,但是几百个道士赶过来,给谁也会紧张的,要知道这些都是教派中人,三山五岳的什么人都有,很难控制。

  进入洛华庄园的道士,也有五六十人之多,主要居住在三个地方,一个是用来培训异界来客的简易工房,一个是陈胜王所在的一号泵旁边的两排平房。

  真正跟冯君交好的,则是住到了别墅区的前楼,大约有二十个人。

  这是前所未见的,冯君将大批的道友安置在自己的别墅里,不过这也是最后一次,随着外面工程的展开,杨玉欣的土地上,很快会出现酒店、宾馆和会议中心之类的地方。

  到那时,一般人想要进洛华庄园,只会变得更难。

  这些人的入住,让喻志远不得不打个电话给冯君,“冯老板,你这么搞,老爷子那边的安保压力很大啊。”

  “我后院安保压力还很大呢,”冯君不以为然地回答,“也就这么一次,你应该知道……我的后院可是有玉石小楼的。”

  洛华的玉石小楼,在道门也算是赫赫有名了,甚至有人将其称为“玉京楼”,隐约是有“天上白玉京”的意思。

  不过这栋小楼,道门中人都无缘近观,哪怕茅山天师唐王孙都没这个资格,道门里唯二进过后院的,除了唐文姬,也就只有临时替张采歆护法的沈青衣进去过一次。

  这一次来了这么多人,很多人表示想近观一下,而且后院那浓烈的灵气,终究是不可能瞒过一墙之隔的道门高人。

  终南秋道长、罗浮青霄子这种垂垂老矣的道门前辈都表示,想进去看一看,还说昆仑的藏经楼咱们也去看了,你这里没啥机密的话,就让我们随便转一转呗。

  人太多了,冯君也不是个擅长拒绝的主儿,于是放大家去后院走了一趟,玉石小楼肯定是不可能进去的,抚摸一下外墙也就够了。

  然后大家就对后院的聚灵阵表示出了相当的好奇——这里还有这么大一个聚灵阵?

  更让大家啧啧称奇的是,他们都没有发现灵石的存在,前来参加庆典的于白衣,也只是发现,一块很普通的石头里,渗出了丝丝的灵气——这是什么石头?

  这也就是冯君对止戈山念念不忘的原因之一,不管他在手机位面赚取了多少灵石,但是在地球位面,他的聚灵阵大部分还是要用“凝练中的灵石”来做动力。

  对于于白衣的疑问,冯君并没有解答,而是很随意地告诉他们,我这庄园里还有聚灵阵,那俩聚灵阵,你们可以去蹭着适当修炼一下,但是后院这个……那就抱歉了。

  于白衣看到第三个聚灵阵的时候,几乎有要崩溃的感觉了,他在沈青衣身边低声发问,“他到底有多少聚灵阵,有多少灵石?这比咱们昆仑的底蕴还要深啊。”

  沈青衣却是有点见怪不怪了,她面无表情地回答,“在我看来,冯君很有可能是打破地球不再有金丹这说法的第一人。”

  于白衣闻言,眼睛都要直了,“你是说他竟然……有可能金丹?要不要这么夸张?”

  沈青衣也知道自己这猜测会多么挑战人的三观,但她还是低声发话,“据我观察,他还有传说中的灵气行在……是用灵石驱动的。”

  对修道之人来说,相较灵石行在而言,区区的玉石小楼还真不算什么了——灵石行在,起码等于“可以移动的玉石小楼”,大多时候地位会更高。

  于白衣在无比震惊之下,忍不住说了一句话,“竟然如此奢靡,怪不得门主不肯来。”

  “啊?”这一次,轮到沈青衣震惊了,她左右看一眼,发现冯君正在给一干道门中人讲解什么,于是小声地发问,“门主出关了?”

  “出关了,”于白衣也低声回答,“半步出尘,距离出尘只有一线之隔,但是苦求不得,他感应到了现在是大争之世,合该道法兴盛,才出关的……”

  “现今无数昆仑弟子在红尘行走,也是门主的意思,大争之世怎能不争?”

  沈青衣扬一扬眉头,意兴索然地发话,“我还以为门主没出关呢,既是如此,他为什么不来参加冯山主的庆典?”

  “这个……”于白衣的嘴角抽动一下,无奈地发话,“门主也想来,但是拿什么面目来?而且冯君行事,一向心狠手辣,万一门主折在这里,昆仑的基业,真的就毁于一旦了。”

  合着是洛华实在太强势了,堂堂的昆仑门主,出了关都不敢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