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十六章关于烧焦手指的问题上

第一百十六章关于烧焦手指的问题上


  柳桥蒲支走了颜慕恒,独自一人回到岩石地洞中,此刻,应该在这里等他的人早已经到达,那是一个并不算漂亮的女孩,但却同枚小小一样很会化妆。

  见到眼前的人,柳桥蒲还是吃了一惊,不仅仅是因为在蓝色塔楼房间里见到时的模样,还因为她有点不以为意的眼神。

  柳桥蒲站定脚步,等待了几分钟,等到地下室里颜慕恒离开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之后,才开口说:“那件事,小小和你说了吗?”

  “说了,可是我并不确定自己可以做好,也许我和颜慕恒是一样的,您为什么还要拜托小小来找我?”女孩把问题反问回去,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疑惑。

  柳桥蒲走到她面前说:“我相信你是善良的,也相信你有控制的能力。”

  “柳爷爷,说句实话,我没有你们那么有信心,有些事情是无法逆转的,就像当初的安泽,不过我会努力试一试,如果事情再次发生变化的话,那就请你们毫不犹豫把我抓起来吧!”女孩回答的声音非常坦荡,如同在说一件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一样。

  柳桥蒲不尽在心中叹息,他说:“你必须消失,和我们安排给你的人一起消失。我不确定小遥说的是否是事实,毕竟之前连我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切都还是在猜测之中,也包括你的事情在内。”

  “小遥一开始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应该是源于舒雪在我面前死亡的那件事,诡异之中总会有破绽,但这个破绽本身充满了不现实感。”柳桥蒲继续说:“反正你们一切自己要小心,发现有任何变化,都要及时通知对方,不管这个家有没有女主人?凶手是否就是我们猜测的那个样子?你们两个都必须平安归来。”

  “我知道了,我也会竭尽全力保护他的,只要那个藏在暗夜森林里的‘幽灵’没有将我带走……”女孩用手在自己头顶比划了一下说道,眼神中显露出来的是真诚。

  而在她面前的柳桥蒲,目光中更多的是不确定和怀疑,确实,夜里恽夜遥偷偷说出自己想法的时候,柳桥蒲几乎从头至尾都是震惊的,没有任何别的情绪。

  如果这些话出自谢云蒙和枚小小之口,也许柳桥蒲的信任度会更高一些,但从恽夜遥口中说出来,让他感觉就好像是在听一个毫无想象力的悬疑故事一样。

  他当然是提出反对意见了,而且还带着些许的恼火,可恽夜遥让他试探颜慕恒的反应,说这样就可以大致确定自己说的事不是凭空猜测,而柳桥蒲确实也试探了,颜慕恒的表现并没有过关。

  ——

  柳桥蒲与他面前的女孩之间所说的话含糊不清,令人无法理解。恽夜遥到底说的是什么?而柳桥蒲在试探颜慕恒什么事情?这里的关键性答案大家可以在我之前的章节里自己先行猜测一下,首先就是Eternal和颜慕恒的不同之处,其次就是之前有两章提到了舒雪的心理活动。

  大家可以把舒雪的心理活动和舒雪之前陪颜慕恒偷偷进入塔楼密道见谢云蒙的事情结合在一起想象,其中的反差可以说明很多问题。还有就是舒雪奇怪的死亡现场。

  在很多方面,我都在有意无意提到血脉两个字,结合诡谲屋过去主人安泽的那些断断续续的日记,我们又可以看出点什么来呢?现在的女主人、舒雪、文曼曼、怖怖这些与诡谲屋息息相关的女人们,到底谁与那奇异的血脉有关呢?

  还有就是Eternal所做的那些事,是否与谁的行动有重叠之处呢?这些其实都包括在恽夜遥的猜测之中。

  ——

  好了,言归正传,柳桥蒲并没有同女孩多过于交流,他带着满心的疑惑,与刚见到的女孩两个人迅速朝诡谲屋内部回进去。

  他们要回去和其他幸存者会和,而此刻,正是恽夜遥和柳航在天桥上与某个人对话的时间,过不了多久,柳航就会因此消失,面临生死未卜的境地,这一切的结局,将走向一个恽夜遥和柳桥蒲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方向。

  视线转移到枚小小那边,此刻女警正在应该透不进阳光的楼道里面穿梭着,小小的胆子非常大,有的时候甚至比谢云蒙还要大,她并没有像恽夜遥那一间一间房间摸索过去,因为这样太浪费时间了。

  枚小小直接一口气冲上的顶层,来到刚才自己忽略掉的那个地方,墙上的墙纸已经被完全撕扯下来了,一侧的墙角也被谢云蒙破坏殆尽,露出里面早已经空洞如蜂窝一般的建筑材料。

  枚小小仔细在废墟中翻找着,她在找那些被烧焦的像手指一样的东西,之前在褐色塔楼第二间房间的凶杀现场,西西和乔克力还有小小曾经都目击到它们被随意抛洒在地面上,可是在尸体消失之后,这些像烧焦手指一样的东西也随之消失了。

  当时柳桥蒲前往验尸,曾经找到过一个,凭着他多年以来的经验判断,这更像是某一种动物的脚趾,而不是人的手指。不仅仅是大小的问题,弯曲程度看上去也很怪异。

  所以,柳桥蒲怀疑有可能是外面那些鸡的脚趾,但是这其中就出现了几个问题,第一,凶手把那些鸡的脚趾割下来,烧焦之后,抛洒的凶杀现场到底是什么目的?第二,为什么之后又要连同尸体一起带走?带走之后的脚趾又被扔到哪里去了呢?

  这是柳桥蒲让颜慕恒去食品仓库带回那些鸡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谢云蒙和恽夜遥检查食品仓库回来之后,都明确表示,没有发现仓库里的鸡又被剪去脚趾的现象,这两个人一般不会忽略掉这种问题,不过,柳桥蒲出于职业习惯,还是想自己确认一下再作定论。

  同时,柳桥蒲和恽夜遥还怀疑孟琪儿被杀现场有可能也存在这种东西,从孟琪儿后颈处拔出来的那两根骷髅手指,事实上也有被烧焦过,上面的黑色有被人刮擦掉的痕迹,而指骨表面也是伤痕累累。

  有些痕迹好像是被虫蛀或风干,但有些痕迹明显是人为的,现在,这两截骷髅指骨连同柳桥蒲之前捡到的烧焦‘手指’,都躺在枚小小口袋里的证物袋里面,枚小小一边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一边拿出透明的证物袋比对着。

  很快,尸体边缘所有的地方都已经被挖开来看过,没有柳桥蒲想让她找的东西,枚小小站起身来,拍掉满手的灰尘。然后伸手抬起向前倾斜骷髅的头部,好像验尸一样开始检查整个骷髅的身体。

  一具尸体和一具骷髅并没有让枚小小感觉到丝毫害怕,也许是她已经习惯了,也许是因为谢云蒙正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留守着,但不管怎么样?作为女警,他也不可能像普通女孩子那样一惊一乍,还没破案,就先把自己给吓坏了。

  仔细的,一寸一寸的查看尸体身上的每一块骨头,以及它们之间的夹缝,枚小小除了墙体的碎末和黑色污垢之外,什么都没有找到。

  ‘也许是老师猜错了,我还是先回去吧。’打定主意,枚小小放开手中的骷髅,顺手打开了边上通往褐色塔楼的大门。

  从这里可以直接到达谢云蒙所在的那间房间,有一个地方已经被柳桥蒲和恽夜遥打通了,柳桥蒲刚刚将路线告知枚小小,以方便女警用最快的速度转移位置。

  门外呈现出来的依然是阴冷黑暗的楼道,厚实的墙壁让阳光完全投射不进来,枚小小放慢脚步,开始寻找柳桥蒲告诉她的那扇房门。

  258035

  十五年前,文曼曼六岁半,文舒雪四岁半,餐馆老我娘是当年的女仆,她事先就知道女主人和小恒父亲的事情,然后,女主人求她事后顶罪,而她们后来又将罪名按在了四岁半还不懂事的文舒雪身上。

  餐馆老板娘为了当初的女主人,在恽夜遥和谢云蒙面前谎称是自己放了火,还用自己的小女儿来顶罪,是女主人帮了她,餐馆也是女主人出钱盖的。

  但事实上,女主人为了脱罪,为了帮自己的爱人得到明镜屋,设计杀死了当年的主人安泽。

  女主人的梦境后来遗传给了小恒。而女主人也并非安泽亲生女儿,而是前妻带来的拖油瓶,安泽当年要不是因为女主人有梦境可以利用,早就抛弃她了。女主人的母亲是被安泽打跑的,后来又被杀掉了。

  女主人计划杀死安泽,就是因为安泽当初在女主人失去梦境之后,想要除掉她,以免外面的那些人知道梦境来自于自己的养女,以至于让他失去一切名和利。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