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十八章各怀心事的男人们下

第一百十八章各怀心事的男人们下


  连帆洗漱完毕之后,就和秦森一起坐到了餐厅里,从表面上来看,秦森与陆浩宇的热络程度,甚至超过了认识很多年的连帆,当然,这里面也有连帆刻意疏远的原因在。

  陆浩宇不信任任何人,包括承诺保护大家的柳桥蒲,对于这个花花公子式的男人来说,也许和女人们在一起更放松一些,但是现在,他最想的一件事,就是秦森能闭上嘴巴,安静一会儿。

  女孩子们马上都要下楼来了,乔克力不知道为什么洗漱完毕就回到了楼上,秦森的话题一直绕不开这个又黑又瘦的男人。

  “我觉得吧,肯定是老刑警安排他离开的,让我们三个在这里交谈。或许他们正躲在什么地方偷听?想让我们自己露出破绽来!”秦森分析着,看上去昨晚她睡得还不错,脸色也很红润。

  陆浩宇回头看了一眼秦森的脸,发现他并没有多少恐惧之色,于是匆匆收回了视线,说:“你有什么破绽可以让他们发现的吗?”

  “那当然是没有了,我怎么可能与凶杀案有关呢?!”秦森赶紧撇清关系,声音也提高了不少,坐在一边的连帆一直低头不语,好像还没有从之前事情的阴影中摆脱出来,陆浩宇偷偷看了他好几次,都没有看出什么疑点来。

  秦森其实也在注意着身边的连帆,不过没有陆浩宇那样明显而已,连帆失踪了大半天是不争的事实,就算刑警替他解释,不被人怀疑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像陆浩宇这种连刑警都不相信的人。

  谈话在继续,还是秦森率先开口:“凶手一定是这个家里的人,或者是在雪崩中幸存的那三个人,我们这些人初来乍到的,根本和这栋屋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说不定就是失踪的女主人干的,到目前为止,只有她的踪迹我们完全找不到。”

  “这个家真的有女主人吗?”陆浩宇又问了一句,他一直在提问,却吝啬说出自己的想法,这让秦森越来越焦躁。

  “怎么可能没有?一栋房子总归有个主人的吧,要不就是女主人伪装成了这些仆人中的某一个,说不定就是厨娘或者王姐,这两个人不是最有可能被女主人假扮吗?说不定她们中的一个,已经在屋子的某个角落里被杀害了,尸体像孟琪儿一样抛弃在瓦砾堆里面!”

  “可是,厨娘和王姐都是我们进入诡谲屋头一天就见到的人,而且一直在我们身边,女主人并没有时间来杀死并假扮她们啊!”陆浩宇否定了秦森的说法。

  但是他自己的说法中也存在漏洞,所以秦森立刻反驳说:“我觉得你大概记性不好!我们头天晚上进入诡谲屋的时候,只见到了王姐,30号早晨才见到厨娘和管家的,怖怖是30号下午才见到的。与主人到现在为止,不要说见面,根本连声音都没有听到。”

  “连帆房间出事是在30号凌晨,也可以说是半夜!女主人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出现在连帆房间里的人,她通过衣柜背后的密道,有充足的时间杀人,并且自己假扮死者欺骗我们。”秦森说道,他的话乍听之下有一定道理,但是依然不能让陆浩宇信服。

  陆浩宇现在搞不清楚事实究竟是什么?他的思维也没有办法把所有的事情理顺,但是,如果像秦森说的那样,女主人在暗中动手杀人的话,那不就是说?他现在身边留下来的这些人都是无辜的咯!

  要说眼前的这些人没有嫌疑,陆浩宇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他不想和秦森继续争论下去,只是说了一句:“事情要是真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你不觉得往往表面看似复杂的事情,答案都是简单的吗?”秦森不依不饶的追问,可是这一次,他连回答都没有得到。因为蓝色塔楼的楼道里已经传来了女孩子们的脚步声。

  三个男人站起身来,探头朝娱乐室里面张望,第一个出现的人就把他们吓了一跳,那是一脸严肃的柳桥蒲,老爷子的表情好像有什么人欠了他几百万一样难看。

  走出塔楼之后,柳桥蒲只是扫了一眼探头探脑的三个人,不声不响走进的餐厅。在他的身后,是已经不再流鼻涕的恽夜遥,演员先生一脸疲惫,黑眼圈都快要挂到脸颊上去了。

  然后是不再敢叽叽喳喳的桃慕青和夏红柿,她们手挽着手进入娱乐室之后,就一起走进了卫生间,大概在楼上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谁也不会愿意单独呆在某一个空间里,不管是卫生间或者房间都一样。

  不过,看得出这两个小姑娘已经同文曼曼明显疏远了,原因大家可以猜得出来,文曼曼是涉及到死者的人,她的嫌疑要比其他人高得多。不管之前的关系有多好,在这种环境之下,每个人都只能明哲保身。

  最后步入娱乐室的就是刚才秦森话语中的主角,王姐、厨娘和怖怖,她们身后还跟着一个战战兢兢的西西。

  王姐也是挺辛苦,一手搀扶着怖怖,一边还要抱着西西把她往楼道下面带,整个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两个小姑娘身上。

  西西对男人们表现出了强烈的不信任感,尤其是在房间里的时候,恽夜遥为了自己的计谋,还对西西说出了那样的话,自然现在也不可能帮上王姐的忙了。

  至于厨娘,能够顾好自己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情了,也不指望这位老太太再帮助其他人。

  不管怎么样?诡谲屋主屋一层总算是又热闹起来了,大家也迎来了在诡谲屋中的第二个白天。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度过了一天两夜,最后究竟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还是个未知数!

  在这些人之中,很奇怪没有乔克力和柳航的身影,他们两个究竟去哪里了呢?

  根据之前的叙述,乔克力回褐色塔楼是因为想找恽夜遥说出自己对杀人事件的疑惑,他认为这些疑惑与颜慕恒有着密切的关系,但又没有办法说清楚具体事实,所以想让恽夜遥来分析判断。

  我们暂且先把乔克力的事情放一放,来看走进餐厅的柳桥蒲和恽夜遥之间的对话。

  柳桥蒲刚刚坐下,就立刻对恽夜遥说:“小航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老师您放心,我觉得小航要比您想象中勇敢多了,让他到小蒙刚才去过的地方查找证据,并不会引起凶手的注意,也许,小航真的可以带回一些有用的线索呢!”

  “希望如此吧!”柳桥蒲呼出一口气说道,看得出来,他还是非常担心柳航的。

  “对了,颜慕恒在外面呆久了有可能会引起凶手的注意,您有没有跟他约好回来的时间?”恽夜遥问柳桥蒲。

  “约过了,那小子胆识不错,就是可惜了,没对老头子我说实话!”

  “现在肯定是这样的,我们也急不来。”恽夜遥说道:“颜慕恒也许只是想保护这个家里的秘密,但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和凶手有什么牵连!”

  “虽然我也觉得他身上的疑点不多,但是现在要下结论未免过早了一点,等等看吧,看看那小子会不会准时回来。还有,现在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小乔一个人在褐色塔楼里守着,我总觉得不是很放心,毕竟他不是专业人员。”

  “等一下,我们两个人只能留下一个和大家在一起,在小蒙和小小醒来之前,另一个要到楼上去帮忙。”柳桥蒲像是安排工作一样对恽夜遥说。

  恽夜遥立刻点了点头,说:“我一吃完早饭就上去,换小乔下来,您在这里也要多加小心,白天的话,还是要靠颜慕恒和小乔帮忙,晚上交给小蒙和小小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凶手在昨天晚上已经吃过他们的亏了,今天晚上应该会收敛很多。”

  柳桥蒲看着窗外还在肆无忌惮的风雪说:“希望这场雪快点停吧!山下的刑警能上来,这里的人才能真正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