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十二章水槽边上的忧虑者

第四十二章水槽边上的忧虑者


  男人独自一人坐在黑暗的水槽边上,他的背很弯,头几乎要低到手肘之间,所以导致小肚子凸起得很严重。两条腿也软绵绵地挂在深灰色水泥地边缘。

  ‘怎么办?就要被他们发现了,我要怎么做才能维持下去,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小恒知道,如果他误会什么的话就麻烦了。’男人想着。

  他所坐的地方是一个机械室,不是那种很高端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水泥砌成的空间而已,在男人正前方,一个巨大的,像手表内部零件组合体一样的圆形机器突出在那里,有些地方都已经生锈了,看起来好像很多年没有上过油一样。

  不过实际上,这台机器走得非常顺畅,从来没有出过错。男人时常到它面前来坐一坐,回忆自己曾经的手艺,那时候,他是师傅最器重的徒弟,虽然年轻,但是干活麻利又保质保量。

  第一次和师傅一起单独外出,师傅就想把自己的外甥女许配给他,可是,当时他没有房子,也没有买房子的打算,因为还要供养一个弟弟,所以放弃了。后来很多年之后,他依然能够回忆起那个姑娘秀丽的容貌。

  她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姑娘了,长头发,发尾烫着卷曲的大波浪,虽然那个时候不太流行这个,不过他依然很喜欢。就算姑娘的大眼睛里面满是不屑,他也不在乎。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总是太好说话,有的时候,宁愿自己付出一点也不愿意让别人感到难过。师傅也是看在脾气好和勤劳的份上,才愿意给她介绍自家姑娘的。

  ‘唉!’男人叹了一口气,头埋得更低了。

  底下的水槽早已经废弃,除了污垢之外,什么也没有,男人的脚在污垢上方微微晃悠着,就像年轻时坐在师傅身边休息吃饭一样。

  去年,他回过一次家,弟弟不知道在哪个城市打工,早已经不回家了。师傅过世了,那个曾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姑娘,也当他陌生人一样。

  男人不敢久留,怕自己的事情影响到家里人,所以没有去找弟弟,只能带着遗憾回到了这里。

  ‘幸好有小恒在,他总是那么知道自己的心思。’男人想着。

  他知道小恒不是自己的儿子,也知道小恒很依恋母亲,更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离开这个他犯过错误的地方了。

  整整十五年,男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为了当初一时的冲动,他在冰雪之中从一个瘦弱青年一直熬到两鬓斑白,到底为了什么?男人越来越迷茫。

  为了爱情吗?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浪漫的爱人。为了赎罪吗?他也不认为自己这些年做的事跟赎罪有什么关系,男人觉得,直到死亡,他都不会赎清罪孽的。

  这不是吓唬自己,也不是偏执,男人就是这样认为的,因为那件事,他有了房子、老婆、孩子,然后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他在管理,金钱也是。这算是哪门子赎罪啊!

  与其如此,还不如好好自首,到监狱里去改造几年呢。至少这样能让他后半辈子过得安心,没有人给他工作也不要紧,只要有手艺,在城市里拉散活也可以养活他。

  现在,提心吊胆的事情又来了,那些市场上买来的活鸡,本来是想在家里养一段时间的,以后慢慢吃,还能有鸡蛋。结果,那个人非要杀了做什么恐怖房间,简直是浪费,那个人的想法自从十五年前那件事之后,就一直奇奇怪怪的。

  表面上,她什么都好,但实际上,她已经疯狂了,而这件事,只有男人知道。

  ‘唉!’男人第二次叹气,心情更加沉重了。

  现在是下午,废墟中的那些人还没有回归,他借口腰椎不太好,要到自己房间休息一会儿,总算是有了一点清静的时间。不过,走着走着就不知道为什么过了天桥到这里来了。

  这个地方总是很好,时间老人会静静倾听他的心事,绝对不会因为枯燥而拒绝他。

  男人又想起了自己最喜欢的家人,那个不算漂亮,却很聪明的小怖怖,‘无论如何,怖怖是我最后一个要保护的人,就算是为了她,我也要在这个家里坚持上一辈子。’

  只要他在,那个人的疯狂就不会影响到怖怖,男人想:‘等有机会,让小恒带着怖怖离开,让他们过幸福的生活去,然后自己就在那黑色的,模糊的地方一直沉默下去,临死之前一定要看一看眼睛没有办法看到的风景。

  ‘唉!’当第三口气叹出来的时候,男人知道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所以他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回到所有人中间去。

  沉重的脚步还未有跨出一步,巨大的圆形机械盘就发出像断裂一样的‘咔擦’声。

  男人瞬间循声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男人问,脸上并没有害怕或者惊愕的神情。

  圆形机械盘前面的人没有回答,而是一步一步向他靠近,最后,那双布满了老茧的手捂上男人的嘴巴,好像是示意他不要说话一样。

  男人闭上了嘴巴,看着熟悉的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在心头扩散。

  ‘我为什么要对一个共同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人感到不安呢?’男人不懂自己的心思,他在思考着,眼神开始变得迷茫而且虚幻。因为眼前的人同时也在流泪。

  男人抬起自己宽厚的手掌,那上面的手指虽然粗短,但是却充满了温暖,抚上对方的脸庞。

  “不哭…那么多年都过来了。”

  “嘘!不要说话……我会在这里看着你的。”

  “看着我什么?”

  “看着你去欣赏那无边的风景,看着你与父亲到同一个世界去。”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男人已经再也不可能发出声音了,而哭泣的身影也早已离开水槽边上,那无助的、忧虑的心情随风而走,飘向永无止境的天空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