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五十八章怖怖的谎言下

第五十八章怖怖的谎言下


  女孩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她只感觉到眼皮酸涩睁不开,头脑中的小小脑细胞也在继续叫嚣着想要睡觉。这一点女孩并不感到惊讶,那个人没有立刻杀掉她已经是万幸了。

  是的,被隐藏起来的女孩很清楚罪犯是谁!而且很清楚罪犯现在的位置,她是这栋诡谲屋中第一个被隐藏的人。也就是说,从今天一大早开始,女孩就已经不能自由行动了。

  原因在哪里呢?女孩想着:‘他们大概是想要让怖怖完全代替我吧!可怜的小怖怖,永远都生活在迷雾之中。’

  这个时候,在昏昏欲睡的状况下,女孩伸手在身体周围胡乱摸索着,她的手很粗糙,一看就是常年做家务造成的。这一点与怖怖非常相似。

  想起那个总是希望把事情做好的小怖怖,女孩倒是清醒了一些,在她心底深处感到一阵唏嘘,甚至涌起了悲伤的情绪。

  ‘怖怖,如果你真的想要代替舒雪的话,那么小于要怎么办呢?’

  女孩想着的这句话让人觉得非常奇怪,这栋诡谲屋中只可能有一个小女仆,应该就是怖怖,那么舒雪又是谁呢?这个问题,在之前只提到过一次(请参考第十六章),经常到餐馆里打工的小女仆舒雪和他的男朋友小于,他们两个人的身份似乎和怖怖还有厨娘口中的儿子小恒重叠了。

  舒雪经常到老板娘餐厅里去打工是不争的事实,她还会让自己的男朋友小于带礼物给老板娘,还有,老板娘也曾经看见过小于和管家一起出门,她认为小于就是厨娘的儿子,而舒雪就是别墅里的小女仆。

  可是,我们矛盾的地方不止这些。如果老板娘认识舒雪的话,那从她失踪之前的表现来看,她也同样对怖怖很熟悉。这一点不可能被人忽略。那么难道老板娘认为别墅里有两个小女仆?不,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餐馆老板娘是个爱打听的人,但凡是诡谲屋中经常要出门的人,她都打过交道,如果小女仆真的只有一个的话,她是不可能搞错的。

  我们面临的是一个矛盾的问题,不管你从哪个方面解释,怖怖和舒雪、小于和小恒都处在交叠的位置上面。大家也许会说,他们其中一个肯定有一个是女主人,可是再仔细想想看,这真的有可能吗?

  很多年以前,诡谲屋发生火灾的时候,女主人就已经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姑娘,她现在的年龄至少和王姐差不多,甚至还要更年长一些。绝对不可能是像怖怖或者舒雪那样的年轻女孩。所以,这两个人之中有一个是女主人这样的说法也是无法成立的。

  说到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恽夜遥为何一口咬定,怖怖一定是说了谎呢?当然证据也应该在老板娘的餐厅里,和那间统一使用的食品仓库之中,读者可以回过头去看一看,我对于恽夜遥和颜慕恒在搜索食品仓库时的描述。

  在那几个疑点中,有哪一个确实可以和怖怖挂钩上关系。有时候看似完全没有关系的事物或者人,其实他们往往存在着某些最简单的联系。这里我不能再解释下去了。

  撇开这些不谈,苏雪和老板娘以及怖怖和老板娘之间,我们还能发现一些什么呢?那就是犯人一定要绑架老板娘的原因:让舒雪在此地完全消失!

  舒雪的活动范围只有诡谲屋和老板娘那里,诡谲屋中的人现在已经统一口径了,那么老板娘自然是要消失才能让舒雪不再被人发现。

  18个人在诡谲屋生活的第一天下午,怖怖在老板娘那里的时候,大家应该可以发现,我根本就没有描述到餐厅里有厨师,可是怖怖却说了老板娘是和餐厅厨师一起出门的,就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确定怖怖说了谎。

  当然,还有某些不太明显的证据,可以证明餐馆里的厨师当天确实没有上班,这就要请大家自己去寻找了。

  在雪崩之后,还在山上的厨师究竟去了哪里?我们之前的内容中已经分析过了,虽然没有得出答案,但是在这里也不再赘述。

  恽夜遥摆脱柳桥蒲引诱出怖怖的实话,但在他们行动之前,杀人事件不期而至,一桩接着一桩,怖怖也因为管家的死被冻伤,一直处于昏迷中。所以让怖怖说实话的事情被压到了后面。

  我再次提起这件并不困难的事情,并不是要解释它本身给人所带来的困扰。而是想要说,恽夜遥确定怖怖在说谎,并因此拜托柳桥蒲的时候,别墅里所有的人,除了王姐和厨娘之外,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这就代表什么?除了王姐和厨娘,其他人中一定有不想让怖怖说实话的人。再排除掉死去的管家,那也就是说,这个不想让怖怖说实话的人应该隐藏在外来者之中。这也就印证了18个人之中,一定有人曾经来过这栋诡谲屋,或者在这里住过的说法。

  怖怖的谎言到此为止算是坐实了,我们绝对可以肯定她不可能是主谋,只能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说到这里,给人的感觉反倒是诡谲屋中原本存在的人可以排除嫌疑了,不过我们的故事还早着呢,所以还是不要先下定论为妙。

  死亡的阴影正在不断笼罩着诡谲屋中剩下的人,他们此刻还没有方寸大乱,完全是因为柳桥蒲他们这些调查者的努力。现在最重要的是,在诡谲屋中的第二个夜晚,他们该如何度过?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