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十九章被冰雪围困的无辜者

第一百十九章被冰雪围困的无辜者


  月31日早晨

  手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早晨9点钟,在餐馆里的男人迷迷糊糊睁开双眼,他和妻子本来以为会整夜无眠,没想到昨天晚上一沾到床铺,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甚至连梦都没有做。

  头脑昏昏沉沉的,有一种头重脚轻,飘飘然的感觉,中年男人好不容易让自己从床上爬起来,眼皮却还是酸涩得睁不开,他一边用手揉着眼睛,一边去推边上的老婆。

  “喂!醒醒啊,现在几点钟了?”男人问道。

  大概过了一分多钟,女人才总算有了反应,她也同男人一样,迷迷糊糊清醒不过来,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不知道在讲些什么。

  两个人交流了半天,才总算完全清醒过来。等到头脑清醒之后,男人也来了精神,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顺手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就要看时间。但手机居然一点电都没有了,他这才想起放在手机边上的手表。

  视线匆匆浏览过手表表盘,然后把它丢在桌面上,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白天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我们得回家去看看,你记得一定要收好这里的钥匙,老板娘平时人不错,没有做实的事情,我们也不能胡乱猜疑。”

  “我当然知道。”女人回答说:“就是我不明白,昨天晚上我们为什么会睡得那样死,照理说,平时你都是很惊醒的呀!”

  “你问我我去问谁?反正活着就行,睡得着不也是一件好事吗?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赶紧起床做早饭!我昨天看过厨房里的情况一切正常,我先下去收拾,你动作快一点!”

  说话间,男人已经草草穿戴完毕,他并没有那么讲究,一条陈旧的棉裤,两件毛衣,羽绒服往身上一披就朝楼下走去。

  房门昨天晚上只是从内部挂上了保险而已,今天只要轻轻一拉就可以打开。女人看着男人匆匆离开的背影,不自觉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在这种非常时期,她肯定要比丈夫恐慌的多。

  连鞋都没有穿好,女人就跟着自己的丈夫匆匆离开了房间,楼梯上传来他们两个急促的脚步声。

  幸好,当他们跑到楼下的时候,一切还同昨天晚上看到的一样,柜台矗立在大门的边缘,里面的抽屉和摆设也毫无二致,夫妻二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说老公,这里怎么这么冷啊?”等到定下心来,女人才察觉出屋子里的空调好像完全没有启动的样子,温度几乎同外面一样冷。

  男人吸了吸鼻子,习惯性用手搓着耳垂说:“大概是晚上空调的电源跳了吧,这里的空调应该也很老旧了,开的时间太长的话确实容易停掉。你别管这些了,先去做早饭吧,我来找找看电源阀门在哪里?”

  说完,男人马上开始动手寻找,而女人则向厨房里面走进去。

  此刻他们两个都没有注意到窗户外面的异常情况,正门边上的窗户外面,黏连着一条长长的血迹,从玻璃内侧都可以看到,外面已经冻起了厚厚的冰层。

  不是那种可以一敲就碎的形态,而是如同冰雕一样,很厚,让人感觉非常坚硬。这个绝对不是天然造成,能够让房子外面冻起如此之厚的冰层,半夜里肯定有一个人在外面不停泼水。

  但是长时间大量泼水的话,睡在屋子里的人不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所以说,这对夫妇睡得那样死,肯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可奇怪的是,他们与诡谲屋事件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根本就不值得凶手大费周章!再说把房子冻起来又有什么意义呢?屋子里有储存的粮食,冰层又不可能完全杜绝空气的进入。以现在的状况,人在里面呆上几天,根本就没有问题,凶手等于是做了一件费时费力,又起不到什么实际作用的事情。

  也许这件事情的答案很快就会露出一点端倪,因为屋子里的男人为了寻找空调的电源,已经查看到了窗户和柜台之间的墙壁上。

  就在他左侧的斜下方,差不多到胸口处的位置,窗框上方一点点露出了一个人头顶的毛发,这个人的头发因为冰冻,看上去像老年人一样花白。

  他的整个头颅已经同冰层完全冻结在一起,头发下面露出来的一点点皮肤泛着青色,就像是冰箱中的肉块一样,上面还留有丝丝缕缕的血迹,与窗户玻璃上的血迹正好连接在一起。

  窗框的遮掩和男人站立的位置,正好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如果他的视线再稍微倾斜一点的话,就会对上一双向上翻起的瞳孔,和一个青黑色的额头,仿若电影中僵尸的面目一样。

  只要再一点点,屋子里的人就一定会发出惨叫,但是,老天眷顾,屋子里的男人并没有倾斜视线,他只是看了一眼柜台与墙壁的夹缝处,就转身离开了,甚至连手都没有伸进去摸一下。

  男人缩着身子,室内的空气越来越寒冷了,已经将他从被窝里带出来的温暖全部都驱散干净,脖子以下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心想:莫不是空调的电源总阀在楼上?

  虽然说一般人家不太会把电源总阀安装到卧室里面去,不过男人还是决定回到楼上看一看,正当他迈开步子,向楼梯方向走去的时候,厨房里突然传来了女人小小的惊叫声。

  男人赶紧调转方向奔进厨房,还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急吼吼问道:“怎么了?老婆。”

  “这…这门怎么冻起来了?”他的妻子正在研究厨房里的后门,并且发现后门怎么也打不开,好像是门缝外面被冰层冻住了。

  “这种天气很正常的!你从水龙头上接点水泼一下吧。”见没有发生什么大事,男人说话的语气也轻松了不少。

  不过他的话立刻遭到了女人反驳:“你真是睡傻了!这种天气泼水的话,冰不知道要化到什么时候?屋子里又这么冷,我看还是算了吧!反正屋子里有食材,我们并不需要去食品仓库,后门让它去就是了。”

  “随便你,我到楼上去一趟,餐厅里没有看到空调的总电源,我去楼上找找看。”

  “楼上不是只有卧室吗?再说了,谁会把电源总阀安装到卧室里面去?你一定是没找仔细,再去外面找找看,也许在堆放旧物的柜子后面呢?”

  女人说的确实有道理,这边餐厅除了桌椅之外,摆放的东西很多,也许就是其中的某一样东西将电源总阀的小门给遮掩住了。

  男人对此无法反驳,只能继续到餐厅里去看看仔细。

  如果两个人就这样在屋子里安静的待上几天,倒也不会发生什么事,只可惜凶手布下的局无论早晚,都会被看到。除非有另一个人在不知不觉中替他们解困。

  而这个人就是颜慕恒,此刻,被柳桥蒲指派出来的颜慕恒早已经站在了餐馆和仓库中间的雪地里,风雪几乎覆盖了他整个身体。

  昨天白天的时候,刑警们以为颜慕恒一直没有行动,所以柳桥蒲在安排他早上来仓库的时候,也没有考虑到体力的问题。

  事实上,从29日凌晨开始,颜慕恒就基本上没有休息过了,一直到现在,他已经相当疲惫,口中急促呼出的白气证明这个男人正在努力与疲劳抗争。

  他不能在雪地里多待,很容易会被冻僵,于是,喘了几口气之后,颜慕恒很快向食品仓库迈开脚步。

  他刚才已经看过悬崖边缘了,那里除了皑皑白雪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痕迹,也许凶手确实留下了细微的线索,但是这种天气之下,任何痕迹都会很快被雪覆盖,颜慕恒本来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不过是迎合老刑警的意思罢了。

  这种事情,他又能有什么办法?随便出谋划策也许并不会带来好处,好好配合才是上策。

  ‘赶紧看完食品仓库,就可以去房子里睡觉了,白天的时候最好是离所有人都远远的,省得被他们烦!’颜慕恒想着,他也会怕屋子里的那些人胡乱讲出些质疑的话,解释来解释去实在是太麻烦了。

  不经意之间,颜慕恒那双在风雪中紧眯着的眼眸,向身后看了一眼。这只是小小的防备而已,预防有人从身后突袭。可是映入瞳孔的却不是想象中的袭击,或者空无一人的雪地,而是一栋像巨大冰雕一样的房子!

  “这…这个是……”颜慕恒突然之间不顾一切向房子跑过去,他此时的方位在房子背面,所以并没有看见那可怕的头颅。

  等到人冲到房屋近前,颜慕恒由于太过于焦急,收不住脚步一头撞在了巨大的冰块上面,高大的身躯立刻让冰块表面出现了几条裂痕。

  “啪嚓!啪嚓!”

  声音从冰层内部传出来,好像什么东西在不停断裂。颜慕恒顾不上这声音的来源,扶着冰层表面直起身体,戴着手套的双手,由于寒冷,依然感觉到刺骨疼痛。

  ‘现在要怎么办?这东西不好弄啊!’颜慕恒似乎知道些什么,双眉紧蹙,在心里思考着。他抬起头来朝向屋顶,在看不见的屋檐上方,有颜慕恒想要确认的东西。

  ‘我必须爬上去看一看。’

  颜慕恒环顾四周,开始寻找攀爬的方法,但光滑的冰层毫无破绽可言,他就算有谢云蒙一样灵活的身手,也没有办法爬得上去。

  ‘对了,回去找那个刑警,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想起谢云蒙,颜慕恒觉得现在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于他了。

  颜慕恒可以猜测到,冰冻房子里的被困者是谁,只有一个人能够办到这件事。照现在的情形来看,被困者暂时不会有性命之虞,而且将房子冰冻起来的人,不是想要杀死里面的人,只是想要通过困局让刑警猜到某些事情。

  这些事情,颜慕恒隐隐约约可以揣测到一点点,可惜每年大部分时间都不待在山上的他,没有办法知道更多。

  ‘必须去确认和求助,瞒是瞒不住的。’想到这里,颜慕恒也顾不得疲惫了,大踏步朝着诡谲屋的方向奔去。

  让他紧急前去求助,我们的视线回转到诡谲屋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