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零七章完全清醒前的思绪上

第一百零七章完全清醒前的思绪上


  之前的三个金蝉脱壳章节,我只是叙述了演员先生行动以及思考的过程,其中不包含解答。因此,表面上看来,并没有人在恽夜遥的掩护下单独行动,但实际上,那个可以单独行动,以及可以作为掩护的躯壳已经显露出来了。

  柳航的行动也许就是一个契机,而恽夜遥在考验的其实是西西的胆量,这件事要想蒙蔽过嫌疑人的眼睛,必须西西能够坚持下来。

  恽夜遥当然也考虑过西西实际的承受能力,不过这件事之中应该还有另外一个帮手,这也是让恽夜遥决定实施计划的原因之一。

  ——

  秦森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身边某个人的状况非常的不对劲。虽然这个人不是同他躺在一起的,可秦森的目光正对着这个人的脸。

  刚刚苏醒的大脑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思考,视线也模糊不清,秦森连续揉了几次眼睛之后,才总算确定自己的判断,眼前的人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嘴唇微张着,蜷缩在小姑娘们之间显得那样苍老和无助。

  秦森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他躺着的那一片地板,在被褥的遮掩下,看不清底下的样子。秦森感觉整个人都快要陷下去了,爬起来的过程也是非常艰难。

  当他好不容易把双脚从厚重的保暖物底下拉出来的时候,瞳孔中注视着的人突然微微动了一下。

  秦森感觉到一阵心惊,他现在可以说是草木皆兵,任何细微的动作都有可能让他突然之间受到惊吓。

  用手抚上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秦森在原地停留了一会之后,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才慢慢向自己看着的人爬过去。

  他不想惊醒任何人,因为如果真的像自己想象中的一样,眼前人有什么事情,或者身体状况不佳的话。就有可能会被人怀疑是自己动了手脚。

  一边环顾周围,一边持续向目标前进,秦森的眼中满是警惕。手指好不容易接触到那满是皱纹的皮肤,却又微微缩了一下。

  秦森实在是不习惯这种沟沟壑壑,粗糙的触感,他之前所碰触到的,大部分都是柔嫩的皮肤,因为他时常流连于漂亮的小姑娘之间。

  屏蔽掉脑海中不合时宜的想法,秦森手指下移,轻轻探了探侧躺着人的鼻息。

  ‘幸好,还活着!’秦森放松下来,他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坐在衣柜侧边,等待着大家苏醒的时刻。

  刚才那个人活着,就代表刑警还能得到有用的信息。这样子一来,秦森也就安心不少了,他一直害怕刑警会急病乱投医,对他们每个人都产生凶杀嫌疑。

  电影中不都是这样说的吗?发生了恐怖的凶杀事件,刑警或者侦探逐个对当事人进行询问,并且指出他们的疑点,弄得当事人个个像惊弓之鸟。

  ‘就算不问,我们不也都像是惊弓之鸟吗?’秦森嘲笑着自己的想法,这个时候,只有安分守己才是最安全的吧!

  ‘安分守己吗?’脑海中泛起的这四个字让秦森有些不知所措,怎样做才算是安分守己呢?

  不说、不听、不看,当自己是瞎子聋子吗?这怎么可能?就算再隐藏存在感,刑警的矛头也不可能完全不指戳向自己。

  反正等一下他们一定会一个个详细询问的,自己只要等待着就行。

  这栋房子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秦森根本就不想去探究,他的脑袋里又想不清楚这些复杂的事情。

  ‘也许连帆会比我好一点吧,他一向知道怎样做让别人高兴的事情。’秦森在心里调侃着,对于连帆这个人,他的印象不好也不坏。

  反正就是那么回事,看到连帆被欺负的时候会不自觉帮一把,但是平时,这个人的存在感在他心目中实在是不强,也不知道此刻怎么会想起来的。

  渐渐地,在胡思乱想之中,秦森又睡着了,就像其他人一样,醒了睡睡了又醒,完全没有办法陷入跟平时一样舒适的梦境之中。

  ——

  每个人的行动和思维都在逐渐被凶杀案所影响,就连小姑娘们也不例外,只是她们更加胆怯,就算是发现什么也不敢挪动。

  所有的女孩子中,只有文曼曼是个例外,她已经讲出了自己和舒雪之间的牵绊,也承认了文女士就是自己的母亲,可是,母亲的态度却让她无比伤心。

  虽然大脑因为疲劳睡着了,但是过去的噩梦却始终没有脱离,灰色脑细胞互相挤兑着,在安分休憩的愿望和紧张的神经之间徘徊。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到天亮,文曼曼被冰凉的地板冻醒了,房间里的空调似乎越来越不给力。

  因为睡着的时候是靠在演员先生怀中的,所以文曼曼并没有盖上被褥,现在她浑身都是冰凉的,再加上刚刚醒来的不适感觉,令她忽略了周围人投来的目光。

  直到听到恽夜遥为他辩解的那句话,文曼曼才总算反应过来,默默将身体挪到角落里坐好,等待着和大家一起行动的时间。

  恽夜遥和谢云蒙两个人的对话,文曼曼都听到了,她不是刻意要去偷听,也知道演员先生是在和刑警先生商量接下来的行动计划,所以才会把声音压得那么低。

  但是谁让她就坐在边上,不得不听到呢?文曼曼也想移动一下自己的位置。可是看着大家投来的疑惑目光,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算了吧!挪来挪去反而会被人怀疑此地无银三百两,我尽量不去在意就是了。’轻轻阖上双眼,文曼曼装作还想睡觉的样子,不再去关注身边人的话语和目光。

  ——

  桃慕青和夏红柿依偎在一起,也许此时此刻,在这样恐怖而又清冷的夜晚里,她们觉得彼此才是最值的信赖的朋友吧。

  其他人都多多少少与事件有所关联,就算是昨天白天的时候,总在想方设法安慰别人的文曼曼,现在在她们眼里也有说不出来的诡异。

  “曼曼是不是参与的什么事情啊?”夏红柿凑在身边大姐姐一样的桃慕青耳朵边上问道,她的声音小的就像蚊子叫一样。

  桃慕青不敢回答,只是迎合着话语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可能知道。夏红柿被她这种反应弄得更加害怕了,整个人都快要同西西一样缩到被窝里去了。

  她现在的心思早已经不再停留在演员先生身上。毕竟生命受到威胁,比什么都值得关注。桃慕青要稍微胆子大一些,她盯着文曼曼看了一会,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收回目光把脸靠在夏红柿的头顶上,同其他人一样等待着知道什么时候会公布的答案。

  ‘如果真的被凶手杀死了!那我好不容易得来的演出机会,要怎么办呢?罗意凡工作室的机会,错过一次可就再也没有了。’

  在这种时候,还能够想得起来演出的人,有可能就只有桃慕青一个了吧?或许这次机会对她来说真的非常重要,又或许她只是一味的想出人头地而已。

  反正不管怎么样,桃慕青和夏红柿都不可能忘记孟琪儿死时的惨状。而且,刑警先生究竟有没有做什么?也是两个小姑娘猜测最多的事情。

  究竟是否该给予充分的信任呢?她们到现在都还不确定,不过,有一点还是可以让两个小姑娘稍微安心的。她们始终是缩在所有人身后的跟班,而且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和这栋诡谲屋里的凶手有什么关系?

  总之没有关系就代表得不到关注,得不到关注,就代表他们活下来的几率要比别人高得多。

  “小夏,”桃慕青突然之间把头埋进被窝,对夏红柿说:“什么事都不要去看,不要去想,尽可能不去关注凶手的存在,只要凶手从我们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威胁。也许他就不会对我们动手了。”

  “嗯!”简单的一个字,却回答得非常郑重,可以想见,夏红柿心中有多么需要一个人,来给她提出建议并保护她。可惜,桃慕青只是提出建议的人,却不是能够保护她的人。

  ——

  迷迷糊糊之间,谢云蒙的手腕磕到了一样坚硬的东西,瞬间让他的头脑泛上一丝清明,刑警习惯于刹那的状态改变。

  他稍稍移动头部,用眼角的余光扫向手腕,是戴着手表的地方,好像是姿势不对,导致手腕被手表磕到了。

  另一只手伸过去,将碍事的男士手表脱下来扔到一边,谢云蒙继续静静等待着小小和柳桥蒲的归来。

  房间里每个人都在不断变换着思绪,谢云蒙深知这个时候是人心最紊乱的时刻。并不单单是因为杀人事件带来的恐惧,还有对身边人的疑惑和防备。

  不过庆幸的是,这些人都能控制住不安的情绪,勇敢地站在老师和自己这一边,让凶手栽赃的计划没有得逞。

  ‘这也许是昨天以来最好的一件事了吧!’谢云蒙在心里想着。

  他现在不想去探究幸存者们的心理活动。一切等所有人都清醒之后,让老师和小遥来问吧,自己暂时做一个旁听者和保护者。

  一旦让他掌握到关键的线索,谢云蒙想,那么凶手的倒霉日就该来临了。无论如何,就他对老师和小遥做的事情,自己就不可能原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