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六十七章恽夜遥的调查一

第六十七章恽夜遥的调查一


  恽夜遥对柳航说:“你守在这里,千万不可以走开,如果有人出现,那就大声叫我,在钟楼那边的小恒应该也可以听得见,现在,我们两个可以确定陆先生、小乔和小魅三个房间里没有人,你呆在这里,同样要注意听这三个房间里的动静,无论听到什么你都必须及时喊我,或者发短信给我,知道吗?”

  “我…我明白了。”柳航回答道,他越来越弄不清楚恽夜遥到底什么意思了,好像事情的初衷已经完全偏离了一样。

  恽夜遥补充说:“一定仔细听清楚了,还有小恒那边的出入口也辛苦你把守一下,如果看见有奇怪的人,一定要及时提醒他。”

  “嗯。”

  恽夜遥说完,径直朝中年妇女死亡的房间里跑去。这个时候,已经临近晚上九点钟左右了,天色团黑,下面的人吃完晚饭之后,就要回房休息,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每一个需要破解的问题都不是简单可以解决的。

  柳航不敢怠慢,在恽夜遥离开之后,他就匆匆将褐色塔楼最底部的三扇房门检查了一遍,确定都已经从外部锁上了,这才回到陆浩宇房门口朝颜慕恒出去的方向张望着。

  这里还是要说明一下,褐色塔楼墙壁的方位,两个塔楼似乎都是镶嵌在主屋上面的。蓝色塔楼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与主屋娱乐室的一部分交叠在一起,而褐色塔楼从外面看是紧挨在主屋书房外侧的,之间还有一条窄窄的走道。

  管家和恽夜遥去钟楼外围找女主人的时候,就是从那条路绕过去的。这可以说明褐色塔楼本体并未接触到主屋,但是真的可以确定吗?让我们先打个问号在这里。

  柳航那边暂时没有什么事情,继续看恽夜遥的行动,首先要解释清楚的就是颜慕恒究竟发现了什么?这同小魅失踪事件有着密切的关系。颜慕恒是通过黑猫发现凶杀案现场可能有什么地方还存在着秘密。

  黑猫当时一直在引诱颜慕恒注意它,然后躲在墙壁阴影中,将自己整个身体隐藏起来,只露出一双蓝幽幽的瞳孔。

  那么颜慕恒得出的判断是什么呢?黑色中突出的蓝色物体,蓝色中隐藏的秘密,这两样东西让他看不清真相。总结一下就是错觉,在凶杀房间中有一个地方存在着让人忽略真相的视觉错觉。

  恽夜遥当然不可能知道黑猫带来的提示,所以他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和判断能力。房间中央大片的血迹已经干涸,从鲜红色变成了褐色,有些血迹浓厚的地方甚至已经发黑了。内脏和尸体被移走之后,多少残留了一点碎肉在床铺上面。

  这些碎末紧紧黏在厚厚的被褥上和血迹差不多都混合到一起去了,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分辨。床铺周围的地面上也是大片大片的暗褐色污渍。

  视线再扩大一点范围,看向没有被血迹浸染到的地方,右手边是印花桌椅,左手边是靠墙的衣柜,这些摆设恽夜遥已经很熟悉了,因为每一个房间差不多都是一样的。

  恽夜遥皱眉思考着。他发现衣柜的脏污程度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会将衣服放在里面,而且衣柜虚掩的柜门看上去也很不自然。

  大部分人的行李都放在房间地板上,恽夜遥想起管家说过的几句话,一开始提到昏迷者的时候,他说这栋塔楼里的房间是所有客房条件最好的。现在看来,明显是为了把伤者放置在这里而找的借口,当时还没有人了解屋子状况。

  然后是在楼下吃早饭的时候,因为柳航提到他的手表不见了,管家解释过这边没有床头柜,可能是被女仆放在床下的抽屉里了,这也是在说谎。根据之前的了解,柳航起床的时候还不到五点钟,而管家自己承认过,这个家所有的家人是在今天早上五点半的时候开始劳动的。

  女仆怎么可能在柳航起床之前替他打扫房间?柳航没有必要杜纂自己的手表丢失这件事,所以管家一定又是为了掩盖什么事情。

  柳航和连帆的房间相连,连帆在此之前已经到餐厅去了,管家会不会是为了掩护在连帆房间里失踪的神秘人才这么说的呢?如果真是这样,就可以说明两个问题:第一,房间里有床头柜,而且是隐藏式的,有可能找到床头柜就可以找到秘密进入隔壁房间的通道。

  第二管家知道会发生血屋事件,至少也知道会有人进入连帆房间秘密做些什么事情。

  思维进行到这里,床头柜这三个字猛然跳跃到恽夜遥灰色脑细胞的最前面,他的视线一下子定格在柳航刚刚动过的床头柜上面,这是一件很小的方形木制家具,有两个小抽屉,已经完全被拉出来了,后面的木条框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他马上走过去,蹲下身体观察,木条框上沾染的血迹轮廓可以说明,那件女士外衣曾经被什么人塞在这个里面,应该是被柳航发现之后拽出去的。除此以外,床头柜里面就什么也没有了。

  恽夜遥看着干干净净的抽屉内部,伸手进去摸了一下,连一点灰尘都没有,一般人打扫屋子的时候,不可能抽屉内侧都要擦得如此一尘不染吧。何况还是一间以前都不怎么使用的屋子。

  然后,演员的手指又接触到抽屉内侧的木框,同样一尘不染,再向后移动,演员想把床头柜翻转过来,试了几次之后没有成功,他也就放弃了,转而自己整个身体移动到与大床相对的位置上面。

  他先是试了一下床头柜能不能和大床重合到一起,确定完全没有可能之后,恽夜遥的手伸到床头柜后面摸索了一下,也像刚才一样没有灰尘。接着,他站起身来,走到大床底部准备去检查那里管家说过的抽屉。

  这个时候,恽夜遥注意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令他忽略了刚刚想要检查的部分。

  根据恽夜遥刚才的移动轨迹,他现在正对着房间里的某一样家具,这件家具与从门口看过去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也许必须站在这个床头柜的位置才能够发现秘密,瞬间,恽夜遥感到一种恍然大悟的心情弥漫开来。

  第一起失踪案和西西小魅的失踪案,此刻在恽夜遥心里都已经有了答案,他快步向自己确认的方向走去,而且他同时还想到了一个目击者——

  ‘她一定看着他走进房间,知道他要往哪一个方向而去,确定他要做什么,所以才会被丢弃在那个地方自生自灭,而且还被嫁祸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这是恽夜遥走进特殊空间之前最后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