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八十四章遭到暗算的刑警

第八十四章遭到暗算的刑警


  冰冷的楼道里,身边的恶魔已经离开了,女孩颤颤巍巍睁开双眼,想要撑起身体,可是因为腹部伤口再度撕裂,再加上寒冷让她的手脚麻木,所以没有办法如自己想象中一般行动。

  要不是刚才那个男人暗中绊了自己一下,这一刀就会扎扎实实捅在心脏上,毫无疑问,她将立刻死亡,男人的行为让女孩无法理解,但却发自内心的感激,这个男人似乎为了某些秘密而来,那么自己就帮帮他吧。

  腹部的鲜血还在不停流淌出来,女孩知道自己已经伤及内脏,在无法得到二次救援的情况下,她不可能活下来,所以拼命也要追上刚刚离开这里的那个人。

  好不容易站立起来的女孩,脱下自己的外套,使劲勒在腹部的伤口上面,疼痛让她早已冷汗盈盈,不灵活的手指几次从布料上面滑脱。系好外套之后,女孩喘息着靠在墙边休息了一会儿。

  沾满鲜血的手扶住墙壁,女孩一点一点向下移动,阴暗的楼梯尽头似乎是永无希望的黑洞一样,令她不禁想起了曾经做过的梦境,她千不该万不该将自己的梦境告诉那个人。

  现在再意识到他的贪婪已经太晚了,怪不得他要用如此特殊的方法吸引自己的注意力,怪不得他对自己的性格毫无芥蒂。原来一切都是从这栋诡谲屋开始的。

  他要得到和当初安泽一样的名声与地位,做梦!女孩想着:自己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让他得逞。

  晚饭之后,趁着大家不注意,女孩偷偷溜回自己的房间里面等待,是因为有一场事先就说好的约会。当那个人满身白雪从房门口进来的时候,女孩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了,可是自己当时还是没有足够重视这件事,以至于给了他可乘之机。

  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卖的,尤其是在这个被冰雪封冻的地方。如果能够将自己的心意传达出去,死也就甘心了。

  因为伤痛,女孩的思绪断断续续,没有一点连贯的东西,她努力加快脚步,当靠近出入口的时候,她惊喜地发现那里居然没有被锁住。

  女孩赶紧一把拉开了门扉,但是下一秒的侧头,让她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勇气又差点崩塌。因为门扉侧边的缝隙中,一双空洞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墙壁里面,侧着头的白色骷髅好像正看着她,在暗色缝隙中仿佛随时都可能突然凑到眼前一样恐怖。

  死人?是谁的尸骨?

  女孩来不及从大脑中挤出思维的空间,身边一扇房门里就传出了朝外走的脚步声。

  一刹那之间,女孩浑身的神经同时绷紧了,疼痛好像也排到了害怕的后面。

  万一是凶手,我就完了!就在进退两难的时候,小小的灰色脑细胞之间闪过一丝光亮,女孩不顾一切,挤进了身边唯一可以隐蔽的地方。

  在那里,她要与另一种恐怖为伴,但是,这种恐怖至少比凶手带来的恐怖要好一些。

  ——

  谢云蒙走出第一间密室,视线无意之中扫向地面,楼梯表面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脚印,因为来回活动的人都穿着屋子里的拖鞋,而且这里的楼道与内部楼道一样,全都擦得一尘不染,所以根本不可能留下脚印。

  谢云蒙是在地上发现了血迹,还有一小块白色骨头,它们就在靠近刚才出入口下面的几阶台阶上,似乎在他进入楼顶第一间密室之后,有一个受伤的人来到这里,遗留下了鲜血和白骨。

  血迹一直延伸到破损的墙纸后面,谢云蒙几步跨过去,想要伸手掀开墙纸看个究竟。几乎是同时,与他近在咫尺的塔楼入口处,突然之间闪出一个小姑娘的身影,扑向谢云蒙右侧。

  这个小姑娘手里却没有武器,身上还不断有鲜血滴落下来,她用一种怪异的姿势想要抱住谢云蒙,走路的样子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摔倒。

  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谢云蒙不可能看清楚来人的样子之后再动手,当他意识到危险的时候,身体的反应要比思维快的多。

  此刻刑警的手已经接触到墙纸,他顺势猛地将墙纸全部撕下来,扔到地上,然后人迅速回转,利用转身的惯性,右手紧握成拳,反手朝来人面部挥击过去。

  如果这一下击中,那么刚刚出来的小姑娘必定从楼梯上滚落下去。这对于一个重伤的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幸好谢云蒙出手快,反应也不慢,当瞳孔辨认出眼前人是个女孩子的时候,他的拳头立刻向上抬起,晃过小姑娘的头顶,然后松开,配合另一只手一起将人抱进怀里。

  小姑娘扑过来的时候没有多少冲击力,所以谢云蒙脚跟稍稍用力就站稳了身体。等到一切平静下来,谢云蒙低头看去,才发现怀里的小姑娘居然是孟琪儿,她的腹部和双手全部都是鲜血,脸色煞白,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喂!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没有回应,孟琪儿急促喘息着,上半身向后仰倒,如果没有谢云蒙的支撑,她一定会直接瘫软在地上。

  人是肯定还没有死,但是能坚持多久谢云蒙根本就判断不出来,所以当务之急必须先让孟琪儿得到救治。他双手横抱起小姑娘的身体,想要朝着原路冲回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把她安顿在怖怖和王姐一起。让乔克力照应着,最好小小也能及时回转,一起帮忙。

  现在谢云蒙无暇探究孟琪儿究竟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又是如何受伤的,他抱稳小姑娘的身体,准备往褐色塔楼回进去,没想到就在抬头的刹那,视线紧贴着墙壁内的骷髅头顶晃过,白骨的出现让谢云蒙一下子呆愣在原地,这种情形,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了。

  整具骷髅的上半身向墙壁外面倾斜下来,头顶上还可以看到当年被钝器击碎的地方,一大片碎骨包围着一个小小的黑洞,深不见底。

  但是谢云蒙的注意点不在骷髅头顶,而是在它低下的头部后方,那里有一个闪着寒光的小点正朝向谢云蒙的咽喉处,还有一条细细的线连接在骷髅颈骨后方。

  就在刑警要做出反应的时候,骷髅整个身体突然向墙壁外面倾倒出来,细线绷直的同时,墙壁里面传来一声细微的,好似弓弩发射的一样的声音。

  不好!!

  谢云蒙低吼一声,人迅速靠向左手边侧身躲避,细长的凶器擦着刑警咽喉险险掠过,在皮肤上留下一道细细的血痕。只要稍微慢一点点,他就会当场毙命。

  可是刑警顾及了一头,却忽略了另一头,墙壁里的凶器吸引了刑警全部的注意力,让他忘记了骷髅的骨头其实也可以当做凶器,尤其是那尖锐的指骨。

  弓弩发射的时候,骷髅的双手正对着孟琪儿正后方,凶手袭击谢云蒙的成功率很低,给孟琪儿补刀就没有那么困难了。就在刑警躲避的同时,两根坚硬的指骨迅速刺进了孟琪儿颈部后方,将小姑娘的颈椎连同气管一起刺穿。

  孟琪儿突然之间剧烈颤抖了一下身体,同时刑警紧紧抓住小姑娘的手腕上传来一阵刺痛,他赶紧低头去看,发现小姑娘的嘴巴狠狠的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那种力道,根本不是一个普通女孩可以拥有的,是在极度痛苦之下,爆发出来的力量,当血顺着谢云蒙的手腕滴落下来的时候,小姑娘的身体也瘫软下去,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血溅满了谢云蒙上半身的衣服,半秒钟的呆愣之后,伴随着刑警一声怒吼,他的拳头砸在骷髅后面的墙壁上,整个一大块墙泥携带着后面的碎砖头瞬间掉落下来。

  如果里面有人躲藏的话,谢云蒙这一拳下去,他藏身的地方就一定会暴露出来。

  随着墙泥大块大块的往下掉落,谢云蒙又补上了第二拳。这一回,整个拐角处的墙壁几乎都被打碎了,骷髅所在的墙洞扩大了两倍都不止。

  顾不得受伤的拳头,谢云蒙朝打开的墙壁内部看进去,里面果然有可以藏身的狭窄夹缝,不过空空如也,没有他想象中的凶手。

  “可恶!被算计了!!”

  这几个字连同谢云蒙满腔的怒火一起喷涌而出,他放下孟琪儿的尸体,控制不住又是一脚招呼在墙壁角落里,这一脚让年久失修的墙壁整个倒塌下来,白色的墙灰一下子充斥满了刑警眼前所有的空间,而在墙灰和疯狂掉落的砖头后面,他看到了正在准备进入厨娘婆婆房间里面休息的那些人。

  谢云蒙此刻的位置,正在厨娘婆婆房间的隔壁。地上的死尸和骷髅,还有他满身的鲜血全都被剩余的人映入眼帘,一刹那之间,尖叫声像暴雨天气里的惊雷一样,不仅让站在一片废墟中的谢云蒙不知所措,也让不远处房间里的柳桥蒲更加恐惧!

  秦森第一个反应过来朝刑警所在的地方扑过来,大声呼喊着孟琪儿的名字,他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从眼眶中掉落了下来,一脸的绝望表情。

  扑到孟琪儿身上,秦森不顾还在喷涌出的鲜血,将她紧紧抱在自己怀里,然后抬起头来质问谢云蒙:“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死琪儿?!!”

  这个问题此刻谢云蒙无论如何也回答不出来,他指望着柳桥蒲能站出来替他解释一下,但是目光所及之处,根本就没有柳桥蒲的身影,只有一张张恐惧带着戒备的脸庞。

  见谢云蒙没有马上回答自己,秦森想要站起身来揍他,没想到脚下突然踩到了一样东西,定睛一看,是一把已经被发射过的弓弩,没有箭支,大概是被碎砖头给埋住了。

  秦森一把捡起弓弩朝着众人说:“这里还有凶器,一定是他杀了琪儿,管家受伤,女主人和老板娘失踪也一定与他有关。我们赶紧逮住他,这里就安全了。”说完,就想要扑上去勒谢云蒙的脖子。

  谢云蒙条件反射般地躲过袭击,对秦森解释说:“不是的!你弄错了,不是我是我!!我和柳爷爷一样是刑警。”

  “我们怎么能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说谎?!我现在就要替琪儿报仇!!”

  面对着秦森的连续攻击,谢云蒙只能抵挡,不能出手,如果打倒秦森的话,那么他杀人凶手的罪名就会在其他人心中进一步坐实。

  “住手!!”

  就在一片混乱之际,两位老人的声音同时想起,一个是近前的唐美雅奶奶,而另一个是远在孟琪儿房间门口的柳桥蒲老爷子。

  秦森的动作瞬间止住,他看向发出喊声的两个人,唐奶奶率先说:“小秦,你先不要这么武断下定论,你自己看,在破碎的墙壁后面还有一条同这边一模一样的楼道,如果这位先生是凶手的话,他不可能站着等我们来质疑,一定会转身逃跑的。”

  “你捡起来的那把弓弩上面没有一点血迹,不像是被人刚刚拿在手里使用过的样子。还有,琪儿后颈处的伤口是被什么戳穿的?你自己仔细看一下!倒是这位先生,我觉得像被弓弩袭击的人,他的脖子前面有伤痕!”

  唐奶奶的话无疑是帮了困境中的谢云蒙一把,他除了投去感激的目光之外,马上简单将刚才自己经历过的事情讲了一遍,剩下的年轻女孩面面相觑,都躲在唐奶奶和厨娘的后面,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眼前的嫌疑人。

  而厨娘比任何一个小姑娘都要显得更加害怕,这已经是今天她经历的第二次恐怖惊吓了,根本没有办法说出话来,浑身都在发抖。唐奶奶用一只手环抱住厨娘的肩头,让老太太暂时有一个依靠。

  秦森根本不愿意低头去确认唐奶奶所说的话,他的情绪异常激动,一把抓住谢云蒙当胸的衣服,怒吼道:“如果他不是凶手的话,那他为什么会在隐藏的密道里面?!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琪儿的身边,琪儿一看就是刚刚才被杀死的,身体和鲜血都是热的。他没有逃跑,根本就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说完,抬起拳头还想打谢云蒙,就在这个时候,秦森的手被一个人猛地击落了下去,同时耳边传来一声比他更加响亮的怒吼:“你给我住手,小子!!”

  秦森刹那被吓蒙了,站在他身边的正是从孟琪儿房间门口赶过来的柳桥蒲,老爷子此刻头上青筋暴起,一张脸胀得通红,怒瞪着秦森,就好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一般。秦森不免倒退了好几步。

  “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我在餐馆里跟你们讲的故事中的主角,s市平龙公安分局的刑侦队长谢云蒙!之前的颜慕恒就是他假扮的,来这里是为了调查一桩凶杀案的证据!小子,我告诉你!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小蒙杀死的!我可以拿我的老命担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