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七十八章单明泽的心意二和女主人房间里的对话上

第一百七十八章单明泽的心意二和女主人房间里的对话上


  单明泽等到枚小小离开之后,重新回到了房间里面,他很小心没有去惊吓文玉雅,而是缩进房间的角落里,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显眼。单明泽决定无论如何在枚小小回来之前,他要看好这个房间,不让第三个人进入。  他希望颜慕恒和恽夜遥也不要找到他们,虽然枚小小说有他和恽夜遥在,颜慕恒不会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但是单明泽总觉得颜慕恒这个人他需要保持足够的忌惮,尤其是刚才看到颜慕恒眼睛得如同豺狼的目光,单明泽就觉得不寒而栗。  颜慕恒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单明泽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在猜测,昨天单明泽曾经与某一个人调换过身份,也就是说,在刑警们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单明泽离开房间很长一段时间,他究竟是去做什么的?又为了什么目的?单明泽始终没有对调查者说出实话。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单明泽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要让西西幸福。柳航在饭店里见到西西的时候,单明泽也看到了,他很早以前就知道西西不爱自己,也没有预料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如同爱生命一样爱上一开始并不在乎的小姑娘。  所以单明泽必须让西西幸福,他的计划是,让西西彻底看清楚某个人的真面目,然后帮助刑警查清楚山下凶杀案的真相,就算他想象中的某个人不是真凶,但就凭他利用西西的感情,单明泽也想要把罪名栽赃到他头上。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无所谓,就算最后西西还是没有选择自己,把她送进柳航的怀抱也比让她依然沉浸在欺骗的爱恋中要好得多。  所以单明泽的这些想法根本就不可能让刑警知道,无论自己被质疑的有多深,他也只能烂在肚子里,继续对事件的发展推波助澜,找机会对付那个欺骗西西的男人,单明泽心里很清楚那个男人的真实身份。但他不清楚的是,柳桥蒲和恽夜遥已经给欺骗西西的人设下了一个套索,那个人现在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罪责了。  暂且不管单明泽会做出怎么样的决定?他会什么时候和刑警说出实话,现在最重要的是柳桥蒲和恽夜遥那两方面的行动,后续还会带来什么样的秘密。  ——  12月31日下午,诡谲屋女主人房间里面。  在紧闭的房门里面,怖怖和黑瘦的乔克力先生紧挨着坐在一起,他们尽量避开窗口会被人看到的地方,怖怖一只手放在胸口,她的心脏到现在还在怦怦直跳,刚才从一楼的墙壁顶上摔下来的时候,怖怖的小腿刮在吧台碎裂的木板上面,划开了一道很长的口子,现在伤口周围都肿起来了,疼得小姑娘冷汗直冒。  乔克力正在拿着纱布和白药替她处理伤口,还一边埋怨小姑娘:“你也不小心一点,老爷子本来就提醒过你那个地方窄,你还发呆!”  “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当时我也不在发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打起了瞌睡。”  “你站着也能打瞌睡,那可真是奇了怪了!”乔克力继续没好气的怼她。怖怖之前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死板,阴沉沉的,可是现在,乔克力给他的印象突然之间完全改变了,他居然也会像陆浩宇先生一样对小姑娘体贴呵护,还会半开玩笑似的和她吵架。  想到这里,怖怖小声说:“你也不赖嘛,隐藏的那么深,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块木头呢!”  “没有天生的木头,就像你,不也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胆小吗?哎,小怖怖,在这栋房子里关了那么久,你就一点也不想出去走走?”  “其实我……并不是全都呆在这里的。”  “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乔克力见怖怖愿意开口说诡谲屋的事情,赶紧趁热打铁问她。  怖怖犹豫着,最后还是决定把自己心中的小秘密告诉乔克力,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虽然看上去外表不怎么样,但其实还是蛮善良的,至少怖怖觉得可以这样认为。  “我其实只有早上和夜里才呆在诡谲屋里面,整个白天的时间,我都会呆在文阿姨的餐馆里面帮忙。”  “可你不是要照顾女主人吗?”乔克力问道。  “其实,女主人早就不用我照顾了,她从十年前开始,就住到了诡谲屋主屋的三楼上面,平时女主人所有的吃穿用度都是管家先生送到主屋上面去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进入主屋二楼和三楼的出入口在哪里,只是每天早上将女主人当天要用的东西准备好,然后离开诡谲屋躲到文阿姨那里去。晚上在大家上楼睡觉之后,差不多九点钟左右回到外面的客厅里弹一首月光曲。”  “为什么每天晚上要弹一首月光曲呢?”  “因为王姐和厨娘婆婆根本不清楚女主人的事情,管家先生告诉她们说,女主人晚上会一个人出来弹钢琴活动一下,所以在那之前大家必须回到房间里去休息,因为她不喜欢有人在身边打扰,就连我也是一样。”  “然后管家先生就关照你每天晚上代替女主人弹一首月光曲,来欺骗大家,对不对?”乔克力插嘴问道。  “是的,”怖怖低下头,伸手抚摸着自己腿上刚刚包扎好的伤口,继续说:“其实这十年来,我一直在王阿姨那里生活的很好,每天都会接触到外围的人,也很开心,并不像王姐和厨娘婆婆认为的那样,已经被禁锢成了一个内向自闭的孩子。”  乔克力问:“那么小恒呢?就是厨娘婆婆的儿子小恒,你能对我说说他的情况吗?他的全名叫什么?”  “……于恒。”怖怖停顿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提到于恒,小姑娘心中似乎有很多难言之隐。她说:“小恒一年之中只有1/3的时间在山上,厨娘婆婆并不是很关心他,也从来不过问他的事情。”  “那么你呢?你和他真的是在交往吗?”  “我也不能确定,大家都说我是小恒的女朋友,时间长了,我自己也这样认为,但是小恒却从来没有对我做出过亲密的举动。”  “你们不是住在同一个房间里吗?”  “表面上是这样,但蓝色塔楼里的那个房间只有小恒一个人住,事实上,这十年来我一直代替女主人住在这个房间里,除了管家先生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