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我要修炼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我要修炼


  冯君终究是个好面子的人,大家把他捧到了这个位置,他也不能无动于衷。

  他沉吟一下发问,“照你们的意思,就是……轮流举办这个大会?”

  “那是肯定的,”太白的冯执掌点点头,“不如此,何以显示出道门的深厚底蕴?佛门不过四大名山,道门可是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

  冯君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于是点点头,“那行,我支持你们,但是洛华绝对不会申办。”

  “但是洛华得出来牵头,”青霄子正色发话,“实在不行,可以搞成‘洛华杯’啥的,冠名权可以留给洛华。”

  冯君无奈地看他一眼,果然是人老了就糊涂了啊,他哭笑不得地表示,“青霄道友,青霄前辈,青霄大爷……我洛华真的不能再出名了啊。”

  “我们的要求只有两个,”董曾鸿出声了,还是鬼谷子家的思维比较靠谱,“第一是洛华公开支持我们的诉求,第二就是……洛华可以不派弟子参加大会,但是要派评审人员。”

  “第三呢……这是额外的要求,洛华如果能出点奖品就好了。”

  “天才地宝、灵石、癌症名额、普通功法……或者洛华的收徒指标,这些都能商量。”

  “你倒真不愧是鬼谷子家出来的,”冯君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两个要求,稀里糊涂就变成三个了……这奖励不都是该东道主出的吗?”

  董曾鸿正色回答,“咱又不是搞奥运会,为了控制影响,只能是内部交流,门票也卖不了几张,举办方肯定出得起奖品,但是丰厚奖品……也就只能指望洛华。”

  要不说会说话的人,就是不一样,冯君想一想,然后很干脆地点点头,“那行吧,道门兴衰匹夫有责,我就尽自己一份儿心……你们悠着点,别把我带沟里就好。”

  冯执掌听得眉头一扬,兴奋地发话,“我就知道本家大师不会让我失望,那第一届大会,你打算赞助点儿啥?别误会……第一届我们打算在茅山开,第二届在罗浮山。”

  洛华跟茅山的关系,华夏道门里都知道,最早的灵泉复苏,就是在茅山搞的,而且茅山小天师唐文姬年轻貌美,在洛华经常一住就是十来天……这点事用得着说吗?

  至于第二届在罗浮山,冯君也猜得到其中的关窍——青霄子奔九张了,别看现在精神很矍铄,真不一定能撑得到第三届去。

  “你们倒是内定了啊,”冯君笑一笑,也不计较这些——反正洛华不打算举办的,“那第一届,我就赞助个无影棍法吧,嘎子也会用,你们见过他用的。”

  “棍法不是很合适,”董曾鸿出声了,鬼谷子一脉的人,实在太擅长算计了,他一点都不怕得罪冯君,“最好还是赞助一套基础功法……第一届嘛,要讲个开门红。”

  冯君斜睥他一眼,“董道友,你这倒是不心疼……慷他人之慨啊。”

  “呵呵,”董曾鸿笑一笑,“那我不争了好吧,到时候唐文姬不是还得跟你争?”

  “说得倒是,”冯君笑着点点头,难得的聪明人啊,“那就让她跟我争吧……我卖她面子,她会更感激一些,总好过卖给你面子。”

  董曾鸿也不着恼,笑着点点头,“那成,没有问题……反正第一届,冯山主赞助一套功法或者技法,这个可以确定的话,我们就宣传去了?”

  谈定了此事,四人告辞而去,冯君看着他们的背影,轻喟一声摇摇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吗?呵呵……你可以出来了,有什么事儿?”

  旁边闪出一个婀娜的身影来,不是别人,正是喻轻竹,她轻声发话,“我也想修炼。”

  你凑什么热闹?冯君不耐烦地看她一眼,却是不由自主地一怔——一身鹅黄色的衣裙?

  时值农历二月末,但是近七八天,郑阳无风无雨,天气热得有点初夏的感觉了,中午时分穿连衣裙也很正常。

  不过让他怔忡的是,这一身装束,让他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我第一次见到她,她就是一身黄色的衣裙。

  虽然事情过去很久了,他也遗忘得差不多了,但是他必须承认,那一瞬的惊艳,是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秋菊似的细长鹅黄,花仙一般的容貌。

  所以,他深藏的记忆有一点点复苏,而且现在的他,真的是想到什么就可以说什么,不需要有任何的遮掩,“不用这么拼吧……居然穿着第一次见我时候的衣服?”

  喻轻竹闻言,顿时勃然大怒,你这话什么意思?

  但是下一瞬,她感觉被一种重重的情绪击中了,那种情绪叫甜蜜。

  以你的骄傲,居然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时,穿了什么样的衣服?我自己都想不起来了!

  不过女人对于服饰的记忆,要远胜于男人,虽然她们的衣服比男人多得多。

  她略略思索一下,就想起来,那一年的夏天很热,自己好像是买了一条圣罗兰的鹅黄裙子,因为美誉度很高,所以足足穿了三次之多。

  想起来了……那条裙子被一个猥琐的健身教练碰过,所以她就给人了。

  否则的话,没准她会穿第四次——虽然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她的记忆是如此地惊人,所以她轻哼一声,“那条裙子有流苏边,这条没有……冯山主,我的衣服最多穿三次,我不太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最多穿三次吗?冯君恍惚一下,想一想自己认识的女人——好吧,好像那几个也是这样,尤其是小菜心,衣服从来都是不洗的。

  正经是杨玉欣有些例外,她穿着的衣服都相对稳重,她会经常标榜一下自己,诸如说“这件大衣我都穿了五六次了”……

  不得不承认,女人的消费观,男人真的不懂,所以他很干脆地回答,“是记错了吗?那抱歉了,那个夏天我印象深刻,是第一次被人开除……人生也有了很大的不同。”

  喻轻竹当然不会计较他记错了,事实上她知道,男生对于女生的服饰,通常都比较粗心——真的能看出两条裙子不同的,只有女生。

  如果男生真的看了出来,那只能证明——他天天围着女生转。

  所以她浅浅地笑一笑,“对于那次开除,我很抱歉,我做得不够好,不该让你承受委屈。”

  两人之间的傲慢和偏见,存在很久了,从来没有这么敞开谈过。

  冯君现在愿意谈,因为他无须在意这些了,可以直面当初的感觉。

  而喻轻竹则是因为,他大致记得,三年前初见的时候,自己穿了什么,这比很多情话更为动人——他真的记住了初见的那一瞬。

  至于说记不住流苏存在与否,那是技术方面的问题,所以她非常地大度。

  “不用道歉,”冯君很快从某些情绪里脱身出来,“我说了,我的人生因此有了不同,你是说你想拜师吗?我觉得以你的条件,应该往官场方面发展,而且……我的拜师费用很贵。”

  “我想拜师,”喻轻竹很坚定地表示,“费用不是问题,我不喜欢当官……活得太累。”

  冯君有些微的感叹,“终于你肯自己跟我提出来了,以前都是你家人跟我在说。”

  “我知道自己以前做得不够好,”喻轻竹坦然承认自己的问题,这也许是因为她长大了,也许是因为,她发现冯君记得三年前的自己,有了一些怦然的心动。

  反正她现在看他顺眼多了,所以也就实话实说——她真不懂得什么叫做作,此前两人的误会也因此而起,“这一次我想说,我真的想修炼……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喻轻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搞清楚什么叫出尘中阶,但是她零零散散地听说了,先天高手可以飞,出尘期也可以飞——相较官场那些东西,修炼更吸引她。

  她说的“任何代价”,当然就是任何代价——常年在前院住着,后院那些事她能不知道吗?

  没错,她向往不借助任何外力,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的生活。

  冯君听得也怦然心动,情怀这种东西,是没法解释的,一如他忘不了三年前眼中的那一抹鹅黄——他曾经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但是……特么的又想起来了。

  不过他觉得自己应该高兴,大多数人想起过去,只有遗憾和惘然,能弥补遗憾的有几个?

  如果顺遂本心的话,他现在就该收下喻轻竹为徒了——她已经不再骄傲,不但道歉了,而且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然而,终究是不同了啊……他想一想之后发话,“我收徒是要看资质的。”

  “可以,”喻轻竹点点头,浅浅地笑着,“如果我资质不够,以后我都不会纠缠你……我家人都不会纠缠你,我保证。”

  她此前是道歉了,但是依然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

  你的骄傲无非是家族里培养出来的!冯君笑一笑,也懒得点穿。

  而且,他也有自己的歧视链——你家人纠缠不纠缠我,很重要吗?他们炼气期了没有?

  所以他拿出手机划拉一下,他没测过喻轻竹的资质,但是他不认为会有意外发生。

  不过下一刻,他就眉头一皱,拿起了对讲机,“采歆,你在哪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