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七十九章女主人房间里的对话下

第一百七十九章女主人房间里的对话下


  “如果管家先生没有死,你应该不会选择对我们说出实话吧?”

  “也许吧!我自己也不是很确定,不过我想如果你们问起的话,只要管家先生不在场,我还是有可能和盘托出的,因为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不想再把这些事憋在心里了。”

  “哦,我现在算是了解了。”乔克力把后背靠在墙壁上,放松地说。

  怖怖转过头问他:“我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自己的身份呢?你是警察吗?”

  “不是,我只是某件凶杀案的一个目击证人。当时我看到一男一女在尸体的边上,女的浑身都是血,手上还捏着凶器,男的在安慰她,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他们两个杀了被害者,所以毫不犹豫报了警,但是后来等女人被警察带走之后,我发现男的并没有逃跑,而是还在凶杀现场寻找着什么东西。”

  “后来呢?”

  “后来我们三个人都到了警局里面,询问我们的人就是谢警官,我把自己看到的所有事情都对他讲了,而且还把自己产生的怀疑说了一遍,我也没想到他们会要求我到这里来帮忙,更没有想到这里会发生连续恐怖凶杀案。”

  “尸体旁边一男一女到底是谁?”怖怖问道。

  乔克力看着她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涉及到凶杀案和隐私,对不起。”

  “没关系,警方要办的案子本来就不可以随便打听的,这个道理我明白。”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怖怖的表情看上去还是很沮丧。

  乔克力坐直身体安慰她:“柳爷爷让我保护你,你放心吧,我们现在在这里是安全的。”

  “谢谢。”

  接收到小姑娘的谢意,乔克力裂开嘴笑了笑,他那张黝黑兼颧骨突出的脸庞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但此刻看在小怖怖的眼睛里,她突然觉得也不是那么丑了,而且还有那么一点点可爱,也许是怖怖许久没有对一个男人产生依赖了吧,这种依赖的感觉,真的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哦!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怖怖也不知道他们要在女主人房间里等待多久,反正她也不想自己动脑筋,乔克力说一定会带怖怖回到柳桥蒲身边,怖怖相信这话是真的。

  渐渐的,怖怖又开始犯困了,她想要像平时一样窝进王姐的怀抱里,可是身体刚刚习惯性地斜过去一点点,就立刻意识到自己不可以这样,随即改变方向靠在了墙壁上,冰凉的墙壁让怖怖小腿上的痛楚突然之间放大,也让她稍稍清醒了一些。

  乔克力问:“你又困了吗?”

  “有一点,我想稍微睡一会儿你不介意吧!”

  “介意。”乔克力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怖怖很惊讶,睡意似乎一瞬间从小姑娘的脑海中挥发掉了,她迅速坐直身体,好奇地看着乔克力先生,等待他解释为什么要说这两个字。

  乔克力说:“怖怖,你不要误会,是柳爷爷关照我说,在行动的时候,绝对不可以让怖怖睡着,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反正柳爷爷说的话一定不会错,你要真困的话,我们就多说说话,你有什么喜欢的话题吗?”

  “那好吧,”怖怖说:“说到喜欢的话题,其实我也想不出什么事情来,要不我们就来说说管家先生和厨师先生吧!”

  “好啊。”

  “他们其实是差不多时间到诡谲屋来的,当时老主人安泽还活着,我听厨娘婆婆说……”

  狭窄房间里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怖怖从来没有和一个人说过那么多话,她好像一下子打开了话闸,不管什么事情都想要说一说。也许是刚才柳桥蒲分派给她的行动激发了小姑娘的勇气,又或者是乔克力清澈的眼神让怖怖感觉到了安全,反正此刻她毫不顾忌说出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那些和管家先生还有厨师先生之间的亲情,以及于恒之间一厢情愿的爱情。

  ——

  女孩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双脚再踏进那幽暗森林的泥沼之中,她开始向往以前从来都不敢向往的事情,就比如说黎明之后浓烈的阳光,那直射大地的发白的光芒,只有夏天才会拥有,可是在这座山上,女孩永远只能感觉到冬天,永远只能感觉到羸弱不堪的阳光。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来自何方,也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拥有过一个真正的家,这个地方,只是别人强加给她的家而已,她甚至不喜欢诡谲屋和明镜屋这两个名字。因为明镜屋之中并没有光明,而诡谲屋中充满了阴暗和恐怖。

  中年女人和老年管家对她的疼惜,女孩都镌刻在心里,但是这依然不能改变她对诡谲屋的印象,也许,只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只有了解到真正的身世还有过去的一切,她才能够安心继续未来的生活。还有就是那个经常在梦中出现的舒雪,舒雪就像是女孩的一面镜子,她可以从舒雪身上看到很多与自己相同的特点。

  也正是因为梦境,女孩才会开始询问舒雪的事情,虽然管家先生已经承认舒雪确实在诡谲屋中,但是其他方面的答案,女孩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舒雪到底长得和梦中是不是一样,她也从来没有确认过。为此,女孩内心其实是非常沮丧的。

  她想要寻求的答案一个都没有,整整十几年,陪伴她,能够稍微给她解答一些问题的人只有文女士,女孩多么希望文女士就是自己的母亲,但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和文女士的外貌,根本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

  当文曼曼说起昨天晚上那个故事,女孩一度觉得完全不可思议,因为文女士根本没有提到过她有两个女儿,也根本没有提到过她和舒雪之间的关系,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让女孩在惊吓之余,好奇心又增长了好久倍。

  她有多么渴望知道过去,自己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想知道,一门心思地想知道!

  困意始终盘旋在脑海中,女孩不想抗争,也不想让它控制,所以维持着半梦半醒的状态和身边的人交谈着,低沉的男性声音似乎是最好的清醒剂,在她心中第一次留下了比于恒更加美好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