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四十四章弹开的恐怖之地下

第一百四十四章弹开的恐怖之地下


  12月31日中午,主屋书房内

  当唐美雅拉开自己孙女的时候,谢云蒙也同时拧亮了小型手电筒,那是他挂在钥匙圈上的备用物品,里面的电池可以用很长时间。

  借着微弱的灯光,两个女人只对着弹开的木板下面看了一眼,雅雅差点被吓晕过去,她刚想尖叫出声,嘴巴就再次被自己的奶奶给捂住了。

  唐美雅还算是冷静,虽然已经脸色惨白,手也在不停颤抖,但是刑警先生带来的安全感让她没有失去理智,唐美雅把雅雅一边往后带,一边说:“雅雅,闭上眼睛不要看,小蒙会处理的!”

  确实,她们刚刚后退了两步,谢云蒙的高大身躯就已经挡在了她们面前,好像一位守护神一样,将脆弱的女人和凶手制造的恐怖之地隔绝开来。

  地板上露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洞口,洞口并不深,手电筒的光亮照进去,可以隐约看到一条向下的阶梯,通往黑暗深处。

  为什么说是隐约看到?因为在阶梯上面,有一样东西几乎挡住了整个洞口,让站在书房里的人没有办法看清楚阶梯的全部面貌,以及它到底通向哪里。

  这是一具早已经没有了皮肉的白骨,上面积满了灰尘,看它的样子,可以判断,这个地方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人打开过了,或许在发生死亡事件之后,就一直没有人来过这里。

  地板下面的浑浊空气中没有尸体散发出来的臭味。而白骨则完全可以用‘干干净净’来形容,上面还保留着褪了色的衣裤,看衣裤的样子,这应该是个男人。

  他死的时候非常痛苦,颚骨打开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如同还在呼救一般,面部的其他骨头都因此而变形。

  谢云蒙轻轻掀开尸骨胸前的衣服,他胸口的肋骨几乎全部都断了,好像是被某一个人用什么坚硬的东西砸断的,砸了不止一下,好几根肋骨都断成了几截,胸骨、肩胛骨和右手大臂骨上也有裂痕。

  谢云蒙用手轻轻拨开尸骨的身体,观察他被压在下面的那只左手,左手的骨头倒是没断,指缝间好像夹着什么东西,谢云蒙伸手想要将那东西取出来,但是压得太紧了,除非把整个尸骨都拉出来,要不然根本没有办法拿得到。

  谢云蒙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对身后的唐美雅祖孙说:“你们不要害怕,这个人应该是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可能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他下面的地洞里,你们先到那边书柜后面去躲一躲,我把尸骨和地洞清理好之后,你们再过来。”

  唐美雅问道:“小蒙,我听说尸体腐烂会产生毒气,这具尸体在这里封闭了那么久,我们进去不会中毒吧!”

  “唐奶奶你放心吧,这里的地板不是密封的,而且书房还有秘密朝外的出入口,尸胺产生的臭味早就挥发干净了,不会有事的。”

  “哦,那就好,我就怕雅雅……”唐美雅明显安心了不少。

  “没事,唐奶奶你不也想让雅雅了解所有的真相吗?雅雅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我相信她一定可以帮上忙的。”

  “那是最好,我这么多年以来的罪孽也终于可以赎清了。”唐美雅感慨说,她安抚着怀里受到惊吓的小姑娘,语气中带着庆幸:“幸亏遇到了你们,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告诉雅雅过去的事实。”

  “唐奶奶,有些事情小遥说目前还不能确定,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任何变故都有可能发生,您自己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知道了。”

  12月31日中午,诡谲屋餐厅里面

  痛苦的人慢慢睁开眼睛,他并没有受伤,只是感觉头疼的很难受,太阳穴到头顶的神经都在抽搐,好像有人在他头顶踩踏一样。

  “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其他人都去哪里了?”一连串的问题显示出说话人焦急的心情。

  可是苏醒的人却没有立刻回答问题,他只说了一句:“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声音非常轻微,但是听在颜慕恒耳朵里却如五雷轰顶。

  ‘难道!难道他也是……’颜慕恒不敢往下想象,这么说来,这个人确实如他猜测的那样,与过去存在着渊源。

  颜慕恒刚才还抱得很紧的双手,现在稍稍松开了,脸上也露出防备的神色,好像瞬间眼前这个人从朋友变成了敌人!

  “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颜慕恒开口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换来的是肯定的答复,而且这一次,怀里人坐了起来,回答得非常干脆。

  “我当然知道我自己是谁!只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到底是谁?颜慕恒,从一开始你就没有露出过自己的真面目,现在我只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

  突然之间,头痛的感觉转换到了颜慕恒身上,在他眼前的人似乎又恢复了正常状态,但那转瞬即逝的反应已经深深刻进颜慕恒心中,让他把自己的保护目标变成了三个:西西、怖怖和恽夜遥。

  是的,独自一人留在餐厅里的就是恽夜遥,而恽夜遥身上仿佛发生了与颜慕恒一样的情况,因为头痛而昏迷,事后却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颜慕恒说:“恽先生,两个颜慕恒的身份都已经摆在你眼前了,你难道忘了吗?我是谁,屋子里的颜慕恒又是谁?谢警官听到可不会开心的。”

  他本想用这些话来掩盖自己内心的震惊,但是恽夜遥好像不准备谈话就这样结束,继续说:“我好像记得自己昏迷了两次,第一次梦见了一个年老的男人,第二次梦见了一个年轻的男人,他们两个脸上都有同你一样的疤痕,所以我无法分辨你究竟是谁?如果你不是凶手的话,那就告诉我实话。”

  “我是这个家里的永恒之心!”

  当永恒之心四个字说出口的时候,颜慕恒瞳孔中闪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恽夜遥看着他的眼睛问:“eternal?”

  “……”沉默代替了答案,令恽夜遥眼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俯视着颜慕恒停顿片刻,转移了话题说:“你的手受伤了,等一下,我去找些纱布和伤药来。”

  “小遥。”颜慕恒第一次喊出这个名字,问道:“大家都去哪里了?”

  “他们和老师在安全的地方,现在由枚小小保护着,我本来想要留在这里调查,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之间头痛,我只记得这些,然后就看见你把我叫醒。”

  “昏迷时候的事情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颜慕恒问,对于这个问题,他的语气中透露出一股执着。

  恽夜遥回答说:“不知道,反正没死就成,我替你包扎好之后,就带你到老师那里去。王姐和厨娘会照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