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十一章废墟里的线索下

第四十一章废墟里的线索下


  连续发生的事情让恽夜遥几乎忘了自己还在感冒,他走在颜慕恒身边,脸上带着焦急。事实上,刚才在食物仓库里,恽夜遥和颜慕恒并不是一无所获。除了食物堆底下的那些鸡之外,他们还是发现了一些线索的。

  比如,一个小巧的珍珠胸针,不清楚是不是老板娘戴过的,因为第一次见到老板娘的时候,印象中没有看见胸针。至少可以证明在她们之前有一位女士曾经留在食品仓库里做了些什么。也有可能就是怖怖拿食物时丢的,这个等会儿试探一下小女仆就可以了。

  还有一缕冻在门框上的头发,一看就不可能是怖怖的,因为怖怖没有那么长的头发,而老板娘一直盘着头发,看上去应该很长。

  这缕头发不太可能是不小心被冻在上面的,第一,天气还没有寒冷到干燥的头发接触到门框就会被冻住,除非头发是潮湿的。第二,在头发的顶端有一小块带着血的皮肤,看上去好像是不久之前才从头皮上扯落下来的,血还保持着鲜红色,与头皮头发冻在一起。

  在扯落下来的头发不远处,还有一小块皮肤,颜色要比头皮更鲜艳一些,可以猜测是嘴唇或者舌头上的皮肤,也带着血,看上去要比那块头皮更大一点点。

  以上三点足矣让人想入非非,可是,老板娘和厨师却始终不见踪影。颜慕恒也想过要去敲其他人家的门,却被恽夜遥坚决制止了。虽然颜慕恒和小魅都想不通恽夜遥为什么不让他们找其他餐馆里的人问,不过,让人不解的是,这两个之前和恽夜遥从来没有过交集的人,居然选择了听恽夜遥的话,一起回到别墅里再做打算。

  而剩下的那些小仓库,不用进门,只要趴在窗框上朝里看一眼就足够了。因为大部分窗户都是开着的,而且也没有什么防盗措施。山上根本不可能有小偷上来,尤其是这种天气。

  因此,可以说三个人是无功而返,也可以说三个人发现了线索,但暂时还不想告诉所有人。

  让我们把视线拉回到废墟的事情上面,恽夜遥和谢云蒙毕竟是年轻人,脚程比柳桥蒲和管家快得多,他们没有走多久就看到了远处废墟中耸立的残垣断壁。

  颜慕恒几大步跨近断层边缘,自己先跳到低处,然后伸手接应了一下恽夜遥,让他整个上半身趴在自己肩膀上跳下来。恽夜遥也没有拘谨,反而是很自然地接受了颜慕恒的帮助。

  恽夜遥本身有一点点恐高,平时正常像在高楼上或者在河边,不会表现得很明显,但是,在这种笔直空旷的悬崖边缘就显得有些吃力了。颜慕恒做出的反应让人觉得他好像知道这件事一样。

  废墟在比较低的地势,而且非常靠近悬崖,恽夜遥走进废墟里面之后就放慢了脚步,有些不敢大踏步向悬崖方向走。颜慕恒一直抱着他的肩膀像个守护者一样前进,同时也跟着恽夜遥放缓了脚步。

  两个人很快进入柳桥蒲蹲着的偏屋书房里面,恽夜遥问老爷子:“柳爷爷,有发现什么吗?”

  柳桥蒲看了一眼黏在一起的两个人,似乎有些不满,大声对颜慕恒说:“快过来,这里的地板你来试试能不能掀开!”

  颜慕恒只好放开恽夜遥走到柳桥蒲身边蹲下,他看了一眼柳桥蒲指着的地板说:“柳爷爷,我……”

  “改口,叫我老师,没人听见还叫爷爷,我有那么老吗?!小恽你也是,私底下叫我柳伯伯就可以了。”柳桥蒲单独和恽夜遥、颜慕恒在一起的时候,说话做事比在大家面前放得开很多。他执意要颜慕恒叫他老师,也许是希望强壮的颜慕恒以后去当刑警吧,不过当刑警哪有那么容易啊!

  “呃……老师,这样结实的拼木地板怎么可能掀得开?”颜慕恒头上挂着一大滴冷汗对柳桥蒲说,他实在受不了这位老先生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睛的坏脾气。幸好他在别墅中的时候还能好好控制。

  柳桥蒲说:“让你过来就是为了确认这件事,你认为这边的地板像不像十几年前就铺好,还被火烧过的样子?”

  “不可能,”颜慕恒一边回答,一边用手敲着地板,“这地板顶多铺好不会超过五年,我还是说得长的,老师你看,上面基本上没有划痕,抹去灰尘之后表面光滑,接缝处也是,黑色的灰尘都是浮在上面的,用手指一抹就没有了,我猜想应该是房屋被烧成废墟之后才铺上去的。”

  “你还不算太笨,小恽,你也来说说。”

  柳桥蒲转向身后的恽夜遥说,此刻,恽夜遥已经靠近他们俯下身体一起在观察地板。恽夜遥沉思片刻说:“首先,如果偏屋重建的话,是不可能只铺地板就放弃的。其次,为什么会有人想到在这间书房被烧毁之后去铺上新地板,而且还在上面撒上废墟作为掩盖。”

  “你们看屋子里的废墟,基本上都是小块残砖碎瓦,除了窗户边上的床垫和木柜,一块大一点的残片都没有。最后,这里的残砖碎瓦也分布得太均匀了,几乎照顾到了地板的每一寸方位。对比屋外就可以看出来,这里绝对是人为在地板铺好之后,再撒上废墟的。”

  “很正确,我刚才就发现地板不对劲了,所以才让管家去叫你们的,这种做法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显在掩盖书房下面的地下室。而且,管家刚才的表现也很奇怪,他表面上很着急,但是在我一点一点扒开废墟检查的时候,却始终不肯过来帮忙。我觉得管家肯定知道些什么。”

  “既然他们要用这种方法来掩盖地下室,就说明这里的地下室一定藏着什么秘密,而且我对此的看法并不乐观,你们认为呢?”说完,柳桥蒲站起身来,看着颜慕恒和恽夜遥两个人。

  恽夜遥开口说:“我们到达诡谲屋仅仅半天一夜的时间,可是居然连续发生了两桩失踪事件和一桩密室消失事件,且不论消失在密室里的人是谁,他洒下那些血又是为了什么!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秘密一定在这个家内部。也许我们之中某一个人触及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或者无意中听到看到了什么,才会导致某些人将知情者一个一个隐藏起来。”

  “不过,我认为失踪的人活着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隐藏他们的人没有必要杀人,他只要等我们下山之后,再把知情者放出来恢复正常生活就可以了。这是第一种乐观的推测。”

  “那么不乐观的推测呢?”颜慕恒问道。

  “不乐观的推测就要加入在雪崩中差点遇难的那三个男女了。小恒,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跟踪那三个人才上山的?要不然你怎么会在救援的时候正好出现在我们身后,还及时帮上了忙?”

  “……小遥,你还真是有点直觉就敢说话!呼——好吧,我承认,我是一直在跟踪那三个人,原因是……”颜慕恒的头与其他两个人逐渐挨在了一起,后面的话语也隐没在凑近的脸颊之间,完全听不清楚。

  在三个男人看不到的残垣断壁外面,一个黑影正紧紧靠在墙壁上,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此刻,他双眉紧皱,显出很烦恼的样子,因为内部的声音突然压低了,让他意识到某些危险正在接近,犹豫片刻之后,黑影果断放弃继续偷听,而是朝着主屋方向悄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