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算账(一更贺萌主傻姑)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算账(一更贺萌主傻姑)


  冯君要诚意,可不仅仅是要足够的赔偿,首先他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如果理由说不过去的话,他连要赔偿的兴趣都没有。

  赵郡守犹豫一下,看一眼廖老大,然后心一横,磕磕绊绊地发话,“其实我上任的时候,对止戈山是心存景仰的,还特地着人求见冯山主……”

  一开始讲述的时候,他说话有点不顺利,但是越到后面,讲得越流畅。

  旁边的知府和县令看到这一幕,简直是目瞪口呆,拜托,你怎么是也牧守一郡的主官,说话这么低三下四,甚至不无谄媚,真的好吗?

  赵郡守也不想这样,但是廖上人对着冯山主,都是那样的做派,他连廖上人都还不如,莫不成对上冯山主,还要端着不成?

  不带那么上杆子找死的——已经作过一次了,这次说成啥也该放下了。

  听到对讲机那番缘由,冯君直接震惊了,“你是说,上一任郡守有的东西,你也应该有?”

  赵郡守已经把脸皮放下了,索性就彻底不要了,“是呀,当官当久了,很多东西就习以为常了,总是想着官场上的攀比,却忘了自己是几斤几两,现在终于意识到了……”

  这写检讨的水平很高啊,冯君默默地听着,对这郡守也有了新的认识。

  凭良心说,赵郡守放下身段之后,各种因果分析得很透彻,他并不掩饰自己的贪婪和野心,同时还夹杂着强烈的悔恨和改正的情绪。

  最后他还不忘总结一下,“其实这跟人性也有关系,你们仙师修炼的时候,也要强调一个‘争’字,因为不争就没有呀,从某种意义上讲,我的行为也是一种争,只可惜,过分的贪婪,导致我忽略了自己的渺小,才筑成了大错。”

  然后他还强调一句,算是为自己开脱,“所幸的是,损失不是特别大。”

  损失不大?冯君气得笑了,“损失大不大先不说,倒是你这口气真不小,犯在我止戈山手里的凡人,我本来都打算族诛的……你知道我要杀多少人?”

  赵郡守犹豫一下才回答,“严格来说,我认为那是跟狩猎联盟司上人有关联的凡人,他们确实损害了止戈山的利益,但却未必算得上是冲撞仙人。”

  “呵呵,”冯君干笑一声,“好一张利口,他们放肆之处,是谁的地契?”

  赵郡守哑口无言,他实在辩不出道理了。

  冯君悠悠地叹口气,“虽然仙凡有别,但是我也不想杀太多凡人,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我不狠杀一批,谁都觉得我冯某人可欺,觉得仙师可欺……”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我之所以陷入这种被动的局面,都是由你赵郡守造成的,现在你居然跟我讲,我损失不大,咹?”

  赵郡守还真没从这个层面考虑过,不过他倒是很理解这种心情——我都很在意面子的,仙师能不在意面子吗?

  然后他果断地跪了,“好吧,是我的错,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现在咱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我没有干预这件事情,那两名联盟的上人,会怎么对付止戈山。”

  “最多杀两个人而已,”冯君很随意地回答——不说对生意的影响,起码不会暴露天机石。

  赵郡守斜睥廖老大一眼,“也就是说……廖上人会很危险?”

  你开什么玩笑,冯君刚要笑话他,说在凡俗界里上人之间不得对战,然后他就想起了自己的经历——他和罗书尘可是联手战过来自松柏峰颜家的上人。

  所以说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犯事儿不怕,不要被人抓住就好。

  然后他也看一眼廖老大,想到此人可能被对方联手做掉,心里也有点那啥。

  若是搁在两年前,廖老大死也就死了,那时冯君对他的观感并不是很好,但是这次止戈山出事,廖老大的行为可圈可点,冯君当然就要改变看法。

  所以他点点头,“好吧,算你过关……只是勉强过关,没必要一定杀你,接下来,你可以展示你的诚意了。”

  赵郡守的诚意,也是由廖老大保管着的,然后他一抖手,放出大批的金银珠宝——以及字画古董。

  冯君无奈地抚摸一下额头,“这就是你的诚意?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金银珠宝也就算了,拿到地球界勉强能用,字画古董……这东西带到地球界有意义吗?

  廖老大犹豫一下,低声发话,“李润然的画,空明山柳家兄弟很喜欢,说是五千年来,凡俗界唯一值得一提的画家。”

  空明山也是个散修势力,柳家兄弟是唯二的两名金丹,他俩的喜爱,能对空明山的散修造成相当的影响,只说这一点,李润然的画就值一些灵石。

  事实上,他的画在凡俗界也是疯狂受人追捧,等闲难得一见。

  “你喜欢就拿走,”冯君一摆手,他才不信这画能值多少灵石,修仙者对凡俗界的歧视,是根深蒂固的。

  就拿画家来说,李润然或者技艺不凡,但是凡人能活多少岁?顶天一百岁!

  修仙者呢?就不说金丹期,只说出尘上人也是五百岁——如果有个出尘上人喜欢画画,他有五百年的时间来感悟和提升,李润然就算再天才,抵得上岁月积淀磨练出来的水平吗?

  没错,冯君承认世界上有天才,但是通常来说,痴迷于某一技,岁月的积淀很重要。

  廖老大也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于是干笑一声,拿出一颗青色的椭圆的蛋来,“这个是有点名堂,不过我不太拿得准,这是什么。”

  “蛟须青鲤卵,”不等冯君划拉手机,大佬的意念已经传了过来,“意思不大,天生荒兽而已,不过有一定概率化鲤成蛟。”

  天生荒兽,生下来就是出尘期,再加上是有成长性的荒兽,其实已经很牛叉了。

  冯君觉得有点奇怪,“化鲤才能成蛟?不是化鲤就能成龙的吗?”

  “那得有化龙潭才行,”大佬不屑地回答,“化鲤成蛟才是正经,化蛟才能成龙,你这知识结构……咦,你的那个位面居然有化龙潭?”

  “没有,”冯君一听她这仿佛发现了新大陆的口气,马上就断然否认了,如果是大佬都认为珍贵的东西,他必须否认,以免给地球带来无妄之灾,“有个龙门,都不知道是真假。”

  “龙门基本上全是假的,呵呵……化鲤成龙还是得化龙潭,”大佬不以为意地回答,“不过这成长型的荒兽卵也不错了,起码在这个位面很强大,但是气息有点死寂了。”

  “死寂是什么意思?”冯君点起一根烟来——他不能发呆太长时间,“是孵化不出来?”

  “我来给你孵化,”大佬信心满满地回答,下一刻,它就大怒,“呸呸,我才不可能孵化,我是说帮你想办法,孵化了这只卵……你不要想歪了。”

  冯君抽一口烟,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来,“你要是不强调的话,我还真的是想不歪。”

  不管怎么说,一只荒兽卵,搁在修仙界也得两万灵起步,成长型的荒兽,怎么也得五万灵吧?哪怕是生机有点欠缺,这不是……大佬还打算帮着孵蛋吗?

  所以冯君觉得,这只蛋怎么也能折算一万灵。

  要是搁在修仙界,给他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一万灵肯定不能让他满意,乘以十都不够。

  但这是在世俗界,个人拥有灵石都要被族诛的世俗界,价值一万灵的东西……不少了。

  而且这郡守虽然贪婪了一点,可是人家检讨写得好,深刻地剖析了自己卑微可耻的内心。

  再加上,此人也可以说是变相地救了廖老大一条命,多少能加点分,更别说还给廖老大送了一个伴侣来。

  那就到此为止吧,冯君微微颔首,“这枚卵还算将就,浮财有点少,再送十倍的来……然后,在我山门口跪十天,此事就此揭过。”

  然而这赵郡守却是个伶俐人,知道自己过关了,忍不住发话,“山门口跪十天……冯山主,这关系到朝廷体面啊。”

  他倒是没计较财货,因为对他来说,财货不是问题,此前他一直在做地方官,捞的油水不少,不像京官,穷的穷死富的富死,兼且家里也颇有财势。

  他来此地做郡守,不可能带多少钱,所以他贡献出来的,基本上都是这两年他在浮山郡的所得,真要算的话,不到万两黄金,再赔九万两,他不会很肉疼。

  但是在止戈山跪十天,这可不是他能忍受的,官府体面何在啊?

  冯君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那你支持他人进入私人领地,官府就有体面了?”

  “可是您也杀了不少人啊,”赵郡守声泪俱下,“我们也不可能抓您,您的雷霆之怒的结果,也已经传出去了……还不够吗?”

  “混蛋,”冯君气得狠狠一拍桌子,“你搞清楚啊,你还派了军队过来。”

  赵郡守此刻有点懵,“但是您也杀了不少军士,我不计较……这不是扯平了吗?”

  你扯个毛线的平,冯君冷笑一声,“那他们征用我那么多东西,损坏也不少,我就活该认了?”

  (第一更,贺萌主傻姑不傻,大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