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人心浮动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人心浮动


  说到打破圈子,冯君就忍不住想起了窦家辉。

  两人打小关系就极好,冯君因为被窦家辉罩着,很少吃亏,后来冯君发达了,给窦家辉找了生财的门路,对方也很感谢他。

  但是窦家辉就是不想修炼,冯君暗示了多少回,他就是没反应,这也许是他的人生态度,但也许……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以后的场面。

  毕竟打小就是窦家辉罩着冯君,冯君只是在学习上帮助一下对方。

  冯君这么想,也可能是误解窦家辉了,但是如果打小就是以他为主的话,他让窦家辉修炼,窦家辉还能反抗不成?

  看一看嘎子就知道,冯君带他出来的时候,基本不会考虑他的感受——反正我是为你好。

  说了这么多,冯君不是不想回报乡里,但是在老家选人,固然是比较可靠,但是麻烦事也多,他短期内不会考虑。

  嘎子发愁选什么人的时候,梅老师已经把人选好了,“我举荐我闺蜜的弟弟。”

  冯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李诗诗却是忍不住出声了,“不介绍你老妈来?”

  两人有师徒之谊,相互了解得也不少。

  好风景看她一眼,微微摇头,“我老妈来,没准会少活两年,家里倒还有个表弟,不过人品不行,我这个闺蜜二十年的交情了,她弟弟怎么回事,我还是比较清楚的,帅哥一个。”

  不愧是梅主任,把人性什么的看得非常透彻,也很有主见。

  “好了,大差不差就行了,”冯君站起身来,“具体情况,你们六个自己商量吧,这次只有三个福利指标,也别争得太狠,主要是为了让你们多一点时间修炼。”

  然后他又看一眼张采歆,“采歆,你和小李商量一下,看怎么尽快搞出咱们洛华的贡献点系统,大家除了修炼,也该为庄园出点力了。”

  他说的是“该为庄园出力”,其实在座的都在为庄园出力,只不过能力有限,手段也有限,杨玉欣出过不少力,那是她能力强,不代表别人不出力。

  所以冯君这么说,也只是个吹风的意思——你们以后得想办法多挣资源了,不能觉得我给你们资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弱小的时候,我肯定要扶持你们,不能让你们白叫一声“老大”,但是有能力了,就得想办法自己找活儿了——包括你们想扶持谁修炼,都得你们自己挣资源。

  他才刚刚离开,杨玉欣就出声发话了,“嘎子,你要没合适的人,帮我推荐一个成吗?”

  嘎子的脸色顿时就苦了下来,“杨主任,我介绍人,是要承担责任的。”

  “责任算在我头上,”杨玉欣笑吟吟地发话,“算我欠你个人情,再给你两个亿的现金补偿。”

  嘎子闻言沉吟了起来,说起来,他算庄园核心人物里最穷的一个,也就两百多万身家。

  庄园里发点好东西,比如说锻体丹、灵米之类的,他都孝敬了父母亲。

  平常他经常接一些对外的活儿,赚的是辛苦钱,两百万都是一点一点挣出来的。

  相较而言,李诗诗赚钱比他轻松,虽然跟冯君非亲非故,可她是大师的助理,都不用徇私舞弊,在职责之内稍微有点关照,银子就哗哗地来了。

  打个比方说,唐王孙厉害吧?茅山的大天师,女儿跟冯君还不清不白,但就算是这样的关系,唐天师见了李诗诗,随便出手也是二十万的银行卡。

  嘎子知道李诗诗赚得比自己多,但是他真的不介意,一来那个工作太占时间,太琐碎,会影响修炼;二来那是跟人打交道的活儿,还有软件什么的,他都不擅长。

  什么人就该挣什么样的钱,嘎子认为修炼才是正道,只要跟着君哥,他不会让自己吃亏。

  而且他出来两年多,赚了两百多万,也不少了,家里的条件大大地改善了。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没有错,李诗诗现在有钱都不想挣了,希望庄园再招人。

  不过初次听到有人给两个亿,他还是哆嗦了一下——钱这么好赚?

  他正发怔呢,喻轻竹出声了,“嘎子哥,我出五个亿。”

  杨玉欣侧头看她一眼,笑了起来,“小喻,别闹……瞎抬什么价钱。”

  “我不是瞎抬价,”喻轻竹笑着回答,“前一阵跟着老大挣了五个亿,我这不是寻思着,这钱拿着也不合适,索性给了嘎子哥算了。”

  杨玉欣听得翻个白眼,五个亿的事情她还真的知道,狙击白瑞制药嘛,不过小丫头这么说,她还真是有点为难。

  张采歆轻咳一声,“这个……我认为不太合适,一来老大没说名额可以转让,二来嘛,老大肯定不希望掺杂太多正府因素,杨主任,您家里都有两个人修炼了。”

  李诗诗闻言,嘴角忍不住泛起一丝笑意——杨主任你说我李家人多,你杨家人也不少呀。

  当然,她还是不敢明显地嘲笑对方,否则的话,别说杨主任的世俗势力,只说古佳蕙现在都蜕凡八层了,有望成为张采歆之后,庄园里第二个晋阶炼气子弟的。

  “采歆,你不要这么死板成吗?”杨玉欣耐心地解释,她在世俗界权力滔天,但是也不敢跟张采歆摆什么架子,“法无禁止即可为嘛。”

  张采歆却是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认为在洛华,法无授权即禁止,这样会更好一点。”

  杨玉欣怔了一怔,心里是真的有点恼了,心说你这丫头太不识趣了吧,如果不是冯君赏识你,你根本没资格站在我面前说话,知道不?

  洛华发展的过程中,你出了多少力?我又出了多少力?

  平时忍着你让着你,都不去后院修炼,合着算是我怕了你?

  杨玉欣是比较注意长幼尊卑的那种人,张采歆比她小了“将近二十岁”,这一刻,她强压着心里的不舒服,轻咳一声,“嘎子,要不麻烦你去问一下冯大师?”

  “问了肯定是不行,”喻轻竹笑着出声发话,“不问的话,只要操作完成,老大也会默许……他就是那个脾气。”

  张采歆却没想到,这么多人都不听自己这个“洛华第二人”的话,气得站起身来,“我去找老大问一问。”

  “采歆,”红姐刚要制止她,却见她已经气呼呼地离开了,只能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心说你这下得罪人可是不轻,让嘎子去不好吗?还真是年轻气盛啊。

  杨玉欣却是有意无意地看喻轻竹一眼。

  喻轻竹虽然年轻,但是也看懂了这一眼的意思,杨主任不是为她竞价而生气,而是传递出一个意思:有些人的气焰,是不是该压制一下了?

  不过她现在考虑的是——张采歆虽然有点膨胀,可是有一点没说错,冯君真的很担心洛华被渗透,而喻家和古家的背景放在那里,真的是不太容易辩解得清楚。

  事实上,喻轻竹是想为自己一个堂弟争取机会,那个小萝卜头什么都好,就是不爱学习,家里能为他铺路,但是以他的心性,哪怕是保得他大学毕业了,去单位也没啥大出息。

  她真的是只想照顾一下家里人,但是现在……到哪儿说理去?

  倒是徐雷刚神经粗大,见到这些变化之后,忍不住笑出了声,“老大这一手,还真是折腾人,这得有多少人打破头往进钻?”

  然后他又看一眼喻轻竹,“我说句逆耳忠言,你真不该争取的,老爷子现在就在庄园里住着,已经占了多大便宜?小喻啊,你有点急了,等你炼气了,啥事不好商量?”

  喻轻竹笑一笑,“多谢雷刚哥指点,我也就是觉得,老大给的五个亿有点烫手。”

  她也不是什么深谋远虑的人——起码这个年纪就做不到,只不过刚刚到手五个亿,心里还有点小忐忑,遇到这种机会,如果不知道顺势加价的话,那她的智商就未免太不堪了。

  嘎子总算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他冷哼一声,“既然老大给你,那就是你该得的,你前途也挺远大的,先不要争取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以后你就明白了,修炼面前,其他都是浮云。”

  他确实是被巨额的钱财砸晕了,但是回过神来,还真有资格说这个话——别的不说,只要他替老大管家,收的钱只会比李诗诗更多吧?

  而且他自认,自己有资格说这个话,在洛华庄园里,他认张采歆是第二人,也羡慕她的资质,但是他真要跟她叫板,相信君哥也不可能偏帮她。

  喻轻竹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计较上了:你们都厉害,我先苟着,早晚有一天,让你们都得听我的!

  就在这时,好风景出声了,“我觉得,大家的思路都有点跑偏了,老大的本意,是让大家安心地修炼,顺便给家人朋友一点福利,我建议,不要总想着能不能让朋友也修炼什么的,自己先修炼好了,亲戚朋友……他们有自己的机缘,咱们无愧本心就很好。”

  “梅主任这话我赞成,”王海峰出声了,“好好修炼才是真的,对了……记得投我夫人一票哦。”

  “梅主任说的是实在话,”徐雷刚也点点头,“我家小公举,求票。”

  红姐的眼睛微微一眯:这梅老师不吭不哈的,居然也有了不小的影响力?

  这一夜的洛华,人心浮动。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