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初一十五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初一十五


  寒玑真人对危机的预知能力还是不错的,束缚阵发动之后,他心里还是不踏实,抬手封禁了对方的泥丸,这才觉得安全了一些。

  其实他心中依旧有些悸动,不过终于解决了一件长期困扰他的心结,他就懒得理会那些诸如愧疚之类的情绪了。

  直到岳青全身发出爆响,各个大窍气劲喷涌,他的脸色才骇然一变,“九宫爆冲阶之法……这怎么可能?”

  九宫爆冲阶是青罡派秘术,压缩大量灵气到各大穴窍,一次性爆发冲阶,不过此术极为难练,而且使用此术强行冲阶之后,就再没有了上升的可能。

  寒玑真人并不认为,岳青学不会此术,但他想不明白的是,你就这么放弃了以后的修炼?

  现在情势危急,不拼命确实不行,但是……你原本打算把这一招,用在止戈山的?

  这不是扯淡吗?

  越是聪明人,想的就越多,这话还真没错,寒玑真没想到,岳青居然会用这种方法脱困。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下一刻就是一抖手,一张冰封符打了过去,转身就跑。

  金丹中阶的冰封符,幻化成三尺厚的玄冰,将岳青冻困在其中。

  寒玑为什么不用杀伤性的符?因为太清楚岳青的实力了,就像曲涧磊说的那样,绝对的防御强人,如果被封住灵气也就算了,没封住灵气的话,什么样的攻击都造不成太大伤害。

  然后他飞起在半空,要看这家伙能不能挣脱束缚阵。

  “哈”地一声大喊传来,整个行在都抖了几抖,金丹巅峰的束缚阵,竟然被崩塌了,紧接着,三尺厚的玄冰直接被崩裂。

  岳青浑身的气息都在不住地变换着,忽而金丹七层,忽而金丹八层,这就是处于晋阶状态,而他居然有心情冲着空中的寒玑真人笑一笑,“怎么不跑呢?”

  寒玑真人居然有心思回答一句,“有的是跑的时间,现在是有点好奇,你还能战斗吗?”

  “我气罡已成,”岳青很随意地回答,气息还在继续变化,“虽然你可能听不懂,我就是告诉你,我很牛的……我说,你再不跑,毒就该发作了啊。”

  “毒?”寒玑真人闻言,脸色顿时一变,灵气在体内一转,身子一抖,整个人就从天上掉了下来,“你你你……你居然用毒?真是无耻!”

  岳青的气息依旧紊乱着,但是他还是走出行在,将寒玑真人拎了回来,一抬手封住了对方的泥丸,“多稀罕呐,你能用毒,我就不能用了?”

  寒玑真人强自镇定着,眼珠没命地转着,“毒在酒里?”

  “想拖延时间吗?随你,”岳青的气息开始逐渐稳定,坐在椅子上运气,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毒在酒杯里……不在杯子上,是酒杯里,摔碎的时候才会释放出来。”

  寒玑真人摇摇头,“真没想到啊,堂堂的青罡第一金丹,居然用毒伤人。”

  岳青一边打坐,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我也没想到,我师徒两代的朋友,会这么骗人。”

  寒玑真人的眼珠转一转,“你刚才问我,打算怎么对付你,现在你也要杀我?”

  “是呀,跟你一样,不对付你家人,”岳青点点头,“我岳某讲义气,却也不是什么滥好人……你刚才愿意陪我聊一聊,我就也陪你聊一聊。”

  寒玑真人前思后想一阵,“没有人知道我跟你走,这是算计好的……早打算杀我了?”

  “一直在犹豫,直到你决定杀我,”岳青很干脆地回答,“你给了我一个杀你的理由。”

  寒玑真人沉吟一阵发问,“你打算怎么处理封毅书?”

  岳青迟疑一下回答,“总有办法的,我琢磨先跟断刃真人言语一声,让他知道真相,他不会无条件偏袒封毅书的。”

  他知道执掌真的偏袒封毅书,但那不仅仅是因为封家势大,更主要的是师尊已经死了,莫不成再死个真人?而且他自己确实拿不出封毅书真正动手的证据。

  “别傻了,”寒玑真人不屑地笑一笑,“断刃偏向封毅书是必然的,不说封家也不说他是巅峰真人,就问你一句,龙血荆棘木果实确实出在星启位面……那就一定跟封毅书有关系?”

  岳青嘿然不语,这个问题他想到了,暂时无解,不过他相信人定胜天。

  “所以你得算计他,”寒玑真人提出了建议,“别跟断刃真人提,提了也没用。”

  岳青撇一撇嘴,“我会考虑的……你净说些废话,没别的可说了吗?那我送你上路。”

  “别,我有建议呀,”寒玑真人赶忙发话,“我有很好的主意,就是想先问你一句……我死定了吗?”

  岳青下巴一扬,不动声色地发话,“先说一说你的建议。”

  寒玑真人知道岳真人比较重视承诺,虽然对方说的是活话,但是口风能有一丝松动,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他正色发问,“我确认一点,封毅书凝婴是要在青罡吧?”

  四派五台的金丹巅峰凝婴,绝大部分是选在本位面,只有极少数个别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选择上门所在的位面凝婴。

  “他只能在青罡凝婴,”岳青不屑地表示,“空启位面会排斥他,去那里凝婴是找死,上门他也去不了……空启的人来昆浩修炼,已经是罕见个例了,上门不追究就不错了,还想去凝婴,真当上门是他家开的?”

  “这就好办了啊,”寒玑真人侃侃而谈,“他如此不择手段行事,可不就是为了凝婴吗?咱破坏他凝婴,可不就是最好的报复?”

  “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岳真人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我也很想破坏他凝婴,但问题是……可能吗?指望人家不防备,还是指望断刃的攒心钉不管用了?”

  断刃真人的攒心钉是执掌专用重器,金丹巅峰也吃不住一击。

  寒玑真人赶紧发话,“你不用那么明显地破坏呀,暗中设计他不就完了?”

  “他不防着别人,也肯定防着我的,”岳青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你让我去阴他?”

  “你不擅长阴人,不代表你找不到帮手啊,”寒玑真人侃侃而谈,“比如你说的止戈山主冯君,我也听说此人擅长推演,让他稍微推演一下,没准增减些什么资源,就把人阴了。”

  岳青听得怦然心动,这还真是个好主意,只是……这种卑劣事情去求人,人家愿意吗?

  见到他沉吟,寒玑真人赶紧添油加醋,“如果你觉得他不可靠,我还能帮你介绍人。”

  若是能让我帮着介绍人,小命一时半会儿就保住了吧?

  岳青沉吟一阵,终于是长叹一声,“这样阴人,还是同门相争,这种事实在是耻辱。”

  “这算什么耻辱?”寒玑真人马上鼓动如簧巧舌,“阴人,是封毅书先做的,同门相杀同样是他先做的,大丈夫当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他做得初一,你做不得十五?”

  岳青怔了一怔,终于点点头,“是啊,他做得初一,我缘何做不得十五?”

  然后他侧头看向寒玑真人,“还有遗言没有?”

  “不是吧?”寒玑真人大骇,“我提的意见不好吗?你说了……可以考虑放我一马的。”

  “骗你的,”岳青微微一笑,抬手一指,指风贯穿了对方的额头,“毕竟你骗我在先。”

  在脑浆的喷射中,寒玑真人的意识开始恍惚,隐约听到对方在说,“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谢谢你又帮我找到一个杀你的理由。”

  岳青的晋阶,持续了一天,然后他就收拾起东西,回青罡了。

  处理寒玑真人的一应物事,他是很拿手的他杀的金丹不止一个了,尸体直接焚烧干净,气息也清除干净,储物袋里东西取出,储物袋直接毁掉。

  寒玑真人的行在,是阴煞派制造的,也直接毁掉,还包括一件阴煞派打造的宝器。

  岳青的身家不算特别丰厚,但是他非常清楚,杀了一个阴煞派的“九金丹”之一,会引起多么大的波澜,所以从一开始,他就相当小心,到了现在,他怎么会被一点小利影响到?

  他杀掉寒玑真人,所得也不过就是五百多块中灵,万把块普通灵石,两本功法书,符、丹药若干……简而言之,加起来也不超过两千中灵。

  两千中灵按照标准兑换价,也是二十万灵石了,不过金丹期修者带在身上真不算多,更别说寒玑真人本来就住在阴煞坊市,距离本派很近,带这点东西很安全。

  岳青回青罡派,却是没有回本部,同样是在青罡坊市里待了下来,租了金丹洞府,休整了整整五天,出了洞府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青罡派的金丹,还是九金丹名册上的,在派里都有自己的修炼洞府,像他这样租用坊市洞府修炼的,极其罕见这是灵石多了烧得慌?

  不过岳青不在意,他只需要一个见证让大家都知道,寒玑真人失踪的时候,他在某个地方晋阶来着,还回青罡坊市休整了几天。

  然后他放出飞舟,笔直地飞向秋辰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