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六十五章营救于恰

第一百六十五章营救于恰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丝光亮投射进了黑暗的地方,于恰被刺激得睁不开眼睛,他抬手挡住光亮的来源,耳朵边上听到气垫与墙壁难听的摩擦声在继续。

  谢云蒙一点一点将塞进出入口的东西全部拿出来,这些东西里面的气已经漏光了,所以此刻铺在地上,就像一层厚厚的橡胶垫一样,因为材质紧缩的关系,颜色也看上去比周围的颜色要深了很多。

  接下来就是要想办法把堵塞在里面的供桌给弄出来了,供桌的两条腿和一条横杠已经断裂了,气垫被拉出来之后,两边墙壁上的砖瓦也带下来了不少,刹那间出现了许多裂纹和缺口。

  谢云蒙之前为什么一定要把厚实的气垫全部塞进狭小的出入口里面,就是为了破坏周围的墙壁,墙壁上裂口一多,空气就自然而然灌进室内了,当然,后面有通风口那是最好。

  将墙壁上的缺口清理出来之后,谢云蒙朝着里面喊道:“于恰,你在里面吗?在的话就回应一声。”

  “唔…在。”于恰的声音显得非常虚弱和沙哑,他勉强回答了一声,但是声音刚刚从喉咙口溢出来,立刻又被突然移动带来的疼痛给堵了回去。

  “你等一下,我现在就想办法救你出来,你身后还有出入口吗?”谢云蒙问道。

  “没……没有,这里面……都是岩石……”

  收到回应之后,谢云蒙缩回头颅,对唐美雅说:“唐奶奶,我们必须在外围找到机关,要不然里面的供桌很难弄出来,主要是桌面卡在岩石缝隙里了。”

  “可这里四周都是光滑的岩石,哪里来的机关呀?”唐美雅有些着急的问,随后她绕开谢云蒙,一头钻进砖瓦墙壁上的入口,对着里面说:“小于,我是雅雅,对不起!我刚才没有及时救你,真的很对不起!小于,我不该那样做的,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没事……雅雅,我就知道……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于恰声音里居然听出了一丝喜悦,这让唐美雅更加无地自容,她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嘴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谢云蒙看到这种样子,索性让唐美雅在那里安抚于恰的情绪,自己和雅雅两个人迅速清理着地面上的障碍物。

  说到机关的话,在这种地方有可能是一块松动的岩石,也有可能是隐藏在某一块墙砖的后面,不过,刚才启动机关的是供桌桌面上裂开的木板缝,既然移动的机关在供桌本身,那么会不会此刻打开出入口的机关还是在供桌身上呢?

  谢云蒙可没有那么多耐心来寻找什么机关?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担心恽夜遥,所以行动起来也尽可能简单粗暴,等地上的障碍物清理干净之后,谢云蒙让唐美雅从小小的入口里面退出来,然后开始试着掰动那些碎裂的砖块,从出入口边缘开始,一点一点地掰下来。

  他的想法是,先把缺口尽可能扩大,等到供桌桌面松动之后,再一口气把它从里面拉出来。这想法是很好,可是事实上并没有那么简单,碎砖刚刚掰开一点点,谢云蒙就发现不对劲了。

  他的手碰触到了一些铁制的东西,像圆形的棍子一样,横七竖八埋在墙壁内部,随着外层的水泥和砖块一点一点掉落下来,里面的结构也逐渐看清楚了,那是浇铸在一起的铁条,每一条中间都挨的非常近,几乎没有多少空隙,连一只手掌都伸不进去。

  而且那个供桌,除了桌脚下端和横档,还有桌面上的一部分是木头制的之外,其余也都是铁制的,移动造成的摩擦,让供桌两侧外表被磨损了,谢云蒙掰掉其四周碎裂的砖块和水泥,才看清楚木头下面包着的铁块,而且铁块的后方,与墙壁里的铁条紧紧连接在一起。

  谢云蒙用力向外拉了拉,铁条可以伸缩,证明是活动的。这回不仔细找机关也没有办法了,墙壁里漏出来的狭窄空间简直就像个笼子,究竟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浇铸铁条,之前到底用来干什么的?谢云蒙一点都猜测不出来。

  他回头对唐美雅说:“大家一起动手吧,桌子后面的铁条应该有机关连接,不过,里面卡的太紧了,我拉不出来,看于恰的样子,应该有受过伤,大家赶快找机关。”

  这句话就像命令一样,唐美雅和雅雅也顾不得墙上的青苔和泥水了,手忙脚乱的在周围开始摸索,尤其是唐美雅,几乎能够到能看到的地方她都不会放过,嘴里还不停的祈祷着,看来她已经为自己所犯的错误后悔惨了。

  谢云蒙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又开始砸铁条外面的砖瓦,砸碎之后,将它们一点一点掰开来,他希望可以找到机关的源头在哪里?万一找不到开关,破坏机关内部的连接点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因为可以移动的话,连接点就一定不会焊死。

  他们这边如火如荼的准备营救于恰,可是新的问题却又产生了,于恰到底是谁藏进这里来的?要抓他干什么呢?

  其实这不是一个问题,恰恰是一个近似于解答的线索,为什么这样说呢?大家可以考虑一下,唐美雅如果自己不主动交代,有谁会知道她过去与于泽有关的事情?又有谁会知道她和于恰杀死了于泽的事情?

  答案是不可能有人会知道,因为于恰是当时唯一的知情者,而且已经隐藏身份很多年了,就连唐美雅也认为他早已死亡。

  还有一件事,案件一开始就提到了小于这个人,在谢云蒙口中,我们也听到小于和贩卖儿童的事件有关,也就是犯罪团伙的成员之一,还不是一个普通的成员。至于诡谲屋中的小于是不是谢云蒙口中的小于现在还不得而知。

  在诡谲屋家人的认知中,小于和小恒年龄相仿,而且都与厨娘婆婆有关系。而在唐美雅到现在为止的叙述中,于泽和于恰都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了,一个在年轻时候就已经死了,另一个莫名其妙死而复生出现在这里。最后,在谢云蒙和枚小小之前的调查中,参与儿童贩卖事件的小于年龄不详,但是根据他犯罪的年限,应该也不会年轻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