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戏精总裁:双面娇妻要甜宠 > 第六百六十六章 输液

第六百六十六章 输液


  白清北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休息睡觉和暖和,哪里想的了那么多啊,于是点了点头,还自言自语的说她要回家就开空调,一刻都不能等!

  叶辰单拿她很是没办法,感觉到背上那人往下滑了一点,又垫了一下,给她掂量了回去。

  最后拿了挂号单和医院的就诊卡,也就检查出来一个普通感冒,像叶辰单这种身体素质好的人,刚才背着白清北走了几步路出了点汗现在连感冒都没了,顶多就是提醒他多穿点衣服巩固巩固就行了。

  白清北在旁边困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还不忘关心叶辰单这个身体好的,一连问医生需要怎么巩固注意些什么的问题好几个。

  结果被医生调侃她现在就别操心别人的问题了,还是好好注意自己吧。

  白清北不怎么乐意,身体抱恙的时候就是情绪容易脆弱,听到医生这么说早都有意见了。

  但她也是有基本的冷静,只在没忍住的时候小声嘟囔了几句,“什么别人啊,才不是别人呢,这是我老公!”

  瞧这说话时骄傲的感觉,叶辰单听见了都有些哭笑不得的弯了眉眼。

  最后各种检查也只确定了白清北没什么大问题,最多就是身体素质太差了,所以一点受寒看上去就严重了许多。

  叶辰单一想到这段时间白清北的确是频繁出入医院的记录,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叶辰单这种的,回家真正意义上的多喝热水就好了,顶多是喝点姜汤什么的暖一暖,而白清北就不一样了,不仅要吃药还要去吊水,这才是最惨的。

  当白清北被叶辰单牵着,走到那专门等候的输液室时,看着那一排排坐的密密麻麻的人,还有手背上插着的输液针头,白清北就差两腿发颤的转身就跑了。

  天知道她真的很怕打针,特别特别的怕,大概有多怕呢,就是针离得近了点就想哭吧。

  而现在她明知道自己要被针扎了,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过。

  白清北绝望又期盼的看着叶辰单,希望他可以醒悟,比如自己不用输液也差不多能好的,以前她可是连吃药都很少的人啊!

  然而无情的叶辰单现在很是冷漠,不仅如此还有点直接,反过来就对白清北说,“放心吧,很快就好了,一针下去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你瞧瞧你这说的还是人话吗?”白清北已经快要紧张的出汗了,结果这人还说成这个样子?

  白清北觉得她现在压力好像越来越大了,怎么说呢,大概就是护士还没过来,她就开始手脚僵硬,各种不自然,还有点想要去洗手间?

  洗手间……

  就在叶辰单要叫护士过来的时候,白清北速度那叫一个快啊,按住了他的胳膊就是强调自己想去洗手间,还再三说明了一会开始输液可就不能轻易去洗手间的事情。

  叶辰单没多想,毕竟这输液的事是怎么都躲不掉的了,与其你现在奋起反抗,不如好好接受现实,早早的放弃无畏的挣扎,还能结束的早一点呢。

  等白清北在洗手间里磨蹭了将近五分钟到时候,她还是放弃了。

  因为她怕她再不出去的话,叶辰单都要进来了,进来……进来抓她去输液。

  白清北走回到输液室的面如死灰,神情凝重的好像已经看破红尘,失去了所有。

  然而她只是要扎一个输液而已。

  护士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一袋输液的药水,但是白清北现在已经眼花的觉得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上面那一场长串的字好像有生命在跳跃一般,反正就是快过于她眼睛的视力。

  最后白清北自己把自己给绕的都感觉要心梗发作了,眼看着护士已经拆开了针头的包装,组装那刚挂好的药水瓶,并且开始清除针管里多余的空气了,她颤抖的频率更大了一点。

  这下就是叶辰单坐在旁边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了,也是好笑的……

  “你在抖什么”

  白清北立马身体彻底僵硬了,抖?

  谁抖了?她才没有抖呢。

  叶辰单示意白清北低头看看,白清北顺着视线看过去,就见自己的腿抖动的好像踩着一台缝纫机一般,都不用加速就可以直接织毛衣了。

  她立马控制住自己的腿,结果胳膊又不受控制的开始抖了起来,简直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了。

  “我不想抖的,但是……”本来白清北都能忍住的,可是现在心思脆弱,她就真的没有绷住,“但是我害怕……”

  说完,白清北还“哇”的一声真情实感的哭了出来,那动静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当然我们大的先不说,就说一说“惊”和“泣”这两个字,反正周围一圈人是真的惊了,泣字就全靠白清北的真实情感烘托了。

  本来那护士都要下手了,结果被白清北这么一弄也是慌了,还以为是怎么了呢,慌的不行,惊慌无措的看着面前这个眉头紧皱,看上去就很不好惹的男人。

  这护士刚毕业没多久,一直在努力工作,每天累的不行,所以自然而然不知道面前这两个人,尤其是这个男人是谁了。

  倒是被动静惊动的护士长看了过来一眼,立马那戴着眼镜的小眼睛就聚焦并且发光了,连忙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推开自己面前的几个小护士凑了过去。

  护士长过来的时候直接带一个新的器材过来,“您好,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叶辰单这时候正揽着白清北的肩膀安慰她呢,也就没听见旁边有人在说话,那轻声细语的样子简直就是无形中给周围所有注意这里情况的大家带来了伤害。

  尤其是单身狗,那伤害别提有多刺激了。

  白清北吸了吸鼻子,其实刚才哭出声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了,自己这是在医院呢,不能这样喧哗的,不太好不说,还更加丢人了。

  可是她是真的害怕……

  要说白清北为什么会害怕成这个样子,主要还是小时候的心理阴影。

  那时候妈妈还在,带她去打针,结果小诊所手法不行,竟然让针头段在里面了,给她幼小的心灵啊,造成了巨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