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十七章不可思议的密室失踪事件上

第十七章不可思议的密室失踪事件上


  夜晚,仿佛笼罩在黑色披风下面的恶魔身影,带着恐惧、寒冷、危险慢慢靠近耸立在山崖之上的人类小屋。恶魔身后,无数暴风雪形成的大军呼啸而来,任何生命只要走出小屋,立刻就会成为恶魔是食物,连骨渣和魂魄都不会剩下。

  那凄厉的呼呼风声,用力拍打着室内小屋的窗棱,让它们连同屋子里的人一起摇摇欲坠,不得安宁。巨大黑色的披风包裹住小屋所有的退路。恶魔开始他的狂欢宴会。

  鲜血的味道充斥在鼻腔,用力张开血盆大口的恶魔,在青年眼中好像下一秒就要突破最后的阻碍,将他带入无尽的虚空撕碎。

  极度恐惧的黑色瞳孔无限放大,一直到映出恶魔整个可怕的脸部,那尖利的牙齿上滴落着像毒液一样的粘稠口水!一点一点向青年眼前靠近……

  ‘不要……不要过来……’

  ‘求求你不要过来……走开……快走开……’

  声音像浆糊一样酸涩粘稠,堵在青年的喉咙口。他兀自挥舞着手臂,仿佛要打倒眼前的危险,亦或者是把眼前的危险推到千里之外一样。痛哭流涕,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情!青年的手眼看着就要伸进恶魔喉咙里去了。

  好像回应屋子里的惨叫一样,窗外呼啸着的欢呼声越来越响亮。这代表着狂欢宴会就快要进入高潮,那美味的、殷红的鲜血即将从青年身体之中喷薄而出,染红恶魔的皮肤,也染红那漆黑夜空中疯狂降落的白色花朵……

  ——

  柳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之间醒来,总觉得一直都没有睡着,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脑胀得发疼,柳航又一次开始后悔来到这座山上,他以前从不怎么登山。这次到底是为什么呢?真的只是为了那个女孩儿吗?柳航迷迷糊糊地想着,混沌的大脑,让他什么事情都想不明白。

  在床上赖了一会儿之后,总算清醒一些了。柳航甩甩头,丢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伸手从被褥里爬了起来。

  房间里的中央空调十分暖和,何况柳航身上还穿了保暖内衣裤,所以爬出被窝并不觉得有多寒冷,反而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现在到底是几点钟了呢?’

  因为褐色塔楼里没有对外的窗户,所以柳航不知道外面的天色是不是已经亮了。

  坐在床上侧耳轻听,柳航发现外面什么声音也没有,这种楼道边上的房间只要外面有一点点走动的声音,都会听得清清楚楚。

  ‘大概是我醒得太早了吧!大家都还没有起床。’柳航如是想着,习惯性的抬起手腕来看时间。

  他是个左撇子,所以手表通常都带在右手手腕上。可是今天不算白皙的皮肤上什么也没有,柳航微微皱起眉头,冒起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安感觉。不过他没有在意这个,又或者说因为手表的失踪忽略过去了。

  ‘我的手表呢?我的手表到哪里去了?……难道是睡觉前脱下来放在床头柜上了?’

  柳航想伸手摸索床头柜,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这间屋子里根本就没有床头柜。双手插入乱糟糟的头发里面,柳航的感觉越来越糟糕,怎么了?这到底是……照理说自己并不会对外面的环境不习惯到这种程度啊!

  脑子里完全想不起来房间里的摆设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好像昨天看到的一切都是梦境一样。爷爷在那栋蓝色塔楼里不知道怎么样了?也许会比自己这里好一点吧。

  摸索着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灯,幸好电灯开关还记得在什么地方?等到房间里一片敞亮的时候,柳航才总算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

  他套上胡乱扔在床铺上的毛衣和长裤,柳航虽然长得不怎么高,但是不胖不瘦,穿着灰色的圆领宽松毛衣和黑色休闲裤,还是有几分男人味道的。只是他的两个肩膀稍稍有些向下倾斜,导致背部看上去也有一点驼。

  这种样子穿西装是最不好看的,柳航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时常都穿着一身宽松的休闲装。

  穿好衣服之后,柳航觉得嘴里涩涩的,用手一哈还有一股臭气,那是因为他平时有喝酒抽烟的习惯,所以早上起床总是会有一点点口臭。

  ‘算了,反正除了爷爷之外,别人也不会计较。等一下早点去洗漱就行。’

  一边想着,柳航一边环顾房间内的布置。在这里他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大致站在靠近大床的位置看一下。

  正对门一边墙壁上靠着一口衣柜,是那种老式的颜色非常暗沉的衣柜,柳航看到它立刻就想起来小时候奶奶用来装食物的碗柜,也是这种颜色,不过要干净得多。

  这边这口衣柜的大门缝隙里积满了黑色的污垢,表面脱漆非常严重,甚至有些地方还毛毛糙糙的好像是木头被磨损了。

  ‘我才不会在这样的衣柜里面放衣服呢!’

  柳航转过头去,继续看另一边的状况。另一边到是要干净得多,有圆桌和椅子,圆桌很漂亮,褐色带着浅浅的花朵纹路。柳航对花向来不感冒,所以也不知道的花朵纹路代表的是什么花。

  圆桌边上放着两把小型的靠背椅,也是同样的颜色同样的花纹,形状很普通,就像是一般咖啡厅里常有的那种木质靠背椅一样。

  其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房间一样也是配合着楼梯形状建造的,大床后面的墙壁是平的,而靠门那一边的墙壁从右向左倾斜,呈弧形。这样子的话,房间右半边的空间就比左半边要稍微大一些了。

  来回扫了几眼之后,柳航开始厌烦继续呆在这沉闷的空间里面,他的行李就堆放在大床的边上。从里面翻出随身钥匙手机,柳航正准备向门口走去,这个时候他才再次想起自己的手表还没有找到。

  ‘大概是忘在客厅里的什么地方?等一下问王姐就是了。’犹豫了一小会儿,柳航不愿意再停下来去找他那块廉价手表,很快走出了房门。

  这里的房间门有一把银质的雕花小钥匙,还挺精致,柳航走到门外伸手摸了摸裤子口袋,小钥匙安静地躺在里面。他松了一口气,锁上房门之后就向楼梯上方走去。

  一边暗自揣度着别墅里奇怪的布置,一边摸索着墙壁向上移动。楼道空间里完全是黑漆漆的一片,让人感觉慎得慌!

  刚走了没有几步,身后就传来了隐隐约约的什么声音。听不清楚,但确实是有声音在发出来。

  柳航停下脚步,回过头去仔细聆听,向下延伸的楼梯就好像恶魔伸长的舌头一样,一直延伸到深不见底的黑暗深处。柳航停顿了好一会儿,声音也没有再次传来,于是他加快脚步,继续向楼上走去!

  ……

  ……男人的脚步声就像触动了开关一样,没走几步,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比刚才那一次更加清晰,有点像女人或者婴儿的哭声,又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墙壁上摩擦着它的利爪。

  伴随着心中渐渐升起的恐惧,男人瞬间又停下了脚步向后看去,还是什么都没有,一片空旷深邃的黑暗此刻在黑色瞳孔中越来越诡异。

  瞳孔紧张地收缩起来,男人犹豫着要不要向下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没什么可以害怕的吧!这里边上的房间住满了人,万一有什么事情喊个人出来不就行了吗?’

  这样自我安慰着,男人壮起胆子把脚步移向相反的方向……

  诡异的时间,诡异的环境,诡异恐怖的不可思议事件,就在那黑暗深处等待着放松警惕的猎物前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