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十七章各怀心事的男人们上

第一百十七章各怀心事的男人们上


  褐色塔楼第三间房间内部:

  连帆、秦森、乔克力和陆浩宇几个男人全都挤在主屋娱乐室的里面,刚刚乔克力从卫生间里出来,替换了陆浩宇进去,他并没有同连帆和秦森说话,而是径直向塔楼内部回进去。

  这倒不是乔克力觉得他们都是凶杀嫌疑人,故意疏远他们,而是因为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了破案的几个人身上,乔克力本身心里装着谢云蒙和他来之前发生的那桩案件。

  那也是一桩杀人事件,并且同乔克力本身息息相关,再加上现在诡谲屋里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这令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安心,只想着待在刑警们身边获取最新的消息。

  户外的那桩凶杀案,乔克力一直在想着,颜慕恒本身应该比他知道得更多,但是在警方求证的时候,有些关键性的问题,颜慕恒却采取了回避和模糊的态度。

  他不开口,乔克力自然也无法开口,因为那些事都是与诡谲屋挂钩的,而且和西西还有至今依然躺在床上的那个年轻男人,有很大的关系。

  乔克力一直在思考着要用一种合适的方式,来告诉警方颜慕恒所回避掉的事情,他的疑问在于,怎么说才能让自己不至于遭受到警方的怀疑,又能将事情完整的说清楚呢?

  乔克力一边走一边想,外围的事情中,与诡谲屋相关的证词只有颜慕恒一个人知道,自己就算说出了心中的疑惑,顶多也只能敲敲边而已,最终还是要颜慕恒来完整叙述的。

  可是鉴于他对西西和怖怖的态度,乔克力觉得让他说实话的希望非常渺茫,而且现在,突然之间出现的那位演员先生,刑警们好像都十分信任他,到底他是一个什么来头呢?难道以前帮刑警破过案?

  想到恽夜遥的事情,乔克力突然之间脑海中生出了一个想法,恽夜遥思维非常敏锐,脑筋也聪明,这是不争的事实。乔克力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柳桥蒲在向他征求意见,就说明对于这个老刑警来说,恽夜遥的建议也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自己可不可以把疑问向他说明呢?偷偷的把自己并不明确的线索,以及对颜慕恒的怀疑统统说给他听,然后让他去怂恿刑警调查,这样一来,自己说话也能放得开许多,不用那么提心吊胆了。

  一门心思想着凶杀案的事情,乔克力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男人们朝他投来的警惕目光,也许秦森和柳航到现在都认为,乔克力也是一个刑警,这让他们在乔克力面前显得拘谨很多。

  顶楼上还剩下没有出来洗漱的男人,就是柳航和躺在床上的人,这其中不包括恽夜遥、谢云蒙和柳桥蒲,因为他们三个自然是要排在所有人之后才出来洗漱。

  男生们洗漱完之后,需要在客厅里等待女生们下楼,在女生们洗漱的时候,他们自然而然就成为了守护者,这也是让男生们先下楼的一部分原因。

  等到看不见乔克力的人影之后,秦森偷偷问连帆:“你昨天到底到哪里去了?”

  正在兀自清理着头发上污垢的连帆被他问得愣了一秒钟,然后才回答说:“其实,我掉进了一个地下岩洞。”

  “不是吧,那里是不是就是这栋房子的地下室啊,你是从卫生间掉下去的吗?”秦森赶紧补充问题。

  “我也不知道!”连帆露出为难的神色说:“我上完卫生间想出来的时候,拉开门就到了一间陌生的房间里,然后在找正确方位的时候,一脚踩空就掉了下去。那里可深了,都不知道当时有多危险,我差点没摔死!”

  听到连帆这样说,秦森皱起了眉头沉思着,片刻之后,他才继续开口问:“会不会是有谁故意暗算你?”

  “……不可能,当时我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开个门就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反正这栋屋子很不正常……我觉得我们接下来最好还是少移动为妙,说不定哪里还藏着什么陷阱呢?”

  “待会儿我们用卫生间的时候,最好是不要关门了,万一在出现之前的状况,不是被困死,我估计也得被饿死!”连帆沮丧地说道。

  “那刚才女警救你的时候,你怎么没有问问她是从哪里进去的?摸清道路不就行了吗?”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我当时吓都吓死了,只想着回到主屋之后不乱跑了,怎么可能再去问东问西?!”

  连帆说话的时候稍微提高了一点点音量,他其实知道枚小小出入的地方,可他不想什么都告诉秦森,因为连帆对秦森也不是完全信任。

  就在这个时候,陆浩宇从卫生间里出来了,他打开门说:“里面那扇窗户还没有封上,我等一下到厨房里去找找有没有保鲜膜,不封上的话空调的热气都吹跑了。”

  外面的两个人都没有接陆浩宇的口,而是呆愣愣的看着他,陆浩宇也知道他们吓坏了,跟自己一样。其实这个男人提起窗户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认真的,他不过是在回避自己的胆怯而已。

  抛开娱乐室里像木头一样的两个人,陆浩宇走到一片狼藉的餐厅里面,先是伸头看一看厨房里是不是安全,没有发现什么之后,他把自己整个身体都蜷进了沙发里,开始等待。

  在陆浩宇心中,他还是觉得一个人可能来得更安全一些,也许刚才自己直接跑回房间,把房门和衣柜门都堵上更好,现在,不仅自己掌握不了命运,还要被那些人任意摆布,陆浩宇觉得,和他们在一起,时时刻刻都像处在危险的漩涡中一样。

  ‘昨天晚上好不容易挨过去了,也不知道今天会怎么样?要不是那个老头拼命挽留所有人,他才不会留下来呢?’

  想起在蓝色塔楼楼道里的情况,陆浩宇就忍不住浑身颤栗,死了两个人,大家最终还是站在了老刑警的一边,他也只能随大流,以免被当做嫌疑人处理。

  ‘那老头子和恽夜遥在孟琪儿房间里呆了那么久,谁知道地上那具女尸是他们哪个人杀死的?还说衣柜里有密道!我看,要不是那个刑警用蛮力砸开墙壁,我们估计再过几天都找不到密道,说不定他们就是在合谋演戏!’

  陆浩宇想来想去,都想不通谁有本事在柳桥蒲和谢云蒙身边杀人,如果孟琪儿和那个酷似文曼曼的女人真的不是他们两个杀的,那就只能说明,他们两个简直比木头人还蠢。

  ‘作为刑警,有人在自己身边杀人,居然连凶杀者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这不是蠢,是什么呢?’陆浩宇皱了皱鼻子,心里想着。

  他感到屋子里的温度似乎降低了许多,恐怖的感觉也在逐渐侵蚀他的大脑,所以探出身体看了一眼娱乐室的方向,幸好,秦森和连帆两个人在一起使用卫生间。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没什么好忌讳的,所以把卫生间的门大开着,这无意之中方便了陆浩宇确认自己的临时同伴在做些什么事!

  稍稍放下心来,陆浩宇把自己的位置挪到客厅和娱乐室交接的房门口,背靠在墙壁上,一边听着娱乐室里传出来的声音,一边继续思考。

  此刻谁也没有心思去欣赏窗外美丽的雪景,不光是陆浩宇,其他人心里也都充满了惶惶不安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