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六十章房门背后的书柜下

第一百六十章房门背后的书柜下


  与房门一样大的书柜,样式非常普通,正面就像我们常在图书馆中看到的书柜一样,只是小了很多而已。

  上面没有几本书,大部分地方都空着,恽夜遥没有去关注那些空着的格子,他只是一直在翻书。安泽在书中将自己对于梦境所有的真实感悟都一一详细讲述。让恽夜遥觉得,他终生都在为此烦恼,以至于把自己的女儿都困在了梦境中。

  演员先生看着眼前的字句,灰色脑细胞中却浮现出了谢云蒙找到的残缺日记中的内容。如果日记和书都是安泽本人所写,那么从中可以得到的信息量就不是一点点了。

  在沉默对比的同时,恽夜遥也没有忽视边上的颜慕恒,他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想到隐藏的书柜?他究竟是厨娘的儿子于恒,还是与安泽有渊源的人?也许两者都是,因为安泽死前,厨娘的年龄并不大,本身她一辈子生活在诡谲屋中,没有丈夫,却有一个儿子就让人不得不生疑。

  厨娘的问题可以稍后再了解,此刻,恽夜遥很清楚感受到,颜慕恒的情绪不太稳定,这种不稳定有可能导致颜慕恒的思维和行为会随时随地发生变化,恽夜遥已经领教过了,也试探过了,所以他必须时时刻刻保持警惕才行。

  此刻,撇开行为不谈,颜慕恒的思维状态确实正在不受控制地发生着变化,他停留在梦境与现实交错的位置上,甚至他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熟悉目光,也影响到了另外一个与他渊源很深的人,这个人正是在枚小小怀中瑟瑟发抖的文玉雅。他们之间的共鸣让双方都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状态中。

  蓝色塔楼里的空气仿佛凝结了起来,颜慕恒也好似凭空消失了一样,悄无声息。恽夜遥耳边听不到一丝响动,他眯起眼眸,遮掩住心中渐渐涌上来的不安,努力让自己沉浸在思考中,忽略掉颜慕恒带来的压迫感。

  安静时常会让人产生新的想法,而不安又让脑细胞无法集中在能够得出正确推理的角落里,恽夜遥努力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忽略掉颜慕恒一点一点抚上自己肩头的大手。

  稍微给点甜头,会在特殊情况下增加自己的安全系数,恽夜遥懂得这一点,只不过不是有目的在先,他根本不会愿意撒下这种诱饵!

  把手里的一张书页翻过,恽夜遥头也不抬跨上一级台阶,让身体懒散地斜靠在书架一侧,任由颜慕恒紧挨在他身边,等待着。

  ——

  关于安泽血缘和梦境的线索一:残缺日记和书中内容的对比

  日记一:

  ‘普通的一天,留滞在学校里批改考卷,并未过于与人冲突。离开之前,与门卫老周互道晚安,算是过得比较顺利。女儿回家有所怨恨,因为早读一年书,很多地方都未能跟上同学,我也是有心无力……’

  以上这篇日记应该是安泽还在当地理老师时写的,安泽的语气充棉了自卑,还带着不易察觉的愤世嫉俗。比如,‘并未与人发生冲突’这句话和之前那句‘普通的一天’结合起来本身就很奇怪,一般人写日记,通常都会说起自己与人发生冲突的事情,因为这种争吵打架不会每天都发生。

  但是安泽这样写,给恽夜遥的感觉就是他每天都在与人为恶,而日记中所记载的那一天却意外与每个人都很友好。还有,安泽提到与门卫老藏互道晚安的时候,还说了比较顺利这样的话。与一个天天早晚都会见面的老门卫打了声招呼,在一般人思想中,与当天是否过得顺利没有本质性的关系,也不可能在日记中提到这种事情。

  所以从中可以看出,安泽在当教师的时候,是个不善与人接触,自卑,但又极好面子的人,这种人在外发生冲突的几率,要比真正脾气暴躁的人还要大。

  这些性格并未在恽夜遥手中书本的内容中体现出来,在书中,安泽将自己写成了一个从年轻时就被梦境困扰的人,他说自己性情温和,虽然在家中偶尔会因为梦境而改变生活出事方法,但在外面,却从没有人发现过他的这种状态,就连自己的女儿也并不了解。

  这种说法明显与日记说表达出来的意义矛盾了。要么书和日记其中有一样不是出自于安泽的手笔,要么就是安泽有意掩盖自己性格中的缺陷。恽夜遥认为日记的真实性要更强一些。

  至于说道安泽女儿的那一段,现在很难判断,因为恽夜遥还不能把安泽女人同这栋诡谲屋中现存的任何一个人对上号。日记中头颅出来的小女声性格,带着些许挫折感,这种性情也许是安泽当时的家庭近况造成的,妻子对他不满,即将离他而去,所以不愿意父母分离的女儿,往往会对一些琐碎小事都带有怨愤情绪,这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