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五十章供桌前的惊吓

第一百五十章供桌前的惊吓


  谢云蒙负责高处的书架,而雅雅负责低处的书架,唐美雅一直在一边帮助自己的孙女整理书本,不消几分钟,那些多出来的书就全部消失在书架之上,这也是为了避免凶手根据地上的书籍猜到他们把尸骨放在了哪里。

  从书架上下来之后,谢云蒙进入打开的地板内部,去检查了下入口处是否还有危险,确定入口处通畅无阻之后,谢云蒙将唐美雅祖孙带进了隐藏的地下阶梯。

  可是他们走过转弯抹角的阶梯,看到的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另一个暗室,而是刚才枚小小去过的岩石地洞,原来这里是通往岩石地洞的另一个出入口。

  木质阶梯一直往下延伸,腐烂的地方就越是严重,因为潮湿的缘故,接近岩石台阶的地方几乎完全不能踩踏,谢云蒙只能不避嫌,将祖孙二人直接抱到了岩石台阶上面。但这一举动,让雅雅的少女情怀似乎更加强烈了,唐美雅时不时关注着孙女,让她走在自己的后面。

  谢云蒙为了照顾唐美雅祖孙的行动,刻意放慢了脚步往前走,他一边回忆着枚小小向他讲述的地洞样子,一边判断着三个人所处的方位。枚小,岩石地洞岔路非常多,如果不是她一开始就认准了进入的地方,很可能也会像连帆一样迷路。

  可是谢云蒙所看到的却完全不是这样,他们走了很长一段都没有看到任何一条岔路,岩石通道也很宽敞,中间路面上一点都没有泥土和积水,只是稍微有些湿滑而已。三个人走了大概有十来分钟的时间,他总算看到了第一个岔路口,就在他们的左手边。

  唐美雅正想带着雅雅往左边转弯,没想到谢云蒙一把拉住她说:“先别急,我去看看。”

  说完,自行向右前方走去,在他们的右前方,岩石中间好像有很长的裂缝,谢云蒙的注意力就在那裂缝上面,可是从唐美雅的角度看过去,岩石上的裂缝又细又窄,不要说一个人,根本连一张纸片都挤不过去。

  她很纳闷为什么谢云蒙会对这样一条狭窄的细缝感兴趣,所以一直在盯着看,但她身边的雅雅却看到了左手岔道尽头的东西,雅雅拉了一拉奶奶的手,小声说:“奶奶,那里好像有张高桌子,上面还摆了一点什么东西?”

  “哪里?”唐美雅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雅雅一指左边说:“喏,就是那里。”

  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唐美雅也发现了那张高桌子,她说:“这个好像是供桌,是不是有人在这里供奉什么?走,我们过去看看。”

  反正距离也不远,祖孙二人没有喊谢云蒙,悄悄向供桌的方向走过去,走到近前,才发现供桌上面原来是一个向上凸起的木质小圆盘,小圆盘底座与供桌桌面连接在一起,看上去像是同一块木料雕刻成的。圆盘中间没有放任何东西,只是在边缘裂缝的地方卡着一小片白色纸角,很小,一定是不小心卡住撕落下来的。

  唐美雅试着用指甲在木头缝隙里拨弄,可是卡的太紧了,她没有办法将纸角取出来,她对雅雅说:“你指甲长,你来试试看。”

  “这个也不可能派上什么用场,就让它去吧。”雅雅回答说。

  “那可不一定,我们觉得没什么用场,也许到恽先生手里就是线索了呢?”

  “可是,卡得这么紧,我估计拨不出来的。”雅雅说,显得有些气馁。

  唐美雅仔细看了看木头圆盘,说:“而且好像并不是太厚,要不我们两个来掰一下看看,或许能把缝隙掰大一点,让纸角自己掉出来。”

  “这倒是个好办法,我来掰里面的那部分,奶奶你用力往外拉。”

  祖孙两个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开始照着自己的计划执行,也不知道是她们两个用足力气的缘故,还是这里的木头本来就已经脆弱不堪了,反正没有几秒钟,木头缝隙中就传出‘咔哒’的声音,一下子向两边分开来,整个木头圆盘一侧就像打开了一个扇形的缺口,边缘居然向桌面下方嵌了进去。

  雅雅吓得赶紧松开手,拉着奶奶向后倒退几步,说:“这该不会又是什么地方的开关吧?要是地上突然出现一个缺口我们都掉进去了怎么办?”

  “傻孩子,这是岩石地面,哪那么容易打开缺口呀,除非把下面的岩石都挖掉,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咱们看看纸片掉下来了没有?”唐美雅小声训了一句孙女,然后蹲下身去找刚才的纸角。

  雅雅被奶奶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有些草木皆兵了,于是准备跟着奶奶一起寻找,可是当祖孙两个看到高桌底下的一刹那,立刻被吓得魂飞魄散,两个人的惊叫声如同利刃划破了岩石地洞里沉闷的空气,也划破了谢云蒙的耳膜……

  ——

  谢云蒙让祖孙两个留在原地,自己向那条缝隙走过去,越是走近,他越是能肯定自己的判断,眼前根本就不是一条狭窄的裂缝,它的开口有一大部分被挡住了,一边的岩石内壁向前突出并弯曲,让开口移向侧面。

  走近之后,谢云蒙用自己的身体试了试裂缝开口大小,虽然他的身体有点勉强,但也不是完全不能通过,说明这条缝隙足够一个不算很胖的普通男人进出。谢云蒙一点一点挤进缝隙之中,挤过弯口之后,他朝对面看了看,对面果然有很多交叉纵横的岩石通道,也就是说,枚小小行动的地方是在对面,而这里,是她还没有发现的另一个空间。

  正当谢云蒙一点一点挤回原地的时候,耳边突然之间传来唐美雅祖孙的尖叫声,幸好刑警此刻已经回到了宽敞的空间,要不然的话情急之下还真会被卡在岩石缝隙中。

  “怎么了?!”谢云蒙一边急吼,一边朝着岔路口右侧拐弯处冲过去,他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凶手,或者什么恐怖的事情?只看到空旷的岩石地洞里,唐美雅祖孙瘫坐在地上紧紧抱在一起,雅雅还用手指着岩壁,一副惊恐无措的样子。

  谢云蒙疾步跑到祖孙二人前面,看了半天也没看出端倪来,他问:“你们看到了什么?”

  “是个黑色的怪物!……他刚才从那边跑了……还,还带走了供桌!!”雅雅颤抖着说。

  “供桌?!”谢云蒙简直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雅雅在说些什么,在他面前只有一片光滑的岩石墙壁,既没有什么供桌,也没有什么怪物,岩石上面连条缝也没有。

  在雅雅身边的唐美雅一言不发,她好像被吓傻了,对谢云蒙的问话也置之不理。谢云蒙和雅雅实在沟通不到一起去,他才想到了雅雅的奶奶。

  谢云蒙走上前扶起唐奶奶,问:“奶奶你没事吧?”

  “……没事……”唐美雅的声音中除了恐惧情绪之外,还带着更多的疑惑。让谢云蒙也不禁奇怪起来。

  他问:“唐奶奶,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唐美雅慢慢转过头来,两只眼睛直盯着刑警先生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那个人和过去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他早就应该死了呀!”

  “唐奶奶,你说谁呢?”

  “我不知道,我真的搞不清楚了!……他除了皮肤变黑之外,其他的地方一点都没有变,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唐美雅不停自问,她完全忽略了谢云蒙的问题。

  谢云蒙没办法只能让雅雅扶着自己的奶奶,耐心重复问题。

  “唐奶奶,请你告诉我,你看到的到底是谁?”

  “是那个坏蛋?是那个拐卖孩子的坏蛋,我的初恋,可是我知道,在我还年轻的时候他就死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唐美雅所说的话谢云蒙还是无法理解,因为她的过去没有来得及对刑警先生和盘托出,雅雅还算反应迅速,她立刻简单将刚才在书房里唐美雅说的话复述了一遍给刑警先生,谢云蒙才算明白唐美雅说的是谁。

  谢云蒙问:“他的名字叫什么?”

  “他叫……于泽!”唐美雅突然之间情绪激动起来,她甩开孙女的手,冲到岩石前面,用手去猛扒刚才于泽和供桌消失的地方,奇迹在这一刻再次发生,整个岩石表面居然被唐美雅掀了下来,后面是砖瓦砌成的一堵墙。

  这一回三个人全部都傻眼了,雅雅傻眼是因为太过于震惊,唐美雅傻眼是因为那一瞬间被掀下来的‘岩石’给淹没了,而谢云蒙傻眼是他掀开了唐美雅身体上的覆盖物,却发现老人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甚至他把整个岩石外缘扯漏了气,还是没有发现唐美雅。

  事实上,覆盖在砖瓦墙壁外出的是一层充气‘岩石’,通俗点说,就是小孩子们玩的那种气垫,外表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不触摸的话根本不会觉得和边上的真岩石有什么区别?

  很快,雅雅也意识到自己的奶奶失踪了,哭着冲上来一起寻找,两个人把粘在岩壁上的伪装物全部扯掉,然后谢云蒙试着在砖瓦墙壁上寻找入口,就在供桌消失的地方,他推开了一扇小门。小门其实就是砖块和水泥的一部分,只不过做的时候,刻意把它分离出来了而已。

  谢云蒙紧拉着雅雅的手,告诉她小心脚下,就带着人进入了小门里面,可是他们根本就进不去,因为刚才消失的供桌就堵在小门后面,连谢云蒙也推不开,估计供桌连接着墙壁内部的机关,除非把连接的地方拉断,否则很难移开。

  雅雅都快要急疯了,谢云蒙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冷静,安慰雅雅说:“你先别急,这里堵得那么死,说明你奶奶不可能是从这里消失的,我们再仔细找找,一定可以找到。

  谢云蒙的话音还未落下,他们身后突然之间就传来了唐美雅痛呼的声音。

  “谢警官,雅雅,我在这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