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十一章童谣和猜谜下

第十一章童谣和猜谜下


  唐奶奶继续往下念:“第二首童谣名字叫做《月光光》,上面介绍说是一首客家童谣。月光光,秀才郎;骑白马,过莲塘;莲塘外,种韭菜;韭菜花,结亲家。亲家门口一口塘,生的鲤嬷八尺长;鲤嬷肚里做学堂,做得学堂四方方。”

  “啊!是很怀念的一首童谣呢!”唐奶奶刚刚念完,她的孙女雅雅就立刻发出了惊喜的声音,“让人想起小时候在水塘边抓泥鳅被奶奶拎着耳朵揪回家念书的样子。”

  “原来你也会有这样的经历啊!”发出同样感叹的是在乡下长大的秦森。

  听到他们两个的互动,瞬间大家脸上的表情都浮现出一种思念的样子,各自小时候的回忆在脑海中跳出来,感觉都有说不完的事情。

  紧接着开口的是柳航,他说:“小时候爷爷特别严厉,就希望我做一个刑警,可是我的性格慢吞吞地,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让奶奶操心,功课也是,除了文科好一点,其他科目都不行。所以经常被爷爷撵得满院子跑。那时候虽然抱怨,但确实很开心,我们家当年住的是平房,一个大院子里养着鸡鸭还有土狗,那些土狗到了晚上只要一遇到陌生人路过门口就会大叫,吵到我写作业,但是只要爷爷一声怒吼,这些小家伙就都不吱声了,所以啊,我们家到现在都是爷爷第一把交椅,当家做主的。”柳航一边说,一边露出幸福的表情。

  边上的柳桥蒲本想怼他几句,但是看到他的表情把话咽了回去,谁不疼爱自己的亲孙子呢?再不争气,只要他觉得幸福,老爷子当然也甜在心里。

  柳航话音还没有落下,孟琪儿就立刻接了上来:“我觉得我小时候一点也不幸福,爸爸是做生意的,经常在各个城市之间奔波。妈妈是个舞蹈演员,但是为了跟随爸爸在一起,放弃了出国的机会,以至于到现在都放不下当初的梦想,所以一定要我当一个舞蹈演员。可是我喜欢的是画画,他们却都不支持,甚至不让我报考美术大学。”说道这里,原本活泼可爱的女生难得表现出落寞的神情。

  孟琪儿继续说:“而且我从没有在同一个学校上学超过一年的,为了爸爸的生意,妈妈带着我到处转学,每到一个地方,还没有朋友出现,我就又该走了,呼…,有时候真羡慕那些可以一直住在同一个地方的小伙伴。”

  原来富贵人家的大小姐烦恼也不少,大家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去安慰她,稍稍停顿了几秒钟之后,雅雅接口说:“我们家也算是比较富有了吧,可是我小时候都住在奶奶那里,我对爷爷没有太多印象,因为他在我出生九个月的时候就过世了,一直是奶奶一个人在拉扯我长大。我奶奶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没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评上大学副教授了,而且还创办了自己的儿童早教中心,在我们那里可有名了。”

  “我从小就一直跟奶奶住在学校或者早教中心,她实在是太忙了,又不想把我托付给其他人照顾,所以到哪里都带着我。我现在在奶奶任教过的学校里上附属高中,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毕业之后我还是要留校上大学,因为那里几乎半个年级的同龄人都是我的朋友。”雅雅脸上露出了骄傲的微笑,那是和孟琪儿完全不同的两种表情。

  然后所有人都各自回忆了他们的童年,这首童谣延伸出来话题足足让大家谈论了二十几分钟,直到轮到文曼曼的时候,她稍稍犹豫了一下,突然回过头问恽夜遥:“大明星先生,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我吗?…我的童年丢了一半,所以我完全不能讲清楚是什么样子,如果有一天我找到那一半,到那时大家还想听的话,我会很乐意告诉大家的。”恽夜遥低下头说,回忆对他来说是快乐、酸楚、疼痛和幸福的交错体,所以不想多言。

  整个桌子,只有一个人为此稍稍动容,并显露出疑惑的神情,其他人都没有因此想到什么,也没有注意那个人。

  文曼曼说:“听上去好深奥啊!我不懂。”

  “那么你呢?小曼。”恽夜遥反问。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大家都知道,是不是听上去一点新意都没有?”

  “才不是呢,我都梦想着有这样一个家庭。”孟琪儿立刻撅着红唇反驳说,一下子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于是大家又开始催唐奶奶继续往下念。

  下面是一首附带的字谜,谜面是一句诗句:一江清水乘风去。打一个字。

  这回恽夜遥首先开口说:“‘江’和‘清’去掉水就是‘工’和‘青’两个字,‘工’加上前面的‘一’字,可以是一个‘王’字,也许这个字是王字旁的,奶奶你那儿有答案吗?我说得对不对?”

  “没有,只有谜面。”唐奶奶把书反过来给恽夜遥看,确实只有谜面。

  隔壁桌上的夏红柿插嘴说:“‘乘’是不是可以隐喻为乘法的‘X’呢?”

  “也许吧。”她边上的连帆立刻回应道,不过男生脸上的表情却不是那么肯定。

  “如果是‘X’号的话,我大致可以猜出来,”夏红柿继续说:“最后一个风去掉里面的‘X’不就是‘几’吗?‘王’加上‘几’是一个‘玑’。”

  “那么那个‘清’是什么意思呢?”桃慕青问。

  一直处于旁听状态的柳桥蒲可能是对这些话题不耐烦了,接了一句:“就算‘清除’的意思吧,‘江’清除‘水’得到‘工’呗。”

  没想到居然一语中的,隔了两个位置的唐奶奶立刻表扬说:“还是老爷子聪明,其实‘清水’在这里就是清除水的意思。”

  听到唐奶奶这么说,柳桥蒲差点一口咖啡喷在桌子上,还好他收回得及时,干咳了两声算作是回应‘表扬’了。

  这时,墙上的挂钟已经敲过晚上七点钟的钟声,黑色衣服的女仆从房间里走出来,对众人说:“晚饭已经准备好,要过去吃一点吗?”

  柳桥蒲依然代表所有人站起身来,他欠了欠身体回答女仆:“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刚才在外面的餐馆已经吃过了,嗯……能不能请你帮我们拿点热水过来,谢谢。”

  “好吧,我去拿,等一下吃过饭我会来带大家去客房的,还有请你们闲聊的时候一定不要太大声,这里的主人很怕吵。”女仆平淡的说,就像一般是住家女仆一样。瘦削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好,一定,”柳桥蒲立刻接口道:“真是太感谢了,还有,麻烦问一下卫生间在哪里?”

  “我出来的这扇门一直走到底右拐就行了。”女仆说完,回头进入了房门里面,柳桥蒲也顺势坐回原来的位子。

  女仆出入的房门就是门牌上写着‘通往客房和二楼’的那扇房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