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十五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二

第一百十五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二


  时间回溯到第一个白天的下午:

  在暗淡的灯光照耀之下,狭小的四方形的空间就像一个让人无法脱离的牢笼,房间前后的门都没有锁紧,但是身处其中的舒雪依然感到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拘束。

  她爱这个家的主人,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家的主人以前曾经全心全意照顾她,也因为舒雪可以意识到,相同血脉之间的牵绊。

  她先于某一个人来到这里,那个保护她的人会在外面替她挡住一切有可能产生的怀疑,以及那些对她不利的人和事情,而舒雪只要将自己好好藏起来就行了。

  手中不停做着机械性的动作,舒雪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工作。她身上的衣服与某个人一模一样,而且已经溅满了星星点点的深色液体,不管舒雪如何小心,还是避免不了要弄脏衣服。

  一个多小时之后,舒雪也懒得去管这些细节了。她只想着快点完成任务,快点离开这个令她窒息的地方,身后的大门打开着一条缝,冷风不停吹拂在舒雪单薄的脊背上,但是与她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寒意相比,空气中的寒冷几乎不值一提。

  没有注意到,外面攀谈的人已经偷偷回来看过她几次了,舒雪依旧全神贯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另一个少女要什么时候到来呢?她与自己是那么的相像,却又完全不同。

  相像和不同这一对反义词所显露出来的问题,舒雪没有办法解释,不过只要她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事实上也无需解释给别人听。

  时间已经快要接近下午一点钟了,舒雪所在空间的地面散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包括她自己身上也是,终于完成工作了,舒雪将手中最后一件东西扔到地面上之后,站起身来。

  此时,干净的衣服早已准备在边上,她也要准备回到那个雪崩之后一直躲藏着的地方,那里有一对善良的夫妇,正在帮助着舒雪和某个她曾经爱过,但是现在却不能再爱的人。

  “唉!”轻叹一声心中的浊气,舒雪是为了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应该厌恶的血脉叹息。在她小的时候,从来不认为自己的血脉有什么不对,但是现在,舒雪开始动摇了。

  “希望不要再发生什么事才好,让她沉睡吧!永远沉睡在暗夜森林中不要醒来,Eternal也是,为了小于将来的幸福,所谓的永恒之心,也应该沉睡才对。”

  心中想着旁人不懂的思绪,舒雪很快换好了干净的衣服,至始至终,没有一个人看到她的行为,而外面那个攀谈的人,还一直以为是另一个少女正躲藏在狭小的空间之内,等待他离开。

  ‘接下来我要……’舒雪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她摇晃了几下身体,脚下猛然踩到一个刚刚被自己扔到地上的东西,心慌伴随着踉跄的脚步,好不容易稳住身体,舒雪感到心脏都快要跳出喉咙口了。

  ‘又来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平复惊吓之后,危机感就像是突然之间扩大的风雪一样,充斥着舒雪的内心,可是她的大脑却在向着相反的方向逐渐沉沦下去,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控制住了用来思维的神经。

  ——

  少女露出狡诈的笑容,她轻轻踢了一脚地上的东西,脸上显露出不屑的神情。

  ‘我要赶紧清理干净才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扇虚掩着的门,少女瞬间想好了要把东西扔到哪里去,但是首先,绝不可以让外头的人知道原因。

  自己好不容易才从那幽暗森林中,找回丢失了很久的控制权,现在怎么可能再还会去呢?少女想着刚才那个人所表露出来的目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得意。

  她总是那么聪明,可以提前料到别人所无法看懂的事情,事事处处都占尽了先机,就像过去的Eternal一样。

  少女想起Eternal,就想起了现在还在保护着她的那对善良夫妇,‘既然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那我也就不用伤害,不过有件事还需要小小的利用一下他们’决不能让Eternal再一次被他夺走,一定要先发制人。’

  瞬间,准备开始隐藏证据的少女想到了一个可以帮助他的人——颜慕恒,是的,在两个颜慕恒之中,确实有一个可以帮到她,不过现在还不是时机,必须在等一等,等到晚饭的时间,一切才可以正式开始。

  ‘那家伙大概已经在房子里开始制造混乱了,我也该准备一下让自己脱身的办法,到时一定要安全和Eternal会和,并且将那两个蠢笨的人,都赶到暗夜森林里的未料通道上去,让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出来妨碍自己。’

  趁着短暂的时间,少女手脚麻利的开始行动,首先是地上散乱的东西,收拾好之后,又将那些深色的液体全部都擦干净,将弄脏的衣服藏起来,然后打开身后的门,走进狂风暴雪之中。

  不到十分钟,少女的身影就消失在雪花织就的帘幕阴影后面,屋子里的人暂时还没有发现她的行动,少女必须快去快回才行。

  ——

  寒冷的狭窄空间里,怖怖被冻得瑟瑟发抖,她知道自己要帮助某个人,做成某一件事情,但却一点也预料不到,事成之后,等待着自己的将是怎样一种命运?

  怖怖很清楚,自己并不算是一个忠诚的人,只是凭着喜好在做事。虽然她平时表现出来的,完全是善良的表象,她自己也没有做过任何坏事,不过这依然不能让怖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好女孩。

  是的,至少他对王姐和厨娘婆婆就不够坦诚,尤其是王姐,那个一直以来比任何人都疼爱关照他的中年妇女,怖怖从第一眼见到开始,就觉得仿若是自己的亲人一般。

  可是,自己为什么不能和王姐说实话呢?怖怖有的时候会感到后悔,或者是烦恼,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后悔或烦恼可以解决得了的,所以不管怎么样,怖怖认为自己最终也不可能说出实话来。

  眼前的小门敞开着,因为寒冷,怖怖感到自己的手指和脚趾都像断裂一样的疼痛,而且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许久之后,久到怖怖觉得自己会被冻死在这个地方的时候,终于有一个人到来了,那是她曾经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人。

  “——,你怎么现在才来?这些东西都已经弄好了吗?”怖怖看着来人和她手中鼓鼓囊囊的袋子问道。

  来人也不回答,而是径直走到怖怖跟前,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怖怖突然之间感到一阵恐慌,眼前瞳孔中显露出来的目光是那样陌生,甚至让怖怖感觉到异常冷酷。身体不自觉向后退了两步,怖怖的心脏毫无预警的砰砰乱跳起来。

  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提醒着:‘赶快离开,离得越远越好!’仅仅在刹那之间,怖怖就接受了这个虚无的提议,她用冻得发疼的双手轻轻推开面前人,然后从那扇虚掩着的小门跑了出去。

  而将她拉起来的人,不声不响看着怖怖离开的背影,似乎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可以奇怪的?脸上也没有丝毫表情。

  等到怖怖消失之后,来人把手中的袋子往边上一扔,开始一点一点翻开面前堆积如山的物品……

  ——

  月31日早晨(到达诡谲屋的第二个白天)

  颜慕恒身上在逐渐暴露出某些还不甚明了的疑点,柳桥蒲当然可以感觉得出来,他不动声色,依然在与颜慕恒讨论着那些食品仓库里被销毁的证据。

  “你半夜在雪地里来回的时候,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吗?”柳桥蒲问道。

  事实上,这个问题的答案不用对方回答,他也能够猜得出来,如此之大的风雪,还在半夜里,周围又有那么多躲藏的地方,颜慕恒根本不可能看得到可疑人物。

  不出所料,眼前高大的男人立刻就给出了否定回答,柳桥蒲沉思了一会儿,继续说:“那就有一点麻烦了,不过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现在放弃希望,这样吧!不管能不能找到什么?你都到外围去看一下,尤其是废墟所在的悬崖边缘,看看有没有凶手在销毁证据是遗留下来的痕迹。”

  “还有食品仓库以及文女士餐馆的周边,也不能够忽略,都仔细的找一下,然后你就回主屋来和我们会合,等一下,我们所有人都会到主屋餐厅里面聚集,你回来之后直接到那里就行了。”

  “我要回去和小蒙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具体的事宜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你等一下的工作就是要和小遥一起保护好大家,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柳爷爷,你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我会尽力去寻找证据。”

  “千万不要打扰到外围的人,如果找不到什么东西就立刻回来,注意自己的安全,中午之前,所有人员一定要全部会和。”柳桥蒲说完,转身就朝岩石地洞的方向跑了进去,而颜慕恒也毫不犹豫的回到了废墟上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