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五十四章谢云蒙的好主意

第一百五十四章谢云蒙的好主意


  ‘现在不是追问唐奶奶过去细节的时候,等抓到于泽再说!’谢云蒙想着,看了看地上那些漏了气的岩石假体,突然生出了一个好主意,他把这些东西用力团缩在一起,然后塞进小门内部。

  这需要很大的力气,因为填充物很厚,而且表面还是潮湿的,挤进狭小的空间很容易滑出来。谢云蒙要让它们死死堵住砖墙唯一的出入口,即要让里面的人推不开,又要让填充物不至于滑脱出来,确实不容易。

  而且供桌连带的机关也要破坏,要不然的话,里面的人有可能就会利用机关的力量向外推。谢云蒙打算让这里的出入口完全失去用处,逼着躲在里面的人朝主屋方向移动。但是,砖瓦墙壁上根本就没有窗户,填充物又是潮湿的,塞入之后很可能会堵住每一个缝隙,如果小门内部没有其他出入口的话,藏进里面的人可能会因为窒息而死。

  但谢云蒙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下的危险性,他示意唐美雅祖孙不要出声,侧耳倾听墙壁内部的声音,里面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衣服和鞋子摩擦的声音都没有。谢云蒙猜想里面的人大概已经不在了,所以开始照自己的想法执行,他用足了全身的力气,把岩石假体往狭窄的出入口里面推,几分钟之后,狭小的缺口就被塞得满满当当,几乎看不出任何缝隙。

  雅雅对谢云蒙的做法很好奇,暂时又不好多问,所以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刑警先生身上,根本就没有看自己的奶奶。所以唐美雅一瞬间显露出来的惊慌失措,也就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谢云蒙不断团起铺在地上的填充物,往墙壁里面塞进去,入口处装不下了,就往里面硬顶,雅雅只觉得耳朵边上听到木头因为压力发出的‘咔咔’声,感觉像即将断裂的人骨一样,不禁有些害怕起来。

  她忍不住问道:“小蒙哥哥,你在干什么?”

  “我要把这里堵住,雅雅你和奶奶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好。”谢云蒙的回答声有些吃力,他的脸已经泛红了,证明里面的东西确实很坚硬,没那么容易破坏。

  就在这个时候,唐美雅突然之间喊了一声:“小蒙,不要再推了!”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焦急,谢云蒙不禁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回头看着唐美雅。

  唐美雅也是无意之中喊出了声,现在看到雅雅和谢云蒙惊诧的目光,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看老太太吞吞吐吐的样子,谢云蒙其实心里有数她一定还藏着秘密没有说出来,只是顾虑雅雅,在心里犹豫不决而已。

  谢云蒙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走回到唐美雅身边问:“唐奶奶,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我只是……不想让里面的人闷死而已。你把出入口堵得密不透风,里面如果没有其他出气口的话,很可能就会被闷死。”唐美雅勉强找到一个理由说出口。

  谢云蒙说:“唐奶奶,逃进去的人这么久都没有声音,说明里面肯定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狭窄,说不定有好几个连接在一起的地洞,还有其他出入口也不是不可能,我是想如果能够把他逼进主屋的话,要抓住他就容易多了。”

  “可主屋里那么多人,万一逼急了于泽,他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我了解这个人。”唐美雅说道。

  “唐奶奶,您真的可以确定藏在里面的人是于泽吗?”

  “我不知道,可看他那张脸,我又不得不相信这个人是于泽,因为实在是太像了。”

  “当时您离开于泽的时候,他应该还很年轻吧?”

  “他当时才20多岁,现在的话应该和管家先生的年龄差不多。”

  “唐奶奶,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谢云蒙慢慢转移话题。

  唐美雅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问:“是什么?”

  “您认为管家先生像不像当年的于泽。”

  “管家先生?!怎么可能!他同于泽的长相完全不一样啊!”惊诧的语气以及表情,代表唐美雅说的是实话,她从来没有将管家和于泽联系到一起。

  “不是说长相,唐奶奶,您仔细回忆一下管家的言行举止,比如说他说话的声音,一些不起眼的习惯性动作等等,有没有和于泽相同的地方?”

  “这个我倒是真的没有注意,难道小蒙你怀疑于泽是管家先生?”

  “我们确实有这样的怀疑,您要知道,我和小小上山本来就是为了山下的一桩案子,我现在和您说实话吧,山下的案子牵扯到儿童拐卖事件,我们查到了一个名为小于的人涉案,而西西、单明泽、帮助我们的颜慕恒以及西西死去的姨母都是案件的当事人。”

  “我们查到小于常年居住在这座山上,但是否是诡谲屋中的一份子,到目前还不得而知,你在第一天进入诡谲屋的时候说过,在家乡一直致力于儿童培训班和托儿所的筹建工作,而此次查出来拐卖儿童事件中,您家乡曾经也发生过好几起。”

  “唐奶奶,您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您有可能参与事件,我们是怀疑这栋诡谲屋中的某些人可能与小于是同伙,参与了儿童拐卖事件。而且,您不觉得很奇怪吗?怖怖、舒雪到目前为止,他们都不承认是这个家里的孩子,王姐说是女主人收养的,可是女主人有精神疾病,而且已经很多年没有出门了。”

  “就算是厨娘的儿子和管家先生,也只有定期才到山下去一趟,他们是从哪里收养来的孩子?我们之前查过,在档案库中根本没有找到相关的收养信息,所以说怖怖和舒雪的身世就是个谜了。”

  其实听到谢云蒙说小于,唐美雅心里就咯噔一下了,她想起了于泽死前说过的话,问:“文舒雪和文曼曼不是餐馆老板娘的女儿吗?”

  “这只是文曼曼自己说的,文女士到现在还没有松口。”

  “难道厨娘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吗?”

  “厨娘的口供老师和小遥正在询问,我还不清楚。”谢云蒙回答说:“总之我们不能放过任何细微的线索。在您离开于泽的那么多年里,犯罪团伙里确实有一个姓于的人一直在活动,而且是主谋之一。本来我们并没有追查到他,是山下的一起凶杀案将他的嫌疑展现在了我们眼前。”

  “什么凶杀案?”唐美雅迫不及待地问。

  “现在我还不方便说出来,因为在这里,凶手可能随时随地听到我们的谈话,刚才右手边的岩石缝其实也是一条通路,我试过了,足够一个成年人进出。小小和连帆掉入的地方就在岩石缝对面,我们这里应该是凶手之前杀死厨师利用的通道,小小和老师没有发现这里,所以当时没能找到凶手的线索。”

  “小蒙,其实为什么要我参与行动的原因,昨晚柳先生已经同我说过了,所以你不用如此斟词酌句的,我知道你们在山下对我也进行过相应的调查,虽然没有深入,也没有把我当作嫌疑人,但是恽先生却从调查过程中,衍生出了某些推论,所以你们让我和雅雅过来也是为了试探这些推论对不对?”

  “是的,唐奶奶,所以等一下我要带您去见一具尸体,他有可能是餐馆里的厨师,也有可能是这个家里的管家,您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具尸体,原本凶手杀死在这里,就是为了让我们分辨不清他的真面目,所以凶手在凶杀现场做了一些手脚,想让尸体提前腐烂。”

  “幸亏小小和颜慕恒及时发现,凶手才没有得逞,现在,老师用了一些办法,让尸体暂时维持不腐烂的状态,您需要确认,他到底和于泽有没有相似之处,还有,我们希望您可以详细叙述当年您和于泽之间发生的事情,涉及到隐私的话,我们会守口如瓶的,但是涉及到犯罪的方面,请您一定知无不言。”

  谢云蒙说话的态度很诚恳,唐美雅本身并没有犯罪,她也可以说是一个受害者,不是当年于泽欺骗感情,她绝不会落到终身不嫁的地步,而且这么多年来,唐美雅一直关心照顾孤儿的行为,也让谢云蒙非常敬佩。

  让老太太去确认尸体,确实是一件为难人的工作,而且还有雅雅在身边,拒绝的话也不过份,唐美雅看了一眼孙女问:“你害怕吗?雅雅。”

  “有一点,不过我愿意配合小蒙哥哥的行动。”雅雅立刻回答说,她的小脸红扑扑的。

  唐美雅虽然心中犹豫,但听到孙女这么说,也轻轻地点了点头,毕竟连孙女都不怕,她又怎么能再隐瞒过去的真相呢?何况她心中也有很多事情要确认。

  “好吧,既然于泽有可能还活着,我一定会配合你们将他抓到的,但万一尸体就是于泽,那不等于他还是死了吗?”

  “这个等您确认过之后,小遥会说明原因的,目前没有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牵扯到的过去也不是一星半点,相信我们的行动要快一点了,凶手总会露出狐狸尾巴,能被你们看到和于泽相似的人就是一个突破,墙壁已经堵紧了,至于该怎么进入那里面,事后一定会有办法的。”

  “唐奶奶,您说得很对,我不应该把出入口堵得那么紧,里面的人有可能会窒息,现在这样其实也差不多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到岩石另一边去,雅雅你跟紧奶奶,等一下到废墟地下室的时候,我同你奶奶去确认尸体,你也需要帮忙做一件小事哦,能行吗?”

  “嗯,我会加油的。”雅雅爽快地保证着,唐美雅只能显出一脸无奈,雅雅让她看到了过去的自己,那么单纯,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对恋爱毫无抵抗能力。

  让唐美雅祖孙先走,谢云蒙偷偷回头看了一眼于泽藏进去的墙壁,那里还是毫无动静,仿佛于泽这个人一瞬间人间蒸发了一样。谢云蒙露出浅笑,他确实没有料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不过此刻他心中对里面的人有了一定的推断,之后进入那里,他一定会得到更多线索。

  ‘于泽的真面目和机关就让小遥解释给唐奶奶听吧,我得尽快赶回去。’想着,谢云蒙加快脚步跟上唐美雅祖孙。等岩石地洞中的脚步渐远,刚刚还没有任何动静的填充物突然之间向外猛地一弹,好像内侧有什么人撞在上面一样。

  只是可惜里面的人力量不够,填充物根本就没有掉出来分毫。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