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九十二章文曼曼?舒雪?亦真亦假

第九十二章文曼曼?舒雪?亦真亦假


  时间回溯到午夜之前

  等到枚小小冲到孟琪儿房间门口,只见刑警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整个门框,他根本就无法看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蒙,到底怎么了?你快告诉我啊!真是急死人了!”枚小小没有办法掰开谢云蒙的身体,急得在原地团团转,真想给眼前的人来上几拳,让他清醒清醒。

  许久之后,久到枚小小就要抓狂的时候,谢云蒙才终于开口:“文曼曼已经死了!我想不通,她为什么又会活过来。”

  说完,谢云蒙挪开了身体,在被他挡住的房门里侧,一具女人的尸体赫然呈现在枚小小眼前,而尸体的头颅就滚落在不远处的地板上,那种鲜血淋漓的样子,绝对不可能是伪装出来的。

  看到这一幕,枚小小感觉呼吸瞬间变得困难,这已经是她今晚看到的第三具尸体了,女警大脑一片空白,自从进入警局以来,这样残忍的凶杀案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根本无法立刻做出正确的反应。

  乌黑的瞳孔直愣愣盯着尸体,枚小小脱口而出:“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个女人的脸已经肿起来了,根本就不像文曼曼。”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跟你开玩笑,是老师亲眼看到文曼曼倒下的,在死之前,文曼曼还跟老师说过话!而且不光是我和老师,所有与她熟悉的幸存者都见到了这具尸体,绝不可能搞错。”谢云蒙用焦炙的低沉吼声回应枚小小。

  女警跨上几步,俯下身仔细去看已经变形的头颅,虽然表面肿胀青紫,但五官还是可以看出文曼曼的样子,枚小小机械般地转头看向男朋友,她此刻的脸色与谢云蒙如出一辙。

  “你认为刚才餐厅里的文曼曼是别人假扮的?”枚小小问道。

  “不,我不知道,她的样子也毫无破绽,我真的没有办法分辨。”谢云蒙摇着头,用直白地语言回答枚小小。

  看得出来刑警在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他没有等女友接上话,自顾自继续说:“刚才小遥和文曼曼是在短时间里先后被人袭击的,一个昏了过去,一个死了,老师到达的时候,那个凶手曾经试图将此事嫁祸给老师,他还在密道里杀了孟琪儿。”

  “我在密道里找你,孟琪儿突然出现,当时她已经受了重伤,不知道是被谁袭击的,还有骷髅…就在厨娘房间的背后,凶手在骷髅后面藏了弓弩袭击我,在我躲避的时候,他杀死了孟琪儿,我却连凶手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还差一点被所有人误认为是杀人犯,要不是老师不顾一切拼命解释,也许我现在就成为众矢之的了……”

  “还有,小遥,他被凶手迷晕,而且还被……”谢云蒙说道这里,一双因为猛击密道内墙壁而伤痕累累的拳头不自觉捏的格格作响。

  枚小小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禁心里咯噔一下,赶紧问:“难道小遥也出事了?”

  “他……凶手居然……没有,”谢云蒙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咽下心中的愤怒,继续说:“他没有受伤,只是被迷晕了。”

  “可是不对啊!文曼曼和孟琪儿是一直呆在主屋一楼的人,小遥却是真的与我们一起在调查凶杀案,凶手居然不杀死调查者,去杀死两个完全不知情的小姑娘?”枚小小脑筋并不慢,马上提出了疑问。

  “小遥确实发现了很多这栋房子里的秘密,但是文曼曼也不能算是完全不知情的人,因为刚才你和西西失踪的时候,老师曾经让文曼曼到褐色塔楼来送饭,当时我在钟楼里面发现了老板娘和中年妇女的尸块,而小遥正在褐色塔楼唯一的凶杀房间里探查疑点。”

  “和尸体在一起的老板娘被吓得疯疯癫癫,是文曼曼假扮成小女仆怖怖的样子,好不容易将老板娘骗出钟楼,我才能将她安全送到王姐和小乔所在的那间房间里面。后来,我关照文曼曼自己回主屋同老师会和。”

  “我则从钟楼外围爬下去调查,在下面的屋檐隔板处我见到了秘密潜入这里的另一个颜慕恒,他没有带着西西,却带着一个……”说到这里,谢云蒙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声对枚小:“是舒雪,对了就是舒雪!!走!我们回餐厅,我有话要问她!!”

  跟上没头没脑又往餐厅里狂奔的谢云蒙,枚小小开始有些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她明白刑警在一步一步捋顺思维,所以现在绝不能打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他一起行动,直到他想出事件的关键点为止。

  也许现在的关键点已经在刑警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不到一分钟,两个人就出现在了餐厅门口,那里还是老样子,文曼曼躺在沙发上捂着胸口,连帆站在边上傻傻看着谢云蒙和枚小小回来的方向。

  顾不上去理会一脸求助模样的连帆,谢云蒙冲到文曼曼面前问:“你到底是文曼曼还是舒雪?!”

  这个问题让小姑娘瞬间抬起了上半身,对于谢云蒙说出的名字,文曼曼无法掩饰自己的惊愕与恐惧,一张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几乎不能控制表情,连嘴唇都在发抖。

  双手死死抓住沙发的皮套,文曼曼指关节发白,咬了好几次下唇,她才终于说出话来:“谢警官,你是什么时候见到舒雪的?”

  “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文曼曼还是舒雪!”

  “我是文曼曼,你会相信吗?”小姑娘勉强坐直身体,让人感觉浑身透着一股寒气,她闭上眼睛反问谢云蒙。

  “你们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她是她,我就是我……”

  “不可能,外面的颜慕恒将舒雪带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根本就分不出你们的区别,完全陌生的两个人会长得如此相像吗?”

  “不管你怎么想,我只能告诉你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文曼曼咬紧牙关回答到,她似乎铁了心不想再多说什么。

  谢云蒙也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正当下一个问题要出口的时候,枚小小拉了他一把说道:“小蒙,让我和她沟通吧,女孩子之间会好说话一些,而且诡谲屋的事件没那么简单,我们估计从她一个人嘴里了解不到太多事情,最重要的还是要加紧调查,让小遥一起过来,他的思维要比你我敏锐得多!”

  “不行!”谢云蒙立刻拒绝她:“小遥不能再参与了,他已经出过一次事,现在我让他和老师一起保护房子里的幸存者,调查工作我们两个来,必须把凶手尽快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