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二十四章餐厅里的意外杀人事件上

第一百二十四章餐厅里的意外杀人事件上


  凶手的时间计算的可真是恰到好处,恽夜遥刚刚离开,谢云蒙和枚小小正在楼上休息,乔克力和柳航守着密道出入口,颜慕恒则因为餐馆的异常状况还没有回归。

  在这种特殊的状况下凶手选择出手,也许就是为了让单明泽和西西逃脱,但是,这两个人又能做什么呢?难道他们都是帮凶吗?单明泽也许有可能!可西西这样弱小的女孩子,腹部还受了伤,没有人会认为她能够帮凶手做什么!

  也许事情都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但现在我们又怎么能够知道呢!!

  柳桥蒲分开王姐和小姑娘之后,自顾自盘算着待会儿要单独询问大家的问题,这个时候,他是可以看到娱乐室里的单明泽的,所以不存在疏忽的嫌疑。

  单明泽一直都安静的坐着,没有抬头,也没有给老爷子带来任何麻烦,他的样子就像是在等待,等待最终揭晓答案的那一刻。

  柳桥蒲的眼睛时不时看向单明泽的方向,现在最难啃的骨头就是这个人了,他会不会开口说实话?柳桥蒲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还有那个神秘的eternal,到底是什么人?是这个家里的人吗?

  接下来就是厨娘和王姐了,她们给人的感觉也在隐瞒着些什么东西,谁也不能保证,她们不知道管家和怖怖撒谎的原因!给予王姐充分信任的原因是因为刑警需要这个家里人的帮助,王姐是最合适的人选。

  此刻在柳桥蒲的右手边,也就是接近吧台的位置,大家已经把餐桌和靠背椅都移到一边去了,娱乐室里的一个长沙发被移到了这里来。

  在沙发上,从接近娱乐室门口的位置算起,并排坐着柳航、文曼曼、西西和秦森,陆浩宇单独坐在靠背椅上,他的位置最接近柳桥蒲。

  在他们对面,靠近对外门口的方向,餐厅里本来的沙发上坐着王姐一个人。厨娘婆婆坐在厨房中间,就在柳桥蒲的视线正前方。而帮忙收拾做饭的三个小姑娘,老爷子只能看到背部,因为她们聚在琉璃台前面,被厨房的门挡住了一部分。

  目前聚在主屋一层的所有人就是这些了,楼上都是可以信任的同伴,柳桥蒲不用太过于担心,他思考了一会儿之后,闭上双眼,微微靠在椅背上似乎是累了。

  老爷子身上穿着一件毛线开衫,他的羽绒服挂在身后的椅背上,自从案件一发不可收拾之后,这件衣服就被柳桥蒲完全忽略掉了。

  此刻,柳桥蒲好像才刚刚想起来,手有意无意地在羽绒服口袋里面掏摸着,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也许是一支烟,又或许是一件可以把玩的小玩意儿,老人嘛!安静下来的时候,总有些属于自己的小爱好。

  没有人注意柳桥蒲的行为,大家的神经依然紧绷着,尤其是女孩子们,除了文曼曼之外,几乎其她人都显得非常惶恐不安,她们的视线不时偏向窗外,每个人都在祈祷着风雪可以快点停止。

  片刻之后,柳桥蒲的手指突然之间微微颤了一下,然后定格在原地,仿佛是抓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一样?但是老爷子并没有把手抽出来,而是在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整个人都维持着呆滞的状态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娱乐室里发出了几不可闻的细微脚步声,里面的人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向目前唯一可以躲过众人视线的卫生间小门方向移动过去。

  他走得很慢,小心防备着不让外面的人听到,也许真的是由于大家太过于紧张了,直到娱乐室传来咔嗒一声,好像是锁头被扭紧的声音,才有人注意到这异常的状况。

  “哎?娱乐室里好像有人关门!”首先提出质疑的是陆浩宇,他的座位离老爷子最近,似乎感觉有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里面一晃而过。

  陆浩宇立刻浑身掠过一层白毛汗,他赶紧站起来,伸头朝娱乐室里面张望!没想到只看了一眼,他就立刻尖叫出声:“柳爷爷,里面那小子不见了!!”

  “!!”这一嗓子让本来安坐着的人,瞬间全部站了起来,文曼曼可以算是所有人之中,脑袋最清醒的一个了,她没有做多余的无用功,马上拉着西西的手跑到柳桥蒲面前。

  大声呼喊他:“柳爷爷,快醒醒!单明泽跑了!”

  见柳桥蒲没有反应,文曼曼又用手去推老爷子,没想到一推,柳桥蒲竟然像木头人一样缓缓向地面上倒去。这个时候大家才注意到,他的眼窝和嘴唇都泛着青黑色,一张脸就像死人一样毫无生气。

  随着倒地的撞击,老爷子花白的头发散乱在地板上,嘴角慢慢流淌出一丝深黑色的鲜血……

  “柳爷爷?柳爷爷?!!……”

  这回所有的人都懵了,少女们照例发出一片尖叫声,厨娘几乎是跌跌撞撞冲出了厨房,被赶过来的王姐猛地抱住,才没有摔倒。

  陆浩宇跌坐在地板上,手脚并用向后退去,嘴唇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西西紧紧抱着文曼曼的胳膊,双腿发软,整个人都挂在上面,几乎要将那条纤细的胳膊勒断。小小声的尖叫从西西口中不断流泄出来,小姑娘的精神好像马上就要崩溃了。

  厨房里还剩下的三个女孩根本不敢踏进餐厅,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靠在琉璃台上瑟瑟发抖,怖怖手里的碗碟因为突发状况而摔得粉碎,就在她自己脚边。

  在不知不觉之中,因为极度恐惧,又没有一个主心骨,所有人都在向后退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柳桥蒲的身边。

  文曼曼退到墙角,她感到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一把推开西西,自己缩进了沙发的角落里。在这种时候,她没有义务保护任何人!

  连柳桥蒲都出事了,自己再勇敢又有什么用?!文曼曼第一次尝到了绝望的滋味,她不知道!在这个诡谲屋中的日子,还要延续多久?!

  ‘疯了!这个凶手一定是个疯子!杀了那么多人!还把自己和舒雪的关系暴露出来,他到底想干什么?!’文曼曼可以清楚地认识到,没有正确的分析判断,自己接下来很快就会承受来自于四面八方的质疑,甚至会被大家当做凶手关起来!

  但是,她又无法下定决心脱离众人,因为一个人的话,确实会更加危险!文曼曼是个聪明的小姑娘,这一点恽夜遥一开始就发现了。就算是现在这种情况,她也没有失去思考的能力。

  柳桥蒲的样子一看就是中毒了,可是在他中毒之前,没有任何人靠近过,也没有接触过任何特殊的东西,早饭是大家一起吃的,而且并不是一人一份,是放在一个盘子里共享,所以不存在有毒的可能性!

  再说早饭吃完已经有一段时间,毒药要发作的话,早就该发作了,怎么可能会拖延到现在?文曼曼百思不得其解,柳桥蒲到底是怎么中毒的?!接触他的人只有那么几个,难道是王姐?

  不对,王姐刚刚连柳桥蒲的手都没有碰过。那么怖怖和西西呢?也不对,怖怖和西西只是同老爷子拉了一下手而已。而且之后,她们也拉了别人的手,后面的人都没有事,为什么柳桥蒲会出事?!

  就像是孟琪儿房间里的舒雪一样,没有‘凶手’的凶杀案再次上演,这一次所发生的情况,比舒雪死亡时更加诡异!因为一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是目击者,可他们却找不出任何疑点,或者指证凶手的证据!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暗处,人员的位置开始细微变动。不经意之间,有人偷偷拉了一拉西西的袖子,让小姑娘瞬间止住了小小的尖叫声,她像要甩开不好的东西一样微微晃动着头颅,眼角却偷偷瞥向拉她袖子的那个人。

  无声的指引在众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把西西引导进了背后的门扉,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男人将头埋在沙发的坐垫后面,根本没有看到偷偷移动的小姑娘。

  西西双手紧按着自己的腹部,不仅仅是因为伤口,她的样子好像是在守护着什么一样微微弯着腰背。

  好不容易脱离众人,西西立刻投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那个人是西西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他抱住小姑娘,并不是为了将她往舒适的环境里带,而是为了将她推进冰天雪地之中。

  猛然间,西西感到刺骨的寒冷包裹全身,她这才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刚刚还对她温柔的人,此刻已经将唯一的通道紧紧锁住,把她抛弃在逐渐吞噬生命的雪白之中。

  西西想要冲上去敲开锁闭的生命之门,可是她没有任何力气,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风雪迅速带走只穿着毛衣的小姑娘身上的体温,就像是白色的沼泽一样,一点一点将刚刚得到的生命吞噬进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件雪白的羽绒服包裹住了即将要昏厥的西西,然后一双有力的手臂把小姑娘从雪坑中抱起来,这个人的力气很大,抱着西西大踏步向诡谲屋相反的方向走去。

  ‘原来他不是想抛弃我…看来是我误会了,他想要带我去一个更安全的地方……’西西闭上了眼睛,在心里为所爱之人开脱,完全没有想到,抱起她的会是另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