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五十一章被隐藏的人和充斥着滴答声的神秘空间

第五十一章被隐藏的人和充斥着滴答声的神秘空间


  “滴答、滴答”地声音在耳边响起,黑暗中,中年女人不知所措的从地上爬起来。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今天家里的厨师一天都没有来上班,全都是她和小姑娘干完了所有的活。

  小姑娘总是心神不宁,弄得她也连带着不安和担心。说起来,厨师不来上班确实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去做那件事情呢?

  中年女人感到很心慌,那件事情困扰在她心里总是挥之不去,就像哽在喉的鱼刺一样,无论如何都拔不出来。

  这就是那个小姑娘带来的真正烦恼,中年女人一直都怀疑一件事,那就是诡谲屋中的女主人到底是谁?这件事也是从小姑娘身上引伸出来的。

  说她好奇心重也好,说她多管闲事也罢。中年女人只是抑制不住想知道女主人的事情,因为她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诡谲屋中的那位所谓从火灾中幸存的女主人。

  管家先生说女主人腿脚不方便,而且精神状态也不好,这种话中年女人是相信的,因为她听别的邻居也提起过。

  这里有几户人家都是比较老的邻居了,他们有的甚至曾经见过诡谲屋中的老主人安泽,就是那个靠预言发家的‘地理学家’。反正,中年女人对此是嗤之以鼻的,因为她从不相信什么预言、占卜一类的东西。

  脑子里胡乱思考着,中年女人的双手在地上摸索,那是一片坑坑洼洼,还布满各种形状金属块的地板。‘到底是谁家的地方会装修成这个样子?’中年女人在心里暗自想着,此刻她还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危险。

  因为不止一次,她都独自一人在黑暗中醒来,有时候是在自己的卧室里,有时候是在食物仓库里。甚至有的时候她还会在餐桌上、柜台里或者雪地里爬起来。那是因为她有梦游的毛病,这个毛病从来都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过。也不是经常会发生。

  但是今天,中年女人似乎觉得自己梦游走得远了一点,因为这个地方她从来都没有来到过。

  ‘难道我下山了?’她再次想着,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对,下山的话怎么会在空间如此狭窄的地方?而且,山道上不是还很危险吗?雪积的那么厚,怎么可能下得去?

  就算下去了,也不可能是在金属屋子里面啊!用手摸索着四周所碰触到的东西全都很温暖,一点冰凉的感觉都没有。

  中年女人蹲在地上思考着,努力从记忆中搜寻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到底是哪里?这个时候,她又再次听到了那“滴答、滴答”的声音。

  浑身泛起一个激灵,中年女人终于辨认出来了,‘难道我现在在诡谲屋的钟楼里面?’

  之前她从来没有来过诡谲屋的内部,也不可能知道钟楼里面是什么样子,所以现在摸到那些像零件的金属片和金属块,也不觉得有多奇怪。

  但是自己是怎么到钟楼里面来的呢?中年女人百思不得其解,就算是梦游,想要进入诡谲屋的大门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没有人会愿意给她开门呀?

  ‘不管怎么样?先找找出去的路再说。’中年女人加快手里的动作,摸索着周围她可能碰触到的墙壁。

  墙壁并不是平整的,而是像圆形一样的存在,还有一些有规律的棱角。甚至中年女人稍微踮起脚尖,就可以摸到顶部拱起的屋顶。‘钟楼里面有这么小吗?’中年女人想起自己很多次在外围观察这栋钟楼,八角形的空间应该非常大呀!

  眼前奇怪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中年女人只能战战兢兢地朝外呼喊着:“有人吗?有人在这里吗?”

  没有回答,她又喊了一遍,依然没有任何回答。厚实的金属板似乎是隔音的,耳边除了沉重的滴答声之外,什么也听不到。

  这一回,中年女人终于开始害怕了,她开始怀疑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来到这个狭窄的金属物中,真的是因为梦游吗?也许是因为别的事情……

  猛然之间,她想起了那些活鸡,是的,就是那些活鸡!今天,小姑娘整整一天都待在厨房里杀那些活鸡。她因为和邻居聊天没有到厨房里去看一下小姑娘,中年女人现在后悔了,为什么她没有问问小姑娘要杀那么多活鸡是什么原因?

  现在看来,她也许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事情,也许是被人带到这个东西里面来的,因为她根本不记得进来之前自己在干什么?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都消失了,而且在这段记忆之前,不应该是白天吗?白天她睡个什么觉啊!

  想法的改变让害怕的情绪也越来越浓烈,中年女人的嘴唇开始颤抖了,手也不自觉地揉着衣角,感觉额头上的冷汗不停滴落下来。

  就在她无所适从的时候,指针移动的声音中夹杂进了轻微的咔嗒声,好像是什么地方被扭动的声音。

  中年女人赶紧趴到声音的来源处,仔细倾听,确实某一个地方在被打开。然后,金属与金属之间沉重的摩擦声传来,其中伴随着轻微人类的呼吸声。中年女人分辨不清楚呼吸声来自于男人还是女人。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些块状的条状的,还有黏糊糊湿漉漉的东西就被扔进了中年女人所在的空间里,然后咔嚓一声,外面的那个人擦亮了打火机。

  当第一束光亮传进来的时候,中年女人感到一阵兴奋,她终于有救了!张大嘴巴正准备发出呼救声的时候,表情却停留在了虚空中。

  因为伴随着光亮一同而来的是一张瞳孔已经翻进头盖骨里面,脸色青紫,还在流淌出鲜血的死人面孔!这个人两只手臂垂在身体两侧,看上去比身体还要长出许多。

  呆滞的目光不自觉向下移动,那撕裂的腰部皮肤组织,断裂的骨头和筋脉,以及一片一片垂挂在身体下面的破损皮肉和内脏赫然呈现在眼前。中年女人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就向后翻倒昏迷过去,她的口中涌出黄绿色的呕吐物和泛着血丝的白沫,估计一时半刻是不可能再清醒过来了!

  站在金属盖板外面的人嘴角微微向上翘起,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然后一口气将那具半身尸体丢进金属空间里面,哐当一声关上了盖板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