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九十章‘我’的过去和现在三

第九十章‘我’的过去和现在三


  ‘我’的过去

  小时候,我的父亲并不是那么令人烦恼的,因为他虽然工作很累,也还是会抽时间管我的功课。

  因为父亲的不求上进,母亲逐渐对他产生了失望的情绪,以至于后来,母亲甚至开始一句话都不同父亲讲了,我也为此非常难过。

  我知道父亲是爱母亲的,所以,当父亲说要把那个模糊的意念说与外人听的时候,我并没有拒绝,而是详细地与父亲讨论起了这件事。

  我实在是无法相信那种梦境会有多少真实性存在,可是父亲却对此心心念念,我也不好打击他的信心,也许来自于母亲的压力对于父亲来说实在是太难以承担了吧!毕竟,父亲始终是爱着母亲的。

  我祈祷一切顺利,自己也可以得到安逸的生活,但是,事情一开始并不如祈祷般美好,父亲遭到了挫折,就连小报社的记者都觉得他的故事并没有什么新闻价值,这也就是说,父亲心心念念的事情没有什么希望了。

  那段时间,我因为担心家里的事情,学习成绩更差了,也因此时常遭到父亲的训斥,但我并不怪他,也不恨母亲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

  我觉得一个家需要所有人一起努力,但前提是我们的努力要有成果。所以说,父亲那没有道理的妄想也就无法让母亲回心转意了。

  但是,世事难料,父亲并没有在母亲的失望和我的无奈之下放弃,他依然每天等我放学,陪我做功课,然后沉浸在于我来说,越来越没有自信的梦境中,仔仔细细将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

  终于有一天,一个人打来了电话,希望父亲跟他出一次远门,这是我第一次离开父亲,也是母亲离开我们之后的第二年。

  父亲为此做足了准备工作,甚至将他厚厚的笔记全部都带上了,要不是我还需要上学,父亲甚至会将我一起带去的。

  他用银行里剩下不多的钱给我请了一个照顾饮食起居的阿姨,然后就离开了,临走时父亲说,也许等他这次回来,会给我带回惊喜的。

  对于父亲所说的惊喜,我期待的自然是母亲可以回归,但是,后来我才知道,父亲的期待与我完全不同,他只希望自己可以成名,也是因为如此,后来进入明镜屋(诡谲屋的前身)之后的我,才会慢慢失去那种能力。

  等待永远是漫长的,我一边期待父亲带回的惊喜,一边想办法联系母亲,告知她父亲终于有人赏识了。可是,母亲始终不愿意与我谈论父亲的事情,我也只好作罢。

  我们家的转折果然在那次父亲回归之后到来了,回来的父亲一脸得意,只告诉了我一句话,那就是他成功了,我们以后可以衣食无忧。对此,我勉强表现出了喜悦,但我关心的事,父亲却头一次回避了。

  虽然如此,当时的我依然相信父亲是爱着母亲的。

  那个时候,离我们进入明镜屋还剩下两三年的时间,父亲已经在偷偷委托别人用赚来的钱打造明镜屋了,只是我还不知道而已。

  ——

  ‘我’的现在

  诡谲屋所能给我带来的只有寂寞,当然,Eternal在家的时候,我还是很开心的,虽然厨娘婆婆并不赞成我们放下工作总是呆在一起,婆婆这个人似乎把每天的工作都看成是生活中必须要去做的事情。我们年轻人自然并不能完全理解。

  她对Eternal也是如此,永远都不存在多少思念,只是费心照顾着而已。感情这东西在诡谲屋中,我只从管家先生那里感受得比较多一点。

  确实,管家先生要比房子里其他人更加感性一点,从他对外面餐馆老板娘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餐馆老板娘时常会叫住外出的管家先生攀谈一番,对此,管家先生从来都是很有耐心的。

  所以,我有什么心事都愿意对管家先生讲,有一次,我听管家先生提到了舒雪,这个名字对我来说非常陌生。我并不是不知道自己一直在做某个人的替身,只是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是否还活着。

  管家先生说,这个人是舒雪,可是,我依然对此非常迷惑,后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Eternal,他未置可否,并没有说自己知道什么,可是之后,我发现管家先生就开始回避我提出的关于舒雪的问题了。

  也许,这个家的人都不喜欢舒雪?我不明白,于是又将这件事告知了餐馆里的老板娘,因为每天离开诡谲屋到餐馆里做工的时间,没有人会管理我的言行,可以无所顾忌地说自己喜欢的事情,虽然我的言语还是不多,但是与在诡谲屋中相比起来,那就算是很多了。

  老板娘听到我说出舒雪名字的时候,有一瞬间,我觉得她似乎控制不住要哭出来了一样,不过,随即餐馆里就来客人了,所以我不确定当时感受到的是否是事实。

  那天晚上,老板娘抽空陪了我很久,她并没有再次提起舒雪,而是一直在说关于诡谲屋,也就是明镜屋女主人过去的事情,她为什么会对女主人如此熟悉呢?我看着老板娘的眼睛,总觉得那里面隐藏了太多的故事,可是在这些故事发生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又如何能够搞得明白真假呢?

  那天我回去已经很晚了,女主人有所抱怨,可是我并不觉得害怕,因为管家先生说,今天女主人好像也醒的特别晚,甚至连每天必弹的钢琴都没有弹。

  说起钢琴,我也会,是厨娘婆婆教的,别看厨娘婆婆每天做饭,事实上她会的东西很多,尤其是喜欢阅读和钢琴,而且弹钢琴的技艺我认为同女主人不相上下呢。

  那首月光曲是这个家里唯一弹奏的曲目,似乎每个人都很喜欢它,而我也逐渐只记得这一首曲子了,我当然并不会什么乐谱,厨娘教我的时候,用的是简谱,而且还是她自己画的,不过非常工整。

  呼……也许我真的不应该去探究那么多诡谲屋过去的秘密,管它是诡谲屋还是明镜屋呢!我所要求的,只是永远和Eternal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

  ——

  在‘我’的过去和现在章节中,用‘我’来指代的人物并不局限于同一个人,那只是对过去和现在发生事情的一些描述而已,从中读者到底能看到几个人,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事实上,诡谲屋存在的整整十五年之中,只有死亡的人才真正离开了那里,在安泽阴影的笼罩下,某些人一直被隐藏或者代替着,这些事情,或许会在恽夜遥他们的调查中显露出一点端倪来,又或许会随着死者一起被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