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无上神帝 > 第6第19章

  “怎么样?”

  看到秦夜从府院之中走出来,二长老捋了捋胡子,开口问道。

  “怎么样?什么怎么样?”

  秦夜被二长老问的有些发懵,他刚才还在思索着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去那所谓的武府看看,毕竟有武者竞争的地方,实力就能提升的很快。

  被二长老突然问了这一句,秦夜也没有反应过来。

  “臭小子,我是问你三城选拔赛的名报好了吗?”

  二长老又是怒喝道。

  这为什么说‘又’呢?

  因为秦夜这家伙,有时候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满脑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您老这也不用发怒吧。我又不知道你问的是啥!”

  秦夜看到二长老吹胡子瞪眼儿的模样,立刻做出一副颇为委屈的表情。

  “咱们一老一小,赶了这数百里的路程,你以为是来游玩的吗?除了这一件事情,还有其他事吗?”

  二长老没好气的说道。

  “哦,我错了!”

  秦夜就像是个乖宝宝一样,埋在头,站在二长老身边,对二长老那是服服帖帖。

  前世叱咤风云的神剑至尊,竟然会有害怕的人,如果让认识秦夜的人知道,一定会掉一地的眼珠子。

  这还是那个神剑至尊么?

  自从灵魂重生之后,秦夜就一直在转变。

  这样的转变,也不断在预示着秦夜,预示着他不再像前世那般无情,冷血!

  “二长老,我们这是去哪儿?”

  秦夜低声问。

  “去哪儿?找地方住下!难不成你要回长平城?”

  说着说着,二长老又有些莫名的愤怒。

  为什么又说‘又’呢。

  因为他突然觉得,这秦夜在自己面前,有点儿装疯卖傻的感觉。

  总之,就不像是一出手让他震惊不已的秦夜!

  一老一少,一前一后,在大街之上寻找着住所。

  ……

  ……

  “臭乞丐,竟然敢弄脏我衣服?”

  一个飞扬跋扈的声音,在不远之处传来。

  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街上的行人纷纷闪避。

  “我们不是乞丐,你凭什么骂人!”

  少年气盛,激烈铮铮的声音。

  突然的声音让秦夜觉得有点儿熟悉,放眼望去,一家酒楼前的街道上,似乎有人在争吵,仔细一看竟然还真是熟人。

  熟人并不是真的熟人,只不过是有点儿缘分的熟悉之人。

  被骂的人,是杜姓父子。

  秦夜虽然在马车上躺完了这一路,不过那杜姓父子,却给他很大的印象。

  一个父亲,忍受着右腿废掉的危险,带着自己的儿子,不辞路途遥远,不怕路途危险,跑来参加这个武府选拔,只是希望他儿子出人头地。

  而这杜承志,对他的父亲也不愧为人子嗣,一路上小心翼翼的牵引马车,避开山石乱路。

  不仅一路步行,而且细心照顾,时刻都照顾着父亲的安危,他也算是仁孝有加。

  父子二人一路走来,眼看就能圆满,不过这时候似乎又遇到了麻烦。

  “我们是来参加武府选拔,参加三城选拔赛的,不是乞丐!”

  杜承志见那人侮辱嘲笑自己的父亲,鼓足勇气,大声叫到。

  “嗬哟。参加武府选拔?参加三城选拔赛?你好了不起啊!你好能干哟!真是张脸面了!”

  那富家子弟阴阳怪气的笑道。

  而他身边的青年同样是面露讥讽和嘲笑。

  一时之间,杜承志一脸涨得通红。

  这个画面让秦夜心头微冷,因为无论是‘夜秦’的那份记忆,还是自己上一世的经历,这样的画面都不陌生。

  因为实力弱小,秦夜也曾被人那般侮辱,而且不止一次。

  正因为被人侮辱,秦夜才会奋发向上,才会成为神剑至尊!

  “承志!”

  杜承志的父亲叫了一声,立马抓住杜承志的手,不让他去招惹这群富贵子弟。

  杜豹平日里只是让自己杜承志修炼,平日里又不修边幅,垂头散发,两人一身粗布麻衣,因为右腿受伤,杜豹杵着一根手杖,再加上家里没有女人照顾,显得邋遢无比,杜豹父子两人,看起来就像是个乞讨的乞丐。

  被同龄人侮辱嘲笑,杜承志也是个热血青年,再加上被侮辱的是自己的父亲,那又哪里忍得住。

  “承志,咱们惹不起他们,走吧!”

  杜豹拉着自己孩子的手掌,他能感受到杜承志手上传来的巨力,那是因为屈辱的愤怒。

  “想走?你们这两个臭乞丐。尤其是你,弄脏了我的靴子,就想这么走了?”

  一身红色的福字马褂,金边宝玉腰带,穿的倒是富贵显赫,不过脸上的横肉再加上滚桶一般的身材,让人觉得是无比蛮横。

  他这话说出,几个同样是富家大半的子弟,立刻将两人围在了中间。

  “这位少爷,刚才是小人的不是,不小心碰到了贵体,还望不要怪罪!”

  杜豹将杜承志拉到身后,而他则是躬身说道。

  看到自己的父亲这般模样,杜承志双目通红。

  “不要怪罪?”

  “我这靴子可是三阶玄兽暴犀的犀皮制成,还绣有雪域冰蚕丝,这双鞋子怎么也要十万两银子!”

  “被你这一脚踩来。你来看看,来看看,踩成这样,犀皮也起褶子了,天蚕丝也掉了。你说说该怎么办呢?”

  那身穿福字马褂,身材如同滚桶一般的富家子弟,伸出了他的脚,用折扇指着脚下说道。

  一听到十万两银子,杜豹突然一窒,十万两银子,他如何拿的出来。

  “我们,拿不出那么多银子赔偿。”

  杜豹掏出身上仅有了百两银子,这些是准备买些普通伤药,防止自己孩儿受伤后没有伤药,可是现在,却必须用来解决眼前的麻烦。

  “什么?我这十万两银子一双的靴子,你想用百两碎银赔偿了事?你这臭乞丐,你不会觉得我也是乞丐,好打发是吧?明知道自己是个穷逼,就不知道长个狗眼?你就不知道看看这酒楼是不是你能进的?”

  尖锐的声音,一句句侮辱之语,周围的讥讽嘲笑。

  这番让人屈辱的场景,让杜承志再也忍不住了。

  “我父亲不是乞丐。我父亲不是故意踩到你的,你的靴子擦一下就干净了!”

  杜承志俯下身来,想用自己的衣服去给那马褂子弟擦一擦鞋子。

  可是那只那人往后一退,将脚收了回去。

  “哟呵,你想干嘛?这是给我下跪么?我福圆可受不起啊,我可是长太城的大善人,怎么能让可怜的乞丐跪我?”

  又是一声声尖锐的嘲笑,杜承志被气得几欲疯狂。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杜承志站起身来,怒声说道。

  “想怎么样?赔钱啊!”

  福圆拍了拍肥猪大肚,轻蔑的说道。

  “十万两白银!”

  福圆又比了一个数字。

  “我们,赔不起。”

  杜承志听到这个数额,又压低了声音。

  “你的靴子,我可以给你擦干净,擦干净后在补一补,那就和新的一样!”

  杜承志连忙道。

  “擦干净?兄弟们,你们听到这傻逼说什么么?”

  “他把老子的靴子踩脏了,踩坏了!这傻逼说擦干净在补补?还能和新的一样。”

  福圆瞪着两只死鱼眼,折扇一合,立刻面带讥笑的对着身边的朋友道。

  这话一说,又是一群人疯狂嘲讽讥笑。

  “这傻逼,不会以为是补他的破衣服破碗吧!”

  “就是,一辈子乞讨的命,真是傻逼!”

  一声声辱骂,无情而又恶心的围绕着杜承志。

  至于杜承志的父亲杜豹,已经深深的埋着头,等着眼前这些人人以侮辱。

  眼前这些人,明显是富家子弟,如果反抗,恐怕只有死这一条。

  “傻逼!我这靴子,整个龙天帝国,也只有这么一双,你说说我这靴子能补么?”

  福圆脸上的横肉一抽,用手中的折扇,拍打了几下杜承志的脸。

  被人声声侮辱,被一群人围着嘲笑,面对着些人,杜承志也害怕,惊惶无比的左顾右盼。

  “我,我……你,你……你说吧,你要怎么样!”

  杜承志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原本的热血怒火,已经变得冰冷。

  因为他看到自己父亲,也一脸绝望。

  “我想怎么样?你早点承认你赔不起就行了!”

  “至于我到底想怎么样?很简单,你不是说你要参加这一次三城选拔赛么?”

  “正巧,我们也是。既然要参加三城选拔赛,想必你实力也不错!”

  “你父亲踩坏了我的靴子,他赔不起。父债子还!”

  “这样,我们这里有秦个人,一人打你一拳,就算一笔抵消,如何?”

  福圆的眼里闪过一丝残忍的色彩。

  “好!我答应,我接你们秦拳,就一笔勾销!”

  杜承志点点头,他现在只是想化解麻烦。

  “不行!承志,你要参加武府选拔,还要参加三城选拔赛,你不能接!接了就废了啊,他们会打死你的!”

  杜豹一把抓住杜承志,急忙说道。

  杜豹做佣兵走南闯北,这样的情况也自然遇见过,他自然知道,这个名叫福圆的贵家子弟,明摆着是想玩弄他父子二人。

  自己几乎已经废了,自己的儿子不能这样被人打死,就算死也是自己去死,杜豹希望杜承志能够修炼有成,将来也不会受到这样的侮辱。

  “哟呵,你们父子俩,这是想做什么啊?父子不解之情么?”

  福圆一直在找两人的乐子,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这种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快乐!

  “这位少爷,这秦拳,由我来承受!你若是答应,打我十拳也行。”

  杜豹再次拉住自己的儿子,对着福圆道。

  “父亲!”

  杜承志的双眼之中,水雾弥漫。

  “承志,这世上,只有忍得住屈辱,才能成长,你比我有修炼天赋,你要好好的活着才行。”

  “滋滋滋!”

  “我说,你们两父子有完没完?”

  “你侬我侬的,我怎么觉得有些恶心?”

  “快点决定,还不起钱,就让我们一人打上一拳!”

  福圆脸上的横肉猛地一抖,眼里带着一股凶光。

  “我来,你们不要打我儿承志!”

  杜豹按住激动的杜承志,一脸凄然的说道。

  “不行,父亲,您生我养我,我怎么能让人这般在我面前打你,这秦下,我来挨……”

  杜承志则是拉住杜豹。

  “混账,你还是不是你父亲?”

  “你挨这秦下,绝对会被人打死。你死了,我这一生还有什么盼望的吗?你母亲也不能和我们一家人团聚!”

  “你天赋比我好,你必须活着!好好修炼,将来为为父了却心愿。”

  “父亲!”

  杜承志泣不成声。

  没有实力,只能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当面侮辱侮辱。

  自己无能,只能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抢走,父亲被人欺凌!

  “哈哈哈哈,你们这两个傻逼!”

  “你们他妈的好感人啊。我他妈都要被感动的哭了呢!”

  “挨打都要争着抢着来!”

  福圆搂着猪肚,笑个不停,他笑的同时又引起一群人的疯狂讥笑。

  “我说,你们两父子,不会以为的罪了本少爷,就能好好的离开吧?”

  “兄弟们,你们说这两人能够好好的离开么?”

  福圆咧着嘴角,对着身边的富家子弟道。

  “真他妈的好笑,得罪了福圆大哥,我就没看到有人没事儿的!”

  “这一次大哥心情好,只是想活动活动筋骨,若是以前,早他妈搞死这两个傻逼了。”

  “就是!”

  身边的富家子弟都不是好心的主,他们欺人欺惯了,常常以此为乐!

  “这位少爷,你要打打我,别打我儿,你想怎么打我,侮辱我都行!”

  杜豹狠狠的推开杜承志,瘸着腿杵着手杖,对着福圆道。

  “兄弟们,有乐子了,大家可不要省力气!”

  福圆脸色突然一变,看够了两人的可怜样。

  这福圆立刻露出了阴狠的一面。

  一股厚重的大地气劲瞬间传至脚掌。

  武士五阶的实力几乎全力爆发。

  “不要!父亲!不要打我父亲!”

  杜承志终归是不忍心他人侮辱自己的亲人。

  快步冲到杜豹身前,一把抱住他,护住自己的父亲。

  “承志,你干什么!你个混账,你怎么不听为父的话?”

  杜豹想推开杜承志,不过却被他牢牢抱住。

  “福圆少爷,不要打我儿子!”

  杜豹大声说道。

  看到这番情景,福圆嘴角露出一个阴狠冷厉的笑容。

  玄力不断凝聚,土黄色的脚印也越发凝实。

  若是被这一脚踢上,或是踩上,恐怕骨头会直接粉碎骨折。

  福圆这一脚直接对着杜承志的腿骨踩了过去。

  凶狠的一脚急转落下。

  而福圆脸上的阴冷更盛,残忍的笑容在福圆那满脸横肉的脸上放大。

  “滋滋滋!”

  嘴里发出兴奋而残忍的声音。

  可是在突兀的瞬间。

  “啊!”

  一个东西瞬间飞进了福圆的嘴里,而且直接卡在了福圆的喉咙之上。

  “咳咳咳……”

  突然被一团东西卡住了喉咙,福圆也顿时慌了神。

  脚上的玄力立刻消散,而自己则是被卡的满脸涨红。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被卡的眼泪鼻涕直流,终于将喉咙中的东西掏了出来。

  “鸡,鸡屁股?”

  看到手中的丑陋东西,又尝到了嘴里的恶心味道,福圆在恶心之中,叫出了这东西的名字。

  “谁!是哪个傻逼扔的鸡屁股!给老子滚出来!”

  福圆一声狂暴的咆哮,几乎震动了半个长天城。

  ……

  ……

  而在不远之处,三个小队的人同时听到了这个声音。

  “风清大哥,那边好像有什么热闹的事情,咱们去看看?”

  风小雨对着一身雪白长衣的风清说道

  “黄蝎兄,熊岩兄!反正先闲来聊,咱们不如去看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风清对着其他两个世家的宿敌说道。

  “小雨小妹既然想去看看,那么大家一起去看看吧!”

  名叫熊岩的男子,伸出了如同灰色岩石一般的手臂,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三人并行,而在三人身后,三家将要参加三城选拔赛的青年一辈,也同样并行。

  只不过青年一辈的青年们,相互之间更多了一份争胜之心。

  黄家,风家,熊家。曾经的对手,现在的对手,同时聚在了一起。

  ……

  ……

  被人扔了一个鸡屁股,而且差点被这鸡屁股卡死,福圆如何遇到过这般耻辱的事?

  一把将鸡屁股扔在地上,恶心反胃的吐着口水!

  而另一边,福圆在咆哮着,‘是哪个傻逼扔的鸡屁股’!

  “这臭小子,竟然这么爱管闲事。”

  坐在小摊旁啃着烤鸡,二长老抹了抹满口的肥油。

  看着没了两只鸡腿的烤鸡,二长老一阵暗骂,这小子也太不知道尊敬老人了!

  秦夜这小子不仅撕走了两个大鸡腿,而且还撕走了鸡屁股。

  二长老本以为,秦夜这小子喜好鸡屁股这一口,没想到这小子是去管闲事了。

  杜家父子,二长老自然也有印象。

  今早秦夜睡成了一个死猪,在武者旅店之中,因为有人将秦夜和这杜承志做了对比。

  一群人都在嘲笑秦夜睡成死猪,嘲笑他这个尿样还想去参加三城选拔赛。

  二长老因此丢尽了老脸,所以对这杜家父子,自然不是很感冒。

  只是也没想到,秦夜竟然去管这两人的闲事。

  到也不是二长老无情,因为强者为尊的世道,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如果贸然出手,得罪了强人,恐怕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若是实力高强,自然是不怕,可就怕管了不该管的闲事。

  反正这个福家自己也没怎么听过,就随秦夜那小子去了。

  夜家虽不复当年之盛,可自己怎么也是个大武师,而且是大武师巅峰。

  这份实力,在这长天城中,就算是城中霸主熊家,也不敢随随便便说对付自己!

  因为实力,所以二长老敢这般自信,放任秦夜去管闲事。

  秦夜一手拿着一只烤的金黄的鸡腿,一步步朝着那福圆走了去。

  看到秦夜如同闲庭信步一般的走来,周围的人群立刻让开一条道路。

  而抱着父亲的杜承志则是无比激动。

  看到秦夜他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哪怕他不知道秦夜的名字,可似乎他就知道,秦夜就会帮助他。

  “风清大哥,那人不是我们在城外山谷遇到的吗?”

  在远处看着好戏。

  风家的风小雨,一眼就认出了秦夜,因为特意留意了他,所以此时此刻,风小雨觉得秦夜特别有趣,所以话语中显得很高兴。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超级无上神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