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九十四章文曼曼和文舒雪的故事上

第九十四章文曼曼和文舒雪的故事上


  谢云蒙回到大家休息房间的房门口时,正好与恽夜遥四目相对,恽夜遥的瞳孔中带着因惦念而起的慌乱,而谢云蒙却未在意分毫,他伸手拉起坐在门边的演员,像平时一样,很自然地将他带进怀里,然后走到柳桥蒲面前说:“老师,等一下你看到一个人千万不要震惊,这个人你需要好好盘问她,因为她可能知道诡谲屋某些隐藏的秘密,甚至我怀疑她本身与这个家或者凶手就有一定的关系。”

  “是谁?”

  “是舒雪吗?”

  王姐和柳桥蒲两个人同时问道,当舒雪的名字直接从王姐口中脱口而出的时候,立刻吸引了谢云蒙和恽夜遥的视线,此刻谢云蒙才发现,王姐、怖怖和餐馆老板娘,这三个依偎在一起的女人全都没有睡着,而且最后那个在雪崩中幸存下来的男人也已经醒的,正靠在床头以一种陌生怯懦的眼神看着他们。

  谢云蒙来不及观察床上的男人,问王姐:“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舒雪的存在对不对?为什么发生凶杀之后还不说实话?”

  “因为舒雪是这个家隐藏了十几年的人,也是我的妹妹,她们根本没有勇气承认过去的错误。我之所以在下面的时候不肯说,就是为了要到这里,当着自己母亲的面,将所有的事实真相告诉你们。”文曼曼没有起伏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她的手被连帆紧紧握住,空调的微风吹拂在她脸上,却根本吹不走那满脸的冰霜。

  轻轻甩开握住自己的那只手,文曼曼走到餐馆老板娘面前说:“妈妈,你还记得我吗?当时你在大钟里看到我的时候,为什么会叫出妹妹的名字?如果舒雪对你来说那么重要的话,你又为何不放她自由?”

  餐馆老板娘缓缓抬起头来,失去焦距的瞳孔透露着悲伤,许久之后,她把头重新靠在王姐的膝盖上,似乎并没有想起任何事情,眼眶中也没有流出一滴眼泪来。

  餐馆老板娘的反应让文曼曼感到了绝望,不过,既然来到了这里,她就是做好充分心理准备的,所以文曼曼定了定神,走到恽夜遥身边坐下,然后用一种平淡中透露着心酸的语气对演员说:“我可以借你的肩膀靠一靠吗?”

  恽夜遥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只手揽住了文曼曼瘦小的肩膀,看上去就像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王子一样,这让文曼曼心里轻松了不少,她开始讲述一段过往,那是关于曾经的明镜屋中两个女仆的故事。

  “我是一个从小就被迫离开自己亲生母亲身边的孩子,我甚至不知道父亲的身份,姓甚名谁?就连母亲的姓名都很模糊,我只记得她姓文,所以,长大之后,我将自己的姓也改成了文。”

  “幸好对此,我的养父母并不介意,因为他们不止收养了一个孩子,他们是一对善良的,有爱心的夫妇。对每一个孩子都一视同仁,非常好。能够在那样的家庭长大,也许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的幸事。”

  “十五年前,我还是一个六岁半的孩子,但已经能记得一些事情了,我记得,我有一个妹妹名字叫做文舒雪,还记得明镜屋的名字,以及自己的母亲曾经是明镜屋的女仆。”

  “本来,我们姐妹两个可以安心生活在母亲的身边,但是突然有一天,母亲却告诉我们说,她摊上大事了,需要把我送到山下去,暂时送给别人抚养,她说将来她一定会来接我的。”

  “当时我非常不理解,为什么妹妹文舒雪可以留在母亲的身边,而我却不能!母亲的解释是:妹妹还不懂事,对有些事情并不敏感,但我不一样,我已经懂事了,也会对别人说起自己知道的事情,所以,必须离开母亲身边到山下去。”

  “这样的解释,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根本无法理解的。就在一个像今天一样暴雪纷飞的夜晚,母亲用一件花棉袄包裹着我,将我送到了一对陌生夫妇的手中,当时,风雪交加之中,我根本看不清她的容颜。”

  “但我还是清清楚楚记得,母亲送走我的时候,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因为我一直在用我的手,那双被冻得像红萝卜一样的手去摸母亲的脸颊,没有眼泪,摸到的只有僵硬和冰凉。”

  “你们可以想象,这对一个六岁半的孩子来说,是多么残酷和绝望。我被带走了,永远离开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家庭,成为了陌生人的子女,尽管生活条件要比在山上好不知道多少。”

  “但我依然无法享受这样的生活,因为我觉得我是被抛弃的孩子,是一个对于母亲来说不仅帮不上忙,还会成为累赘的孩子。我甚至都不如自己当年四岁半的妹妹。”

  “成年之后,我偷偷回到记忆中的明镜屋,发现这里已经被改名为诡谲屋,而且之前母亲和我们姐妹曾经居住过的房子,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当头一次到母亲所开的那家餐馆中休憩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站在眼前的人,还是我记忆中的样子,而母亲完全不记得我了。对此,我归结于当初自己化了妆,还染了头发。于是,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化妆和染头发了。”

  “那次离开戴宗山之后,因为学业紧张,再加上舞蹈团的训练频繁,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再次来到戴宗山,但我并不死心,为了确认餐馆老板娘是否就是当年那个在明镜屋中服务的女仆,我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请人帮忙调查。”

  “调查的结果虽然没有直接指明某个人的身份,但也与我的猜测相距不远,山腰间的这家餐馆是15年前开始运营的,短短15年,就算是一直做着赔本买卖,生活条件极其艰苦,老板娘还是从未离开过这座山的山腰。”

  “如果她不是我的母亲的话,是绝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因为我母亲一生的牵绊和情感都留在曾经的明镜屋里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