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七十一章柳桥蒲的试探和帮忙的女孩

第一百七十一章柳桥蒲的试探和帮忙的女孩


  单明泽在打开的房间里似乎找到了什么,只听到他摸索和走动的声音,人却许久都没有出来。

  在此期间,不止有一个人在外面询问他情况,可是得到的回答全都含糊其辞。柳桥蒲这会儿似乎改了他那暴躁的脾气,一声不吭站在墙壁缺口处观察等待,耐心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好。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失,困在狭小空间里的人越来越不安,柳桥蒲和单明泽到底想要干什么?是故意把他们困在这里,好让外面的刑警方便调查取证,还是想要让他们耐不住性子自己跳出来,露出破绽揪出隐藏的凶手?

  没有人可以确定答案,也没有人再愿意做那出头的人,就算是陆浩宇,此刻他也不想要跳出来阐明自己的想法,这种时候若是被孤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在自己房间里还好说,在这个陌生的空间里,谁知道还有多少危机等着自己呢?

  陆浩宇强迫自己一声不吭,身体不知不觉中慢慢靠近女孩子们身边,他认为,就算是这些人之中有犯罪嫌疑人,呆在女人身边也要比呆在男人身边安全得多。

  事实上,连帆和秦森此刻的想法也差不多,他们看了一眼黑洞洞的墙壁内侧,心里祈祷着,希望不要再看到死人了。连帆回想起在岩石地洞里的经历,整个人猛地哆嗦了一下,把边上的秦森和桃慕青吓了一跳。

  不过任何祈祷和害怕此刻都比不过行动来得实际,站在老爷子身后的文曼曼突然之间挤过所有人,朝着单明泽所在的地方直接走了进去,没有阻止她,在擦身而过的时候,柳桥蒲紧盯着文曼曼的眼睛,这双眼睛里只有冷酷,就如同刚才一样,文曼曼确实完全改变了。

  没有原因的,没有预兆的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就在她发呆被唤醒之后,柳桥蒲心中大概有点数了。

  ‘现在就看小小和小蒙那边传回来的信息到底是不是一样了,如果一样的话就可以初步证明她们的关系。’柳桥蒲在心中暗想。

  墙壁缝隙打开得并不大,文曼曼侧过身体,前脚刚刚跨进去站定,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在眼前掠过,这令她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难道是单明泽在搞鬼?’心中想法初现,文曼曼立刻缩回了进入的那只脚,因为此刻她的大半个身体还在柳桥蒲身边。

  不明所以地回头看了一眼柳桥蒲,没想到老爷子一脸淡定,轻声问了一句:“看清楚了吗?”

  老爷子的声音刻意压得很低很低,只有文曼曼一个人能够听得到,文曼曼用一种质疑带着威胁的眼神看着柳桥蒲,威胁是她不知不觉中释放出来的信息,这种眼神让柳桥蒲又想起了舒雪死亡时的眼神,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

  那种无意之中的锐利和威胁,看在旁人眼中就像是一把利剑,直戳人心,如果胆小一点的人一定会惶惶不安。但老爷子是什么人?他觉得光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本质了,不管这种本质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柳桥蒲只想要再次找回昨天那个善良聪明的女孩。

  “单明泽呢?”文曼曼开口问道。

  “单明泽已经在诡谲屋主屋二楼上面了。”

  “您不怕他跑了吗?万一他是凶手怎么办?”

  看着将脸庞掩盖进阴影中的女孩,柳桥蒲不准备回答这两个问题,而是依然抛出了一句肯定的话语:“他不可能是凶手。”

  “为什么?”文曼曼觉得这种肯定完全没有事实依据,单明泽是最有作案时间的人,如果刑警可以肯定他不是凶手,那么其他人不是更不可能是嫌疑人了吗?不过很快,聪明如文曼曼就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

  她没有就话题继续说下去,而是问:“这里怎么进去?”

  “相信我的话你就闭上眼睛一直走,如果走通了你一定可以见到单明泽,如果走不通,你就会回到厨房里。”

  柳桥蒲的这句话身后所有的人都听见了,一直都不吭声的秦森似乎再也忍不住了,他说:“也没有必要冒险了,我们就呆在这里等谢警官查清楚事实真相来找我们得了,这样还轻省一点!”

  秦森似乎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空间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大家迎合的声音不断冲入柳桥蒲和文曼曼的耳朵里,可是老刑警心中却很明确,这栋房子到处都存在着危机,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如果没有外围谢云蒙和枚小小的保护,被凶手逮到机会,这些人一个都活不成。

  他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一股红色的阴影逐渐侵入柳桥蒲的脑海中,舒雪死亡的尸体清晰呈现在眼前,那血泊中的脸庞,同此刻文曼曼重叠在一起,令老爷子下定了决心,要试探清楚心中的疑惑。

  ——

  女孩小心翼翼在黑暗里行动着,她接受了一个特殊的任务,现在正在推动一块木板配合着某个拉着机关的人。这个人,女孩觉得自己必须要听他的话,倒不是因为他很可怕,而是因为他身上有着别人没有的安全感。

  自从知道自己很可能是个有特殊经历的孩子之后,女孩就不淡定了,每一个人都有贪婪之心,也都想要生活过得很好,多年以来的向往很可能在这一刻实现,对于女孩来说确实是一个强有力的诱惑。

  由于沉思的缘故,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把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了身边的木板上面,活动木板墙逐渐向另一个方向缓慢打开缺口,那里可以看到一点点脚底下的空间,女孩就像是站在墙头上行动一样。

  视线向下移动,熟悉空间里带来的不安感觉,让女孩控制不住,低下头去关注每一个逐渐显露出来的角落。可惜的是,她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那个躺在沙发上好像有些不舒服的人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女孩的脑海逐渐混沌起来,由于两天以来的压力,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的女孩感到疲惫不堪,昨晚上根本就没有敢睡着,此刻身上的冻伤又开始隐隐作痛,昨天的一些回忆再次进入了脑海中。

  ‘厨娘婆婆,她在钟楼里干什么呢?’女孩想着。她昨天看到了厨娘和某个人在钟楼里面,像是管家先生,但是她没有看清楚,所以也不能确定,在偷偷溜下褐色塔楼的时候,有一个人从背后袭击了她,之后,所有的一切事情都让他感到莫名其妙。

  女孩觉得自己被袭击之前,褐色塔楼里似乎打开了一扇房门,她的的确确可以听到开门的声音,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打开的是哪一扇房门?思维逐渐开始集中到一个点上,女孩努力回忆着,甚至忘记了正在执行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