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二十三章户外的行动

第一百二十三章户外的行动


  诡谲屋户外

  Eternal站在食品仓库里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人,外面依然风雪交加,但寒冷的天气完全影响不到Eternal,他在思考应该怎么办!

  自己刚刚从外面回来,就发现了颜慕恒在鬼鬼祟祟的寻找着什么,颜慕恒与屋子里刑警的关系一直让Eternal有点担心,所以顺势打倒了他。

  问题是之后要怎么处理,刚才一时冲动的行为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后果,如果颜慕恒不回到屋子里去的话,刑警们一定会把目标集中到他的身上,毕竟名为永恒的自己也是诡谲屋中的一员,而且是一个还未露过面的成员。

  确实是Eternal制造的餐馆冰冻事件,他当时的想法只是想要围困住杂货铺老板,因为在Eternal确定到底谁才是拥有预知能力的那个人之前,不能让杂货铺老板夫妇再对刑警说更多的事情了。

  但Eternal没有料到会有尸体和冰层冻在一起,昨天晚上,自己行动的时候,一定有另一个人在场,是这个人偷偷放置了尸体。这不得不让Eternal佩服凶手的勇气,因为在当时那种状况下,很容易被水淋到并与房子冻在一起。

  所以现在Eternal改变了想法,颜慕恒必须要让他回去,这里的事情暂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万一杂货铺老板夫妇想起之前的细节,那么Eternal也不介意出现在大家面前。

  到时他只有两种选择:第一,把责任全部推到颜慕恒身上,自己当一个旁观者。第二,如果颜慕恒可以记住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并且照做,那就不会发生推卸责任的事情,Eternal反而会靠近他,与他达成同盟。

  蹲下身体,凑近颜慕恒身边,Eternal将他扶起来,发现这个男人似乎有醒转的迹象,看来他刚才的出手并不重,Eternal松了一口气。颜慕恒必须呆在刑警身边,这样他才能自由行动。

  趁着男人似醒非醒的状态,Eternal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我是Eternal——永恒!你就是我,一定要记牢了,你就是我!留在诡谲屋中的永恒之心!”

  最后的那句话,Eternal加重了语气,希望可以深入到颜慕恒的内心。从某些角度来说,颜慕恒可以说是他的隐形同伴,Eternal不能够失去这个同伴的维护。虽然颜慕恒并不知道他在干些什么,甚至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你就是我!快点回去吧!这里有人死了,让刑警出来调查!”

  补充完最后一句话,Eternal让颜慕恒靠在小推车边上,自己迅速消失在食品仓库门外。

  风雪的阻碍依然非常强大,Eternal直接来到了文女士餐馆的后门处,这里是冰层最薄弱的地方,不要问他为什么,本来机关就是这样设计的。

  但并不是整栋房子的后面都很薄弱,当水包围餐馆的时候,只有后门这一处地方会特别少,所以结得冰层也相对很薄。

  用手敲了敲这里的冰层,Eternal发现它已经被什么人给撞碎了,内部呈现出好几条长长的裂缝。

  ‘看来,颜慕恒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呢!他总是出去打工,却能知道文女士餐馆的秘密,真是难为他了。’心里想着,Eternal拿出口袋里准备好的小冰镐,一点一点开始凿冰。

  与此同时,Eternal将动作尽量维持在手部,其他部分的身体则一动不动。这是为了不让从后面离开的颜慕恒发现自己。他穿了一件雪白的长款羽绒服,双脚陷在雪地里。在漫天大雪迷蒙视线的情况下,一身白确实很难被发现。

  不久之后,身后传来隐隐约约在雪地里行走的脚步声,应该是颜慕恒去报告了,等到完全听不到动静之后,Eternal才敢将动作的范围扩大。

  几分钟的时间,在此刻的户外几乎等同于几个小时,Eternal努力加快手里动作,以免自己被冻僵,同时,他这样做也是在吸引房子里人的注意力,杂货铺老板夫妇大概还没有意识到危机。

  ——

  餐馆的厨房里面,中年女人正在烧煮着一锅粥,蒸腾的热气让她感觉稍微温暖一点,所以把双手都靠近铁锅边缘取暖。

  屋子里的空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都打不开,总阀是找到了,就在厨房上面挂壁式橱柜的内侧。可是打开了也没有用,空调一启动,这里就马上跳闸。反正夫妻二人不懂这些,也弄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女人一门心思关注着眼前的早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后门外传来的轻微敲砸声,此刻,Eternal已经快要完成工作了,他高大的身躯即将进入厨房,与女人见面。

  不知道接下来女人会用何种表情应对,是惊喜?还是惊吓?我们最最好奇的是,Eternal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

  要知道,到目前位置,我并没有确定说Eternal是一个独立存在的角色,他与凶手一样,有可能是诡谲屋中某一个人,也有可能是独立的,反正是黑是白,也只有本尊出现了才有可能知道。

  可是,恐怕此刻要让大家失望了,因为冰层全部砸开之后,Eternal也消失不见了,好像他与地上的碎冰一起埋没在了雪地里一样,只剩下白色的羽绒服留在冰雪之中任风吹拂。

  高大的男人消失了,而代替他出现的,是一个几近晕厥的女人,小小的身体好不容易挪到餐馆后门边上,女人喘息未定,就一头扑进了刚刚打开的后门之中,嘴里只吐出两个字:“救……命!”人便重重跌倒在地上。

  突然闯入的女人把杂货铺老板娘吓了一跳,她赶紧大声呼喊自己的老公,等到夫妻二人再次会和之后,他们也认出了地上人的身份。

  “这,这不是西西吗!!”

  ——

  与此同时,在诡谲屋内部,同时失踪了两个人,一个是西西,而另一个是单明泽。不是柳桥蒲不阻止,而是他根本就没有能力阻止,因为在两个人失踪之前,凶手终于对老刑警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