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十五章第六个房间里的美丽女人

第十五章第六个房间里的美丽女人


  晚上10点多钟,在各自搬运完自己的行李回房间之后,整栋房子便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一道黑影从玄关的地方偷偷向内摸索进来,他没有开灯,可是行走速度却很快,而且完全没有踩到或者踢到客人们排列在地上的鞋子,说明黑影对这个家的结构非常熟悉,熟悉到他可以在黑暗中沿直线行走。

  轻轻推开玄关与客厅连接的房门,黑影探出头去左右张望,餐厅里晚上总是留着一盏小灯,阴暗的光亮足够他观察周围情形。

  没有人,一个也没有,黑影总算放下了心。他轻手轻脚走进大客厅里面,并没有直接进入餐厅,而是走到房间深处的某一个地方坐下了,黑暗中可以隐约看到他的双手正在掀掉什么东西上面的盖布,并且顺手打开了下面的盖子。

  盖子很大,不过并不沉重,黑影轻轻往上一推就推上去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然后,就坐着的位置,黑影转头向另一个房门里面望了一眼,那是书房的房门。

  书房的房门明明傍晚的时候恽夜遥和文曼曼从里面出来是关上的,虽然并没有锁紧,但是的的确确整扇房门都虚掩上了。后来也没有人再去动过那里的房门,在搬运行李的时候还是关上的,这一点有人看到过。

  可是现在,书房的房门大大敞开着,里面也开着一盏昏暗的小灯。灯光正好照亮了书房正中央的那条过道,一眼看去过道里什么人也没有,只有底部的黑暗向两头延伸而去。就像延伸进了无限的地洞中一般。

  黑影看了几分钟之后,又侧耳仔细聆听,确定内部没有声音才重新坐直身体,深吸了一口气,把双手抬起来放在眼前‘小房子’形状的物体上面。

  随着手指流畅地开始移动,一首月光曲逐渐从他指尖充斥进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声音柔和优美,透露着淡淡的忧伤。如果此刻但凡有一个听众的话,都会被这美妙的琴声所吸引安静聆听他的演奏。

  所有的人都已经睡下了,只有这温柔的旋律在客厅中连绵不绝,诉说着属于它自己的故事……

  ——

  恽夜遥一个人躺在床上,身体底下的床铺非常宽阔,柔软的天蓝色的床垫,配上天蓝色的羽绒枕头,舒适得让人想要一直沉沦下去。

  演员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床垫里,紧紧拉着身上那床很厚的羽绒被褥,羽绒被褥上的颜色也配合着床垫和枕头的颜色,是天蓝色和白色。整个床铺的感觉都是那么温暖和梦幻。可是恽夜遥却享受不起来。

  他的感冒似乎比刚才更严重,鼻子也堵的厉害,反正就是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那种状态。恽夜遥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床头柜上小小的那一盒餐巾纸,那些根本就不够用,躺到床上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餐巾纸盒就告罄了。

  恽夜遥犹豫着是不是要打扰王姐,或者自己摸索的餐厅里去再找一盒餐巾纸。但是他又不大愿意这么做,因为这是主人家忌讳的事情。原本目光炯炯的眼眸此刻因为生理关系泪眼朦胧,视线也变得很模糊。

  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恽夜遥索性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头一侧的被褥上留下了一小滩水渍,那是眼泪流下的。恽夜遥我不会让鼻涕弄脏别人的床铺。

  思来想去没有办法,只能上楼去打扰别的男性客人了,希望他们还没有睡着。

  匆匆穿好衣服,用最后一张餐巾纸擦干净鼻头扔进垃圾桶之后,恽夜遥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虽然中央空调的功率很大,但是外面走道还是要比屋子里稍稍寒冷一些,扶着墙壁慢慢向楼梯上方移动,恽夜遥带着犹豫轻轻敲响了塔楼顶端第一间屋子的房门。

  敲了两三下之后,恽夜遥发现里面并没有回应,于是他把耳朵贴上房门仔细听了一下,房间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呼噜声。

  ‘唉!看来是睡着了,那就再往下去试试看吧!’有些气馁地想着,你要轻手轻脚沿着楼梯继续往下走。

  他只是在睡衣外面披了一件羽绒服,感觉两个裤腿里面凉飕飕的。右手里握着钥匙环上的小手电筒,小小的黄色光亮照亮了恽夜遥双脚前方的楼梯。

  ‘二、三、四、五’在心里数着数,恽夜遥一间一间房门摸索过去,每到一间房门前,他都竖起耳朵倾听一小会儿。

  男生们似乎都有打鼾的习惯,只不过有的人比较轻,而有的人比较响亮而已。每一间房间,恽夜遥都听到了轻微的呼噜声,所以也就不好意思扰人清梦了,只能拿着手电筒继续向下摸索。

  当双手把上第六扇房门的门框时,恽夜遥实在忍不住,响亮的打了一个喷嚏。

  这个喷嚏在黑暗的楼梯通道里传出很远,就像是信号一样,一下子就惊动了第五扇房门里面的客人,这是一个恽夜遥最近还没有见过的陌生人。

  恽夜遥听见房门里传来响动的声音,只能带着尴尬的脸色站在原地等里面的人出来开门。这种样子他觉得实在是太难为情。

  许久之后,久到恽夜遥快要打算回自己房间另想办法的时候,房间里终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呀!”

  “不好意思,我叫恽夜遥,是今天来借宿的客人……我感冒了,房间里又没有多余的纸,而且现在这么晚又不好打扰主人家,所以,我想可不可以问你这边借一点纸。”

  “哦,你等一下!”里面的女人声音变得很清脆,好像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样子。

  果然,不一会儿,房间里就传来了拖鞋啪嗒啪嗒走路的声音,一双保养良好如白玉一般的手拉开房门,随着手的出现,房间主人的脸蛋也出现在房门口。

  这是一张多么漂亮的脸啊!肌肤白皙胜雪,一双凤目自带清灵之气,那种流盼带笑的神情只要是男人,就会百看不厌。小巧而高挺的鼻梁,鼻头微翘,丰满的嘴唇如同水菱角一样鲜嫩欲滴,嘴角自然向上扬起,给人若隐若现的喜悦之感!整个人就像是从古代画卷中走出来的美艳侍女一般。

  就算是恽夜遥,看到这样一副脸,也控制不住微微脸红了。他赶紧直了直身体,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

  然后面对女人质疑的眼神再次开口说:“你好,我叫恽夜遥。打扰你睡觉真的不好意思”

  “我刚才就听到了,不用再把名字重复一遍的。而且我也一样没有睡着呢!”房间里的女人微笑着,对恽夜遥说,话音显得非常轻松。

  “嗯,请问你这里有多余的餐巾纸吗?”恽夜遥问道。

  “有,我这就去拿给你。”

  女人的行动很爽快,话音一落,就转身向房屋内部走去。隔着半扇门的空间,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她穿着睡衣妖娆的身姿,‘好漂亮的女人啊,’在心里赞叹,恽夜遥的目光随着他一起进入房间,直到看不见为止。

  似乎已经忘记了还在往下流的鼻涕,还有冰凉的双脚,恽夜遥兀自站在房门口发着呆,等待女人拿他需要的物品出来——

  “喂!看够了没有?!!”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冷酷严厉的声音,好像还带着一点愤怒。

  恽夜遥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回头去看,脚步踉跄着踢掉了一个拖鞋,拖鞋伴随着恽夜遥小小的惊叫声向楼梯下面翻滚下去。

  “哎呀!!我的拖鞋!!”

  恽夜遥正准备去追自己的拖鞋,没想到身后的男人比他速度更快,大踏步跨过十几阶楼梯,就把拖鞋给捡了回来。

  “谢谢!谢谢!”

  “啊!老公,我还以为今天晚上你没赶上呢!担心了好久的。”

  恽夜遥的道谢声和屋子里女人惊讶的说话声同时响起,让演员一下子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刚刚在客厅里面确认的事情现在突然之间变成了心里的疑惑,恽夜遥习惯性皱起眉头,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搞错了?还是眼前这个人在搞事情!

  目光转向帮他捡回拖鞋的高大男人,恽夜遥并没有礼貌性的舒展眉头,而是用一种奇怪,或者可以说惊异的眼神看着他,男人也不管恽夜遥的反应,自顾自绕过他走到女人面前说:“小魅,我在外面那几个餐馆找不到你,就觉得你是住进这所别墅里来了,所以才跟着他们来这里找你的。”

  “可是你怎么到这个时候才来找我呢?”名叫小魅的女人歪着头问,表情稍微显出一丝撒娇的神色。

  他们身后的恽夜遥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两百瓦的大灯泡一样,他低下头匆匆说了一句:“那我走了,谢谢你的餐巾纸!”然后作势就要往楼上跑去。

  没想到身后的男人突然之间就叫住他说:“对了,这个给你,你刚才在敲我房门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听见了,只是没有立刻反应过来而已。”男人把一大盒餐巾纸塞进恽夜遥的手中,然后和他到了晚安!便自顾自又去和女人说话了。

  恽夜遥怀里抱着一大一小两盒餐巾纸,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难看极了,他脚步飞快的跑回自己房间,当身后房门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恽夜遥才意识到大家都在睡觉,他把房门关得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