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现场展示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现场展示


  自打冯君暴露洛华有搜魂术的时候,就做好了相应的思想准备。

  他对搜魂术有清醒的认识,这种道法实在太逆天了,不加以控制的话,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哪个大人物没有点自己的小秘密呢?

  所以,不管对方是不是在试探,只要有这样的要求,他都会干脆地拒绝,同时释放出明确的信号——不招惹我的人,我是绝对不会用搜魂术的。

  哪怕真有恶性事件,确实需要用到他的搜魂术,他都不会答应——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们就不破案了?拜托,我只是体质外的一颗土豆而已。

  在他拒绝林美女的第二天,任志远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人带来了两个人,据说是单本信的同伙,审讯了两天,效果不是很好,人家听说洛华有独特的审讯手段,所以……

  冯君带着张采歆和陈胜王赶了过去,在康复中心的一栋小楼里,他再次见到了林美女。

  林美女面无表情地冲他点点头,大概是昨天的事还未释怀。

  不过冯君对她的态度也不感兴趣,他身边的美女够多了,别说这个位面,那个位面还有呢,根本顾不过来,“要接受审讯的人呢?”

  人在隔壁的房间里分别关着,一个是又高又壮大腹便便,一个是中等身材精瘦无比。

  两个人都是被固定在审讯椅上,神情十分委顿,显然是有些时间没休息了,而两人旁边各有两名身着保安服装的人看管着。

  很显然,这俩不是一般的保安,服装也只是身份的一种掩护。

  冯君侧头看向任志远,“这两人确定是跟山本首信有关吗?”

  任志远哪里回答得了这个问题?只能侧头看一眼高冷的美女。

  林美女讶异地看冯君一眼,“山本首信这个名字,是谁跟你说的?”

  她有理由惊讶,虽然他们也是从冯君这里听说了“单本信”,才锁定了那个嫌疑人的身份,但是接下来,是他们一力调查,才查出此人的泥轰人背景。

  冯君不想跟她多纠缠,所以很冷漠地回答,“既然号称修道,我们自然有自己的神通。”

  林美女沉默片刻,然后出声回答,“这两人跟山本首信来往密切,而且坚不吐实,尤其那个瘦子,被抓捕时,身上还搜出了毒丸……你有在用心听吗?”

  怪不得她发火,原来她说到一半,冯君居然摸出手机划拉了起来。

  听她这么说,冯君看了她一眼,然后不以为意地笑一笑,“瘦子也是泥轰人,岗村洋子。”

  林美女闻言,顿时就是一怔,“泥轰人……而且是女性?这不可能。”

  她调查过瘦子,认定他有大概率是泥轰人,但是……怎么可能是女人呢?

  “做过变性手术,”冯君很无所谓地回答,“或者该叫她岗村首……杨锋利?”

  “岗村首……”林美女轻轻地咀嚼着这三个字,杨锋利她当然知道,就是这人的华夏名字,但是此人的履历造假,小学、初中都没有这个人,高中才出现的。

  严格来说,此人隐藏的深度,还要强于单本信,单本信是直接买了一个户籍,起码能查出来路,但是这杨锋利根本查不出来路,只是通过一些难言的测试手段,猜测他是泥轰人。

  冯君也不看她,自顾自地发话,“我的审讯,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我现在只想确定一下……我的操作不属于滥用私刑吧?”

  林美女转身就走,“既然对方是泥轰人,我们要重新考虑一下……请稍等,很快的。”

  确实比较快,大概十分钟左右,她就走了回来,“我想问一下,搜魂的话,肯定会损伤脑细胞吗?”

  “肯定,”冯君点点头,不损伤识海的搜魂术也有,但最最起码也得是金丹施展——大致来说,元婴期都不敢保证不损伤。

  而他现在打算使用的,是炼气期的搜魂符箓,效果应该还差于炼气期修者施展搜魂术。

  林美女听到这话,明显地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叹口气,“那你尽量争取保留对方意识吧。”

  这也是上级的决定,一来他们非常好奇,冯君是如何判定此人身份的,二来就是……人都已经送过去了,现在想要回去,人家会答应吗?

  洛华庄园在他们的印象里,可是相当跋扈的,就像上一次,己方的人已经拿到了康复中心失窃的物品,但是对方直接出手,把自己这边的人打昏,抢走了东西。

  他们当然抗议了,还表示要追究责任,但是有人带过冯君一句话来——红外隐身衣和超声波探测器,你们打算不打算要了?

  这两件物品,他们还是拿到手了,但是想要再追究洛华的责任,那也是不可能了。

  现在,人已经被送到了洛华,想再带走,恐怕人家都未必答应。

  事实上,林美女心里清楚,己方知道那个变性人的身份之后,也是有些发憷——下手轻了不合适,下手重了,没准又要有人说什么“不顾大局”,毕竟不是国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外国的间谍基本上等同于“可以拿来谈条件”。

  虽然这是国际惯例,但是国外的间谍始终没有受到过严惩,大家心里也有点不平衡——该下重手的时候,还是适当地下一下重手、亮一亮獠牙为好,“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

  然而,这种想法是属于“没有大局观”的,谁也做不了这个主,也不可能向上请示。

  所以现在有人愿意出来这么操作,相关的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下狠手的是洛华,那帮体质外的土豆做出这种事,怪不得我们吧?

  冯君感觉到对方的退让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他也懒得想那么多——大不了就是让我们背锅嘛,洛华现在还怕背锅吗?

  只说洛华到现在为止,还在大力救治癌症患者,就相当于有一块免死金牌在身上——查出治疗癌症的秘密之前,基本上没可能对洛华有大动作的。

  所以他稳稳地回答,“保留意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你不该这么要求我们。”

  林美女直接忽略了这话,她面无表情地发问,“你们施展搜魂术的时候,我们希望能旁观一下……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防止你们滥用私刑。”

  滥用私刑这理由,还真够扯淡的,其实她能把人带过来,就等于是“同意私刑”了。

  眼下她这么说,无非是想通过旁观,一窥搜魂术的详情。

  “可以,”冯君很干脆地表示,他带张采歆和陈胜王前来,是为了什么?就是要让他俩展示一下,怎么才能施展搜魂术。

  他这一次拿出的搜魂术符箓,是炼气期的,而庄园里的炼气期,除了他俩就只剩下花花和沈青衣了,花花不合适来搜魂,沈青衣也不合适。

  其实冯君手里还有两张出尘期的搜魂符,来自于跟随麻真人的一名出尘中阶,这个搜魂术效果肯定要好一点,但是他不打算在此刻施展出来。

  先开始搜魂的是陈胜王,他从冯君手里拿过了一张符箓,进入了岗村洋子所在的房间。

  林美女见状,嘴角就是一抽抽:你难道不该先搜魂那个高大的胖子吗?

  陈胜王走进房间之后,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手中的白光一闪,符箓化作了灰烬。

  紧接着,他右手一伸,就牢牢地扣住了对方的天门。

  负责看管杨锋利的两人见状,直接就惊呆了: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陈胜王的搜魂,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后来,他微闭的双眼都张开了,目光却是没有焦点,面色也越来越白,手臂开始颤抖,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冒出。

  这个过程,其实是非常枯燥的,就是拿手按住对方的脑袋,没啥可看的。

  但是林美女和她的同事并不这么认为,他们的眼睛一眨不眨,就死死地盯着面前一幕——哪怕这一幕,似乎是静止的画面。

  林美女还拿出了一个小型的摄像机,打算拍点什么——不是手机摄影,而是专业摄像机。

  冯君轻咳一声,“那个啥……林主任,不能摄影的,大家互相给个方便。”

  对方的摄影机可能有点特殊功能,不过他并不认为,能抓拍下搜魂的真正精髓,然而,道理是这么个道理,毛病是不能惯的。

  他既然这么说了,林美女也只能悻悻地收起摄像机,心里却是不住地吐槽:啥都看不出来,你也不让拍一下,有点太装模作样了吧?

  堪堪到了四十分钟的时候,冯君出声发话了,“陈道友,扛不住就说一声,千万别勉强……识海会裂的。”

  陈胜王闻言,松开了抓着对方头颅的手,然后,原本他只是冒着细密汗珠的额头,有豆大的汗珠涌出,成串地落下,仿佛倾盆大雨一般。

  他长出一口气,“哎呀,这搜魂术真的太考验人了,亏得我神魂坚固,还想多搜一搜,要是换个人的话,恐怕自己就白痴了。”

  说到底,他还是在逞强,搜魂之后,想要搜的更加清楚一点,以体现自己的价值。

  林美女见状却是忍不住出声发问,“这搜魂术这么难以操作吗?”

  陈胜王很不屑地白她一眼,“我不懂搜魂术,只是使用了搜魂术的符箓!”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