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四十七章对单明泽的质疑

第一百四十七章对单明泽的质疑


  受伤的单明泽冲进了柳桥蒲和九个人所在的房间里,他看上去精疲力竭,脸上缠着的布条都被汗水浸湿了,冲进房间之后,单明泽直接跑到了柳桥蒲身边。

  “柳爷爷,我……”

  “你什么你!”柳桥蒲看到单明泽似乎打起了一点精神,声音也提高了不少,“你刚才跑到哪里去了?”

  老爷子是在质问单明泽从娱乐室消失的事情,可是单明泽只知道一个劲的喘息,根本就回答不清楚,这个时候,他们身后的连帆站起身来说:“柳爷爷,单明泽根本就不可信,我认为昨天他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行动,今天一早上他又跑了,谁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连帆一口气说完指责的话语,瞪着单明泽,似乎是想让他赶紧去刑警那里自首。

  还没有喘过气来的单明泽并没有马上反驳连帆,而是看着柳桥蒲说:“柳爷爷,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我只是去追凶手了。”

  “去追凶手?那你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柳桥蒲严厉地问道。

  “我不知道!我跟着凶手在房间里绕来绕去,根本就搞不清楚路线。最后才绕到了这里!我还以为凶手冲进房间里来了,结果看到了你们。”

  “可是你发现凶手为什么不直接通知刑警呢?而是要自己去追,你难道不怕危险吗?”身后的连帆继续发难。

  单明泽此刻的情绪从疲劳转换成了惊慌,他大声辩解说:“我看到柳爷爷倒了下去,有一个黑影从卫生间那边消失了,所以我就追了进去,当时谢先生和枚小姐都不在屋子里,我如果通知的话,只会造成大家的惊恐,而且你们会直截了当的质疑我在说谎。”

  “因为除了我之外,谁也没有看到黑影不是吗?”

  单明泽的反驳并没有引来多少同情的目光,大家依然对他质疑颇深,也难怪,在这栋被大雪围困的别墅里面,任何一点小小的怀疑都会被无限扩大,更何况单明泽确实有很大的嫌疑,至少昨天他的的确确是有作案时间的。

  见大家都不愿意相信自己,单明泽赌咒发誓说:“如果我有一句谎言,就不得好死!被天打雷劈!”

  陆浩宇插了一句嘴说:“是不是真的会被天打雷劈我不知道!反正,这种赌咒发誓,也不过是安慰一下当事人的心理而已,你想要去做的事情还是会做,除非你拿出实际的证据来,否则我们可不会相信你。”

  “还有,你不是肋骨受伤了吗?拉开来给我们看看!”陆浩宇语气尖锐的说。

  “看就看,”单明泽为了证明清白也是不管不顾了,当着屋子里小姑娘的面,他就把上衣拉了起来,果然,胸口下面还缠着纱布,纱布不像是新缠上去做做样子的,边角已经有一些脱离皮肤,鲜血也渗到表面上来了。

  从纱布掀起的一角可以看到皮肉翻开的伤口,还有冻伤的痕迹,单明泽拉好衣服说:“这回你们该相信我了吧?”

  可是回答他的依然是陆浩宇,这位‘绅士’一字一顿的说:“伤口只不过证明了你是单明泽本人而已,其他的什么也证明不了。”

  “那你让我拉起衣服来看是什么意思?”单明泽突然愤怒了,他转头冲着陆浩宇吼道。

  陆浩宇依然不去理睬他的态度,坐在那里说:“因为你脸上缠着布条,所以我想确认一下你的身份,不是说凶手杀人可能会伪装成其他人吗?”

  连帆也重新坐回单明泽身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陆浩宇的说法。而另一边的秦森虽然没有说话,但他同小姑娘们一样,用一种看凶手的眼神看着单明泽。

  柳桥蒲接下他们的话头说:“单先生,你稍安勿躁,大家说得都有道理,你只有详细讲清楚自己的行动,才有可能让别人相信你。你要明白,这里发生的是杀人事件,不是什么小事,每一个行动诡异的人都会遭到大家怀疑,并不是你一个人而已。”

  “可是,柳爷爷,我真的只是追凶手追到了这里,我没有说谎!你让我再多说什么呢?”单明泽像是哀求一样的对着柳桥蒲说道。

  柳桥蒲说:“那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和凶手搏斗造成的吗?还有你手肘和膝盖上面都有伤。”

  “那是在楼道里奔跑的时候摔的,”单明泽说:“我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来,脸上被划开了一条很深的口子,手肘和膝盖上的伤也是那时候弄上去的。”

  说完,单明泽为了表示诚意,把脸上的布条给解开来了,果然,在凌乱发丝遮掩的眼睛下方,有一条很深很长的伤口,几乎直接划过鼻梁骨中央,表皮向外翻开,甚至可以看得到里面白森森的骨头。

  柳桥蒲瞬间撑起身体,他好像想要说什么,但是犹豫片刻之后,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转而说:“把你的脸包扎起来吧,我这里还有一点干净的纱布,是从厨房带出来的,止疼片也有,你要吗?”

  “不用了,柳爷爷你给我纱布就行。”单明泽明显是害怕止痛片里面有毒,所以只要了纱布。

  柳桥蒲也不跟他计较,让边上的王姐帮忙把口袋拉链拉开,从里面掏出一小卷纱布,和用来粘贴的胶带。接过王姐手中的东西,单明泽依旧不放心的反复看了几遍,然后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确定没有奇怪的味道,这才开始往自己的脸上包扎。

  他原本的那张脸虽然不能和演员先生比,但与普通人比比长相也算是不错,现在多了这样一条刀口,好像把脸分成两半一样,让原先的五官看上去都变形了,要不是发型和衣服,还有身上的伤口都证明他就是单明泽,大家一定会以为他是闯进房间的陌生人。

  在单明泽包扎伤口的时候,柳桥蒲重新躺下去,他的身体还没有力气坐太久,可能是毒性还残留在身体里吧,虽然刚才吐了那么多,也不能保证毒素被清除干净了,所以现在柳桥蒲自己也是小心翼翼,不敢发火,害怕激动的情绪会让毒素继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