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寻宝盘(三更求月票)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寻宝盘(三更求月票)


  /

  赵郡守的表现,真的是典型的官聊,身为浮山郡的太守,竟然不清楚郡里十四府的分布。

  倒也不是说完全不清楚,大致的情况他还是了解的,就是细节掌握得不太够。

  知府叹口气,“太守,就是非语的祥云府啊。”

  赵郡守闻言恍然大悟,祥云府的知府跟他同出一门,两人的私交也很不错,“既然是祥云那里,我做主了,划出百里方圆的土地当是无碍。”

  “别介,”庆宁知府吓了一跳,“赵郡守,百里方圆是有河的,两岸争水常年打架。”

  要不说,摊上一个不通民情的主官,真的很痛苦——合着划多少地,就是看你跟知府的关系?当地的地形考虑了没有?民情考虑了没有?咱不带这么拍脑门子做决定的。

  赵郡守倒是挺能接受建议,没有硬撑着,他点点头,“多谢子义提醒,嗯……不扰民的情况下,能划多少地过来?”

  合着你还知道不扰民?也是难得了,庆宁知府看他一眼,“也就十几里方圆,我没仔细算过,又不是我庆宁府。”

  “啧,有点少了,”赵郡守嘬了一下牙花子,东华国地广人稀,土地还真不值钱。

  然后他又看向冯君,“冯山主,我保证起码给你划拨过来二十里方圆的土地,可好?”

  冯君笑一笑,“也不用非要二十里,十里以上就行,你自己看着安排吧,关键是别扰民。”

  知府伸出一个大拇指来,“不愧是仙家风采,佩服!”

  赵郡守笑着点点头,“子义所说甚是,我也很佩服冯山主的仁义,对了山主,我能不能……别跪了?”

  他始终在纠结体面问题,刚才阮县令的结局吓到他了,但现在他又找到了巴结仙师的路子。

  “减半吧,只跪五天,”冯君也不是个不通情理的,“如果能确保不扰民,跪三天亦可。”

  赵郡守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必须要跪吗?”

  冯君本来懒得理他,看在对方打算划拨几平方公里土地的面子上,所以回答他一句,“止戈山仙家的尊严,不容凡人亵渎,做错了就要付出代价,必须昭告天下。”

  赵郡守沉吟半天,然后回答,“那算了,就十天吧,我的财货赔偿打个五折行吗?”

  冯君哭笑不得地点点头,“当然可以……你现在不说体面了?”

  “跪五天和跪十天,能有多大差别?”赵郡守很自然地回答,“反正已经是个丢人了,那不如考虑减少一些财货上的损失……我保证不扰民的话,可以打三折吗?”

  “当然可以,”冯君再次确认,“仙凡固然有别,但那只是群体不同,升斗小民生活不易,在他们没有做错事的时候……修仙者不会轻易地去触碰他们的利益。”

  做陪客的邓一夫闻言,忍不住冷哼一声,“在这一点上,官府做得远不如修仙者。”

  赵郡守冷冷地看他一眼,本来不待理会这老匹夫,想到此人跟冯山主能说上话,最终还是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你会跟猪狗争吃的吗?仙家争的,不是你我这个层面在意的东西。”

  邓一夫也冷哼一声,他两个儿子全受伤了,对堂堂的郡守殊无敬意,“我起码不会闲着没事,就去虐待猪狗。”

  赵郡守顿时就无语了,半天才叹口气。

  随着对三位主官的处理,止戈山的清理行动,基本上就定下了调子,不过止戈山的凡俗中人也都不是易与之辈,现在自家占了上风,当然要大肆报复。

  清理行动持续了一个多月——此后也不是没有了,比如说那些仿冒锅驼机的主儿,真的是屡禁不绝,没办法,利益在那里摆着。

  太清和赤凤的炼气弟子,已经赶来了一部分,护卫这里的天机石。

  这种高昂的护卫成本,很难说是赚是亏,不过天机石这种奇物,价值确实不是很好衡量。

  这些事情不用冯君参与,事实上到了他这个位置,他参与不参与,只需要一个态度就够了,相关的具体操作,自有其他人来操心。

  冯君在止戈山待了两个多月,这里的人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对外界冒犯者的绞杀,也在逐步地推进,现在诛杀的人数已经过万了。

  残忍吗?还真的不算,昔年的“百花楼之灾”,也不过是一个出尘中阶一怒,结果杀得人头滚滚,庞大的百花楼直接崩溃了。

  如果冯君不加以克制的话,这次事件会比那一次更严重。

  冯君其实也没闲着,他在和大佬研究这一次的收获。

  收获跟修为有关,但并不是绝对看修为而论,上一次他斩杀麻真人,堂堂的金丹中阶,也就那么回事,除了五万灵石的订金,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好东西。

  相较而言,这一次凡俗界之行的收获,反而是相当不错,只那一枚“蛟须青鲤卵”,就是相当意外的惊喜了,要知道这种水生荒兽的卵,本来就相当难得,更别说还是成长型的。

  秋辰坊市苏老头给孙女买了紫金雕的卵,那种飞行类的宠物极为难得,不但方便,即战力也很强,但就算这样,也未必能强过水生灵兽的卵。

  水生灵兽的应用范围,远不如飞行灵兽宽广,但是对于真正需要它的人来说,其价值根本不是飞行灵兽能比的——修者出尘期就可以飞了,但是在大海里如鱼得水,金丹也做不到。

  更别说这还是荒兽卵,不是灵兽卵。

  不过大佬没有着急孵化这枚卵,它更在意的是冯君缴获的一样法宝——残破的寻宝盘。

  寻宝盘其实有点类似于电子地图,如果激发的话,能将周边的情况都扫到,还能分析出灵气的多寡,确定寻宝的方向。

  寻宝盘到手的时候,四个月的冷却期限就只剩下一个月了,不过冯君还真没有尝试去激活这玩意儿,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周边有什么情况是他不知道的呢?

  不过大佬的眼光和他的推演能力,基本上能破解了残缺的寻宝盘的功能。

  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大佬认为:这是一块寻气盘,而不是寻宝盘。

  寻气盘寻找灵气,寻宝盘通过灵气来寻宝,按说是相辅相成,没什么太大问题——残破了嘛。

  但是这么认为的人,还真的是有问题,在大佬看来,这寻气盘不是寻灵气的,而是寻地气的,也就是说——是寻地脉的。

  大佬非常清楚,冯君对提升地脉,有异乎寻常的执着,不过非常遗憾的是,这个位面对地脉之术看得太重了,而且真正有传承的,就只是太清一家。

  太清是不可能把地脉之术传播出去的,这种大事,执掌都没资格拍板,得过长老会。

  大佬看得到,冯君一直在琢磨地脉之术,总是不得其法,它看着都着急。

  关键是它自己,也非常在意这一门研究——它要恢复修为!

  养魂阵就是全部了吗?真的不是,那只是非常非常小的修补神魂的手段,它也需要大量的灵气来滋养。

  说得不客气一点,抽干四大派任何一派的灵气,能让它恢复到巅峰吗?不可能的。

  四大派加在一起,也不可能。

  而它现在连抽空四大派灵气的事都做不到,就遑论其他了。

  所以它也很希望,冯君能弄到一块风水宝地,或者说能提升一块地的地脉,两个人在一起愉快地苟——错了,是愉快地修炼。

  最坑的是,大佬虽然几近于无所不知,但是它还真不懂地脉之术,真没办法帮到冯君。

  所以发现了寻宝盘的情况之后,两人就摈弃了以往的纠葛,开始琢磨如何能更好地发挥这个寻气盘的作用。

  “你先推演吧,”大佬这么表示,“能行的话,把这个寻气盘修复了,如果能升级到寻脉盘,那就再好不过了……你和我都需要高等级的地脉。”

  “你稍微等一下,车开慢点,营养有点跟不上,”冯君表示自己很无辜,“我是需要高等级地脉,但是你怎么就觉得……我能把这破玩意儿升级到寻脉盘呢?”

  “我相信你做得到,”大佬没有任何的解释,还是那种横冲直撞的思维模式,“我帮你分析,你又会推演,怎么就做不到呢?实在不行……拿中品灵石来买材料嘛。”

  它从**之林里取出的秘藏,有五百中品灵石,自家有两百块就暂时够用了,又给了冯君一百块让他送人,所以还有两百块中品灵石算是机动的。

  冯君对它的藏品也是心知肚明——东西都是他取出来的,他倒是不会算计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有所惦记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他非常清楚,阴魂还有两百中品灵石,不过想一想之后,他还是皱着眉头摇摇头,“地脉提升,这个寻气盘是小事,关键是要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理论。”

  太清最近有点不自觉,是到了逼一逼他们的时候了。

  “那你就尽快完善自己的理论吧,”大佬的狂热,在瞬间就降温了,它冷冷地表示,“你最好先搞清楚,你止戈山这点蹊跷……就是关于天机石这东西,太清不可能不闻不问。”

  (三更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