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鸩宠 > 瞬移

  花香小丫环学着自家小姐的样子,头一昂,下巴一抬,走人。

  东风傻眼。

  这是怎么了,他又犯什么错了,怎么突然就不理他了?

  “东风,面壁思过怎么思过?”尊上大人突然开口。

  “呃……就是面对着墙站着……”

  “本尊知道,本问是问,思什么过?”费话,他当然知道是面对着墙站着,关键是思什么过?

  “这个……这个……属下也不知道。”东风垂下了头。

  “唉!女人心真是难琢磨。”他发出一声感叹。

  “大人,你说的真对。”某侍卫深有同感。

  “那现在……”

  “唉,面壁思过去吧!”

  ……

  楚莫瑶满足兴叹的吃饱了饭,伸个懒腰,准备休息,逛了一天的确也是累了,心情莫名的也不好,都是那七个美女闹的。

  出来两个了,还有五个,会是什么样的路数呢,如果没猜错,估计着这几天都该一个一个露面了吧。

  躺到床上,她思寸着这件事情,小白和花香相处的很好,她把小白叫到了跟前服伺,其他的侍女就都留在外面了。

  “嗷嗷!”

  睡着睡着,突然她听了一声狼嚎,猛的坐起来,这里怎么会有狼?

  “小白,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小白仔细听了一下才答:“没有啊!”

  很安静,龙神殿,没有主子的吩咐谁敢大声喧哗。

  “没有?”难道她幻听了?好吧,接着再躺一会儿。

  “嗷嗷嗷!”又是一阵。

  嘶……明明她就听见了。

  “小白,你再听一下。”

  小白很奇怪的望了门外一眼,花香去给上妃沏茶也没有回来,其他人都在外殿,没有动静啊。

  “上妃,小白听不见。”

  小白再一次说没有,楚莫瑶真的怀疑自己幻听,也就没再继续问。这会儿也没有心思躺着了,起来坐一会儿。

  看着这屋内豪华的摆设,她舔了舔舌头,豪华啊,有钱啊!这些东西都是值钱的东西,睡在这里的感觉都是满满的有钱感。

  哦呵呵呵……好久没有这么爽了。

  “嗷嗷嗷嗷!”她正爽着,又听到狼嚎,这一次似乎急促。

  楚莫瑶猛的站起来,不对,绝不是幻听,一定是有狼,她的警戒性绝不可能低到这个程度。

  “小白,我出去一下。”和小白说了一声,她就开门出去。

  问了两次,小白都说没有,估计她是听不到,有可能这声音只有她只能听到。

  “上妃……”小白叫着,楚莫瑶出了门。

  “嗷嗷!”她又听到了这种声音,顺着声音,她出了院子。

  然而出了院子之后,却一点动静也听不到了。

  正要往回走,她忽然又听到了狼嚎的叫声,这一次听的很近,好像就在附近不远处。

  而且这个声音她好似能听得懂,这是在呼唤她,找她的声音。

  是谁在找她?

  楚莫瑶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跃过墙头去看看,突然身形一晃,她原地消失不见。

  “上妃。”这个时候小白跟了出来,却没有见到楚莫瑶的影子。

  去哪了?小白开始寻找。

  ……

  唰!楚莫瑶出现在了龙神殿外的一处。

  “哎哟,怎么回事?”她稳住身子还踉跄了一下。

  只是翻跃一个墙头,有这么大动静?

  不对,她这是凭空就冒出来了。

  凭空?

  瞬移?

  猛然,楚莫瑶的脑子里冒出了这两个字,她刚刚不是翻跃墙头,是瞬移,老天,她会瞬移了!

  脚下一个不备,头脑一懵逼,我去!莫名其妙的她就会瞬移了。

  看着自己身后,再看看四周,一种兴奋刺激,她居然会瞬移了,捡到银子一样的高兴。

  高兴过后,她没有忘记她出来的目的,寻找那个奇怪的声音。

  看看身后,龙神殿也离的不是太远,不如找找看吧。

  为什么会有狼嚎?

  楚莫瑶往四下走走看了看。

  刚走过去,那边有几个人影躲藏了起来,偷看着她。

  “小姐说的就是那个女人吧!”

  “应该是的,走,我们跟上去看看。”

  “走,小姐说了,只要发现她离开龙神殿,就速去禀报。”

  “嗯,我这就回去,你看着。”

  其中一人走了,留下一个正在看着。

  ……

  找了半天没找到人也没有找到狼,楚莫瑶又看了一眼,准备不找了,还是回去吧。

  “嗷嗷!”刚要回头,又听到了声音。

  在那边?这回她听清了,声音从那个方向传来。

  楚莫瑶又转过了身,迅速走向声音的来源。

  慢慢的走过去,她听到了一阵悉悉碎碎的声音。

  有动静?

  难道是狼?

  楚莫瑶的步子越来越慢,警戒越来越高,现在她是天阶修为,一头狼她倒是不放在眼里。

  可是她却能感觉得到那只狼不是一般的狼,是一只妖兽。

  这个大陆是有妖兽这种东西存在,妖兽的身体有妖兽元丹,可以入药,她的记忆库存里就是这么告诉她的。

  “哗啦!”狼猛的冲向楚莫瑶冲过来。

  “我去!”这么凶猛,一头就冲过来?

  楚莫瑶迅速认避身子,避过寻一击,那只狼扑了个空。

  “嗷嗷!主人,你不认识小钱钱了?”狼开口叫了一声,竟是说了话。

  我了去!狼竟然说话了?这只狼难道修炼成妖人了?

  不对啊,这里是龙族,不会有妖族的人过来吧!

  “你在……叫我?”楚莫瑶指了指狼,又反指了一下自己。

  “是啊,主人,你真的不认识小钱钱了,小钱钱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你的气息。”

  幸亏小钱钱是狼王,才能循着气息找到这里来。原本这对他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可是,不知为什么,楚莫瑶到了青凰龙族之后气息就消失了,不然,小钱钱该早点找到她了。

  “小钱钱?”楚莫瑶是真的不记得了。

  “主人,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小钱钱抚上了狼脑袋,那模样可笑极了。

  一只狼无语是什么模样,就是这个样子。

  “我……们认识?”楚莫瑶开始怀疑她以前也是认识这只狼的。

  “主人,我叫小钱钱,这名字还是你起的呢。”小钱钱忍痛提起了自己这个不堪的名字。

  小钱钱?呃……这个名字还真是有自己的风格,恐怕真的是自己起的。

  原来他们以前真的认识,那是熟人,那就可以放松一下了。

  “来来来,你和我说说,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中间失去的记忆对于楚莫瑶来说其实还是有兴趣的。

  谁愿意凭空无故的失去几段记忆,总是感觉缺了一段什么,如果能找回来,她是要找回来的。

  她是如何和一只狼相识,有点意思。

  “主人,蓝焰之心不是在你身上,你可以自己看,为何还要问。”小钱钱觉得莫名其妙。

  “蓝焰之心?”楚莫瑶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手。

  蓝焰之心,她好像有这个东西,伸出手,闭上眸,念力一紧,一颗蓝色的珠子从手心里升起。

  “这个就是蓝焰之心?”

  “对啊,主人,一切的过往都可以从这里看到,这颗蓝焰之心可以记录你所经过的所有画面。”小钱钱当时就是把这颗珠子送给楚莫瑶的。

  楚莫瑶隐隐想起些什么,这颗珠子好像有点印像:“好吧,我们一起来看看。”

  有看的画面比说的更直观一点,就地顺势坐下来,她下意识的动作,用念力打开了蓝焰之心。

  小钱钱顺从乖乖的在她旁边蹲下来,替她守护。

  不远入,那个跟踪的人想往近前一点看看那颗发蓝光的东西是什么,他很好奇,可是又不敢靠近。

  那个女人竟然和妖兽有联系,而且还是只八阶修为的妖兽,还是狼王,妈哒,真是不好招惹。

  不敢靠近,只好远远的监视着。

  蓝焰之心被打开,楚莫瑶看到了以前的种种过往,从她到魔域森林接触到这颗蓝焰之心开始。

  如何收了小钱钱,如何和北辰上渊一起回来,还有青凰帝君。

  回到尊上府以后的种种,所有的点点滴滴都在那颗珠子上看到,就像是过电影一般,比看电影都真切。

  她的心底一阵震憾,原来他没骗她,他们真的是大婚那天发生了意外。

  原来这只狼真的是她的宠物,还是只狼王呢。

  看完了这些,楚莫瑶深呼吸一口气

  突然,站了起来:“哈哈哈,原来那些都是我的啊!”

  蓝焰之心里看到的别的东西她都没有去关注,却唯独关注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北辰上渊给她的那张卖身契,那就是说,他的一切都是她的了,她才是那个真正的有钱人。

  嘿嘿嘿,那张卖身契就在楚家别苑里,等她回去就去拿,还有那些珠宝,等她回去统统都要拿回来。

  “小钱钱,你可是立了大功,送了这个好东西给我,以后我再也不怕忘记什么事情了。”

  楚莫瑶拍拍小钱钱的脑袋,头一昂,很是威风的样子:“既然你来了,从此后还继续跟着我啊,做我的宠物,小钱钱!”

  瞧她那得意的样子,就差拿一杆小红旗摇旗呐喊了,就像是中了五百万。

  “主人,那我们现在住哪?”小钱钱可在意住的地方了。

  他可是狼王,做宠物已经够掉身份了,住的不能太寒酸了。

  “龙神殿,我们就住那里,你看,就是那边,够气派吧。”她手一挥往后一指,指向龙神殿的方向。

  这一指,她的手突然顿住,那边有人?她感觉到了动静的气息。

  她吸了一口气,给小钱钱一个眼神,是谁在监视她,她倒要看看。

  刚踏出一步,蓝焰之心突然发出了一阵极强的蓝光,不知为何的原因,此刻,楚莫瑶头却疼了起来。

  脑子里梦境的画面再次重现,还有其他的一些画面,那些是她没有梦到过的。

  “啊!”她的头越来越疼。

  跟踪她的人见状,好机会,头疼病犯了?这正是他抓人的好机会,或许他一个人就能把这个女人抓到手。

  只是那只狼……

  这人想了个办法,先把狼引开,于是,他故意靠近了些。

  小钱钱最先闻到了陌生的气息:“嗷嗷!”

  有情况!

  楚莫瑶头疼的厉害:“谁?谁在那里?”

  尽管头疼她也感觉到了动静,是有人跟踪她!

  “主人,小钱钱去杀了他!”跟踪主人的人都是坏人,一个不能留,任何危险都不能放过。

  在小钱钱的意识里,狼王对领域的统治是绝对的,只要进到了他们的领地,就是敌人,而敌就必须要干掉。

  “啊……杀了!”头疼,心情就糟。

  楚莫瑶觉得之前她是太手软了,杀手的心狠手辣都到哪儿去了,尼玛,换了个地方还是特么危险重重,耐心全部磨光。

  “是!”小钱钱一冲而上。

  楚莫瑶强吸着气,忍着头疼,坐等小钱钱功成回来。

  她相信小钱钱的修为,对付那人应该没有问题。

  “啊!”

  果然,小钱钱完胜而归,狼王的气势锐不可挡,昂首狼头,威武霸气,小钱钱迈着胜利的步伐回来了。

  捂着脑袋的楚莫瑶见状:“……”

  还真是拽啊,吊炸天的模样!

  站起来,她朝小钱钱招招手:“小钱钱,过来,咱们回家!”

  尼玛,头疼的要死,还是回去睡觉。

  该死的梦境,该死的头疼,什么时候她患上头疼的毛病了,真得要好好找个医生看一下。

  “好嘞!”

  狼王的气势在见到主人一秒变哈士奇,只是条贴心的小狗狗。

  楚莫瑶再深吸两口,抬脚朝前走,头疼的胃里都要恶心,突然一阵难受,她身子一晃,蹭一下原地消失。

  小钱钱正等着美丽的主人朝他走去,眨个眼的功夫,眼前空无一人。

  “主人,主人!”

  小钱钱傻眼,人呢?怎么没了,他迅速跑过来,在原地扒了底朝天,也没见到半个人影?

  人呢?

  ……

  哎哟!

  楚莫瑶只觉得身子就像穿过一道激流,感觉胸闷的紧还很难受,突然间腿脚一软,她掉了下去。

  咔擦!

  一道清脆的响声,接着她觉得身子像是杠到了树枝之上,而后掉了下去。

  砰!

  她摔到了地上,正摔的屁股朝地。

  哎哟哎哟!尼玛,屁股要摔成四半了。

  某个女人睁开眼睛抬头看,她是从里掉下来了。

  往上看,一个断裂的树枝还残连着一点树皮挂在上面。

  楚莫瑶嘴角一抽,黑线冒出了头顶。

  就是那棵树?挺粗的啊,怎么承受不住她的重量吗?

  她是硬生生的把那么精的一个树枝给砸断了?她有这么重吗?

  卧槽!看来得减肥了!

  揉揉屁股站起来,她四处张望看了一上,这是什么地方,好像是一处后花园,而且还是大户人家的后花园。

  坏了,她私闯民宅,而且还砸坏了人家的树!

  楚莫瑶这次这是瞬移的结果,看来这次瞬移的地点……唉……不提了。

  她刚刚到达天阶,瞬移还没有完全掌握好,一个不防就瞬移到了人家的后花园里,仔细一瞧,抚上了额头!

  好吧,即来之,则安之,先出去再说吧!眼睛一闭,意念一动,她想用瞬移之法再直掉。

  然,使用了之后,睁开眼一看,顿时窒息。

  卧槽,她还站在原地没动!

  得!这会儿她还用不了瞬移,看来灵力还没有恢复,天阶初期,短时间之内不能连用瞬移。

  松下一口气,楚莫瑶仔细观察这里的情形。

  树很高,也很茂密,郁郁葱葱,一片绿色,看了有点让人心情很好。

  再往前走,一片碧绿水池,水池中白雾缭绕,水面上还飘着点点红艳艳的花瓣,带着淡淡的花香。

  这是……游泳池,还是沐浴池!

  怎么会在室外?应该是游泳池吧!

  幸好水池中没有一人,不然,她直闯人家游泳的地方,这好像真的很不礼貌了。

  咦?她突然发现,头不疼了!呵,原来瞬移一次摔一跤可以治头疼!

  头不疼的感觉轻松多了,她决定趁着没有人发现,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楚莫瑶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她总觉得还是赶紧走,不过,这里终究是别人家的地盘,她还是小点动静为好。

  这么着一想,她的脚步特意放轻了许多,为了不让人发现,避免一些无所谓的麻烦,她走路很小心,怎么看怎么有点像是不怀好意的感觉。

  某棵树上,坐着一个白衣公子,看着楚莫瑶走路的样子,忍不住捂上了嘴,他是想笑,这个女人倒是有些意思。

  这种蹑手蹑脚的走路法是怕被人发现吗?她还知道自己是私闯,看来还是很清醒的嘛。

  楚莫瑶,若不是他,本公子倒真的觉得你很有趣呢,可就算再有趣,你也不是本公子的菜。

  可尽管不是他的菜,本公子也要和你走近些,不是吗?谁让你是他喜欢的人,他喜欢的人,本公子也喜欢,可是这喜欢的好不甘心。

  白云从楚莫瑶出现在这里,就坐在树上看她,楚莫瑶没有发现他,因为,在树上,他可以最好的隐藏自己的信息,隐藏的全无声息。

  她是要逃走吗?既然来了他的院子,又怎么能让她就这样走了。

  楚莫瑶,本公子正要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了,好巧啊!

  白去的唇角勾出了波丝猫般慵懒妖艳的笑容,再一次见面,他仍然觉得楚莫瑶是个有意思的女人。

  缓缓轻落树下,双手环胸靠在树干上,等着看她怎么逃跑。

  楚莫瑶悄着声儿慢慢的走,无意间闯进来,又压断了人家的树,可千万不要有人来找她赔,她可是心疼银子的人。

  嘶……

  怎么走了半天还没有走出去这片后花园?

  楚莫瑶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她走了半天也没有走出去。

  不对,这里一定有古怪,不过是一片后花园,怎么可能走半天走不出去。

  其实,她哪里知道,这里虽然是一片普通的后花园,可是却被白云布上了迷幻阵,就是为了防止被人打扰,如果找不到阵口,她当然是出不去的。

  没办法,找不到出口,楚莫瑶只好先停下来,可能是走累了,她就着水池旁边坐了下来。

  碧绿的池水,艳红的花瓣,还有淡香,我滴个小乖乖,真是诱人啊。

  四下看了一眼,反正也没有人瞧见,索性,脱了鞋袜洗洗脚算了。

  本来嘛,这池水用来游泳是最好了,可是,哈哈哈,她没有泳妆,还是算了吧。

  三下五除二陪了鞋袜,她把两只脚放进了水里。

  哇,好舒服,温温的水,一点不热一点也不凉,正是舒服的温度。

  两只脚一漾一漾,在水中荡开一圈一圈水纹。

  玩着,她还在想该怎么走出去。

  这里看来是被布了阵,纵然她有天阶的修为,但在这里好像发挥不出来,想要出去恐怕真是要费一番功夫。

  算了,先洗洗再说!

  该死!她竟然在那池水里洗脚!

  当楚莫瑶脱下鞋袜下水的那一刻,白云就火气不由的往上冒,这个女人,那可是一池碧湖水,她竟然只是用来洗脚。

  天知道,有多少人想泡碧湖水的温泉,这可是增加血液流通,提高体质的好东西,她就用来当洗脚水?

  白云慢慢的走了过去,脸上的颜色很不好看。刚走过去,楚莫瑶好似发现了他。

  一发现有人,楚莫瑶自然就以为是这家的主人,让人家主人发现她这个样子,那肯定是很不好意思的行为。

  若是主人家好说话还好,若是一个不愿意,那岂不是她有嘴也说不清,还得赔偿人家?

  这样的念头一产生,她迅速上来,以着最快的速度的穿上了鞋袜,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尽管,这可能晚了,但是,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赖帐!

  她穿好鞋袜,白云也走到了跟前,两人对面一站,隔着碧湖水的雾气一时半会都看不清彼此。

  白云低下身看了一眼碧湖水,唉,果然让她搅的没有那么清澈见底了。

  这个女人!

  “你……”

  话刚出一个字,楚莫瑶就飞身扑了过来,上去就捂住他的嘴。

  “别嚷嚷!”她可以解释,不要嚷嚷!

  白云其实没想嚷嚷,只是想说句话,却被她堵个实在。

  好在,他也并不想做什么,于是,便点了点头,意思是说,可以不嚷嚷。

  这下,楚莫瑶才放开手,这就对嘛,有什么事都好商量,不要嚷嚷,万一嚷嚷到有人来,那多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