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八十三章恢复过来的颜慕恒

第一百八十三章恢复过来的颜慕恒


  柳桥蒲此刻正在试着打开正对着他们的第一扇房门,房门并没有被锁紧,打开一条缝之后,却意外的发现里面被人挂了一条锁链,又短又细的铁制锁链,让房门同被锁住没有什么两样,因为谁也不要想从那么细一条缝隙中伸进手去,或者将铁链挑开。

  柳桥蒲凑着门缝检查了一下,铁链一头是一个弯弯的挂钩,挂钩的顶端和链条中空的地方紧紧地扣在一起,如果不用手将它们拉开的话,就根本没有办法拿下铁链来。

  老爷子伸进一根手指去仔细摸了摸,铁链上面干干净净,不要说铁锈,连一点灰尘都没有。

  他回过头来说:“里面肯定有人,说不定就是女主人,因为铁链上面很光滑,没有锈渍,应该经常有人在使用。”

  “我觉得会不会是单明泽进去之后挂上的呀!”秦森突然插嘴说:“单明泽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失踪,难道他不是想先进入里面,然后阻止我们进去吗?”秦森的话有一定道理,但是柳桥蒲并没有就此发表什么意见,他好像不太愿意提及那个受伤的单明泽。这让在场的人都感到非常疑惑。

  老刑警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再去试试其他的两扇门,希望可以找到突破口。”

  秦森一瞬间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看看边上两个一声不吭的男人,他再次选择了沉默。

  照理说秦森这个年轻人胆子并不小,一开始他就敢跟柳桥蒲一起去雪崩的山道上救人,足见他还是很有勇气的。可是再有勇气的人,在连续发生杀人事件的房子里面,也不可能说一点都不害怕。

  这种害怕并不仅仅来源于被杀的人,还有就是不想被周边人猜疑的恐惧,这种情况下能和大家在一起自然都是好的,像陆浩宇那样主张分散开来,各自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倒也不失为一种心理救赎。但最糟糕的就是,自己不想脱离众人,却被其他人当做凶手来猜疑,而且因此被孤立起来。

  那才是最最让人害怕的事情,比亲眼看到尸体还要更加让人惊惧,让人绝望。所以秦森默默退回到了几个年轻人中间,反正他们不多开口,秦森觉得自己也不应该多开口,明哲保身嘛!都是一个样子。

  陆浩宇一直在观察周围的人,他在心里盘算着到底少了几个,首先是那个像黑炭一样的乔克力,一开始对自己那么热情,后来居然参与了刑警们的行动,现在连面都不见了,陆浩宇觉得这个乔克力有可能也是刑警中的一员。

  不过这一点,估计其他人也都是这样猜测的,除了山下凶杀案的当事人之外。

  在这九个人之中,其实有一个人知道乔克力的真实身份,但是他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绝对不可以拆穿乔克力,这个人自然是想要至西西与死地的人,也是柳桥蒲行动一开始就盯上的人。至于他叫什么名字?我们当然不可能现在就说。

  但有一点还是可以提供的,那就是根据上面的话,他肯定是一个男人,在现场的人员之中,除了脱离的单明泽,和正在主导大家行动的柳桥蒲,还剩下三个男人,秦森、陆浩宇和连帆,这三个男人的存在感都不高,大家可以自行猜测一下,究竟谁是欺骗西西感情的那个人!

  好了言归正传,房间周围的三扇门,柳桥蒲逐一试了一遍,只有最右边的一扇是可以打开的,而且里面正如同老爷子的猜测,就是楼梯间,所以说,他们只能先上三楼去看一看,至于二楼这边,到了三楼再想办法找找下来的楼梯吧!暂时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

  ——

  5月31日下午,诡谲屋塔楼密道某一个房间里面

  恽夜遥打开了柜子最后一个抽屉,他轻轻按亮手中钥匙上面的小手电筒,仔细看着抽屉里摆放的东西,里面有一把小尺子,两支钢笔和两本整齐码放的笔记本,笔记本很小,是皮质封套的那种,而且看上去挺新的,并没有被撕坏。

  恽夜遥伸手想要拿起摆放在上面的笔记本,翻开看看里面的内容,却冷不防后面传来了颜慕恒的声音。

  “小遥,你在干什么?”

  颜慕恒语气中带着疑惑,好像少了一点冰冷坚硬,多了一点柔和。恽夜遥愣了一下,赶紧把手里的本子放回抽屉里,推上抽屉,回过头来。

  不过当他第一眼看到颜慕恒盯着自己的目光时,整个人立刻就放松下来了,那是真的颜慕恒,是同谢云蒙在外围一起行动,保护西西的颜慕恒。

  “小恒,你记得这间房间是哪里吗?”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我连诡谲屋的密道都是你们上山之后才知道的,不过我们两个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是因为你刚才睡着了,我把你搬到这里来的。”恽夜遥调侃他,语气听上去轻松多了。

  颜慕恒也不是笨蛋,立刻抓住他话中的破绽说:“你刚才自己问我这是哪里,现在怎么又说是你把我搬到这里来的呢?再说你能搬得动我吗?”

  他这样说,反而让恽夜遥感到很开心,那是一种不用再担忧危机的开心,反正再次陷入梦境之前,颜慕恒就一直是颜慕恒了,再说,他刚才试探的也够多了,现在趁着没有阻碍,要抓紧时间好好找找线索。

  恽夜遥一边大致将刚才的事情简单告诉了颜慕恒,当然其中他省略掉了很多不必要的情节,一边继续回头翻开抽屉里的笔记本,查看上面的内容。

  颜慕恒则在房间里兜着圈子,他刚刚爬起来的那张床上被褥还是凌乱的,看着床铺,颜慕恒自言自语地说:“我居然会在查案过程中睡着?还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手腕和手心里传来的疼痛让颜慕恒想起了帮他包扎的唐美雅祖孙和在书房里的谢云蒙,他对恽夜遥说:“谢警官好像带着唐奶奶和雅雅在书房那边调查,知道查出什么线索来没有。”

  “不清楚,但是小蒙做事一定有他的道理。对了,小恒,你的记忆到哪里为止?”恽夜遥突然之间问道。

  “我的记忆?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

  “就是你同唐美雅祖孙分开之后,还记得些什么吗?”恽夜遥合上手里的笔记本,把它重新放进抽屉里之后,走到了颜慕恒身边,他没有提起笔记本上写了什么,看上去也没有意思要将笔记本带走,应该是上面没有他想要看到的内容吧。

  接收到奇怪的问话,颜慕恒想了想说:“我当时想到餐厅里来和你们呆在一起,因为谢警官告诉我说剩下的人在餐厅里面,你和柳爷爷也在。当时我莫名其妙的受了伤,被自己都形容不出来的人袭击了,心情很复杂,所以在唐奶奶给我包扎的时候,靠在书柜上闭目养神了一会儿,我可能有些迷迷糊糊睡着了,但又没有完全睡熟。”

  “然后呢?”恽夜遥紧盯着他问。

  “然后包扎完了就去找你们了呀!”

  “我是说找我们之后你看到了什么?”

  “我只记得我当时好像听到餐厅里一片安静,然后就在客厅与餐厅连接的门边上等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反正没有马上进去,后来的事情就不太记得了!”

  “那么说你一直都没有改变,只是被他控制的程度越来越深了!”

  “你说什么呢?小遥,你怎么一直在说我听不懂的话?我昏迷在玄关里面,还受了伤已经够倒霉的了!”颜慕恒稍稍有些生气,确实,他现在感觉手上的伤痛极了,恽夜遥这要刨根究底的问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也让他有点烦躁。

  或者这种烦躁并不仅仅来自于恽夜遥的问话,还有一部分是颜慕恒自己潜意识里的思维造成的,他总觉得大脑中有一些地方是空白的,怎么也记不起来自己做了些什么?‘或许我什么都没有做!’颜慕恒这样自我安慰着,多少也算是一种说法。

  暂时,隐藏在他心中的另一个人不会马上出现,也不会再对恽夜遥出手,现在的颜慕恒是一个帮手,他记得过去的事情,也记得自己喜欢的人,却同恽夜遥一样不知道永恒之心的秘密。

  ——

  在铺满了皑皑白雪的大地上,还残留着男人离开时的脚印,虽然已经快要看不见了,并不想杀死所有人,他只是想杀掉那个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可恨的男人,只想杀死那些让他的过去陷入一片泥沼中的人。

  死在地下室中的厨师先生已经得到了原谅,厨师最终愿意返回诡谲屋去赎清自己的罪孽,这让Eternal一度感到自己的心也随着软化了,可是,看到了重新出现的爱人,Eternal的心又坚硬起来,有些东西绝对不能再次被夺走,就像是怖怖和舒雪身上背负的命运一样。